第168章 求

萧颂此时应该正赶着回京述职,而且按照时间计算,他已然快到长安了,现在却出现在冉颜眼前,她才有此一问。

“我破案心切,日夜无休,所以病倒在途中了。”萧颂笑容灼灼,宛如瞬间恢复了精力。

萧颂还是那样,说假话从来不用腹稿,但在冉颜面前却未曾刻意遮掩。

“你能活到现在真的很不容易。”冉颜没头没尾地说了一句。

萧颂却是懂了,“是不容易,我的房子被刘青松炸得只有几间能住人。”

刘青松特别爱弄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至于炸药之类的东西,因为有萧瑀的支持,刘青松越发肆无忌惮,最终萧颂忍无可忍,把他扔到一个有名的道观。

在刘青松炸遍了道观的所有房子之后,在萧颂面前试验点爆了一根威力只能挠痒痒的爆竹之后,萧颂认为他终于出师了,才勉强同意他回萧府。

结果……萧颂看着躺在榻上的冉颜,脸色渐渐沉了下来。

冉颜分外满意,她现在躺着,不能把刘青松怎么样,但总也不能让他太舒坦,否则她会不安心的。

“谢谢。”冉颜道。

萧颂顿了一下,垂眸道:“不必言谢,是桑辰找到了你。”

冉颜看向他,静静地对视片刻,才收回目光。桑辰虽是活在另一个世界,却有着一副聪明绝顶的脑袋,他依着线索找到她并不奇怪。

静默了半晌,冉颜问道:“他呢?”

“听说他带人找到你之后便晕了过去。”萧颂轻轻笑着,“他那见血晕的毛病怕是改不掉了。”

桑辰有很严重的晕血症,曾经一度成为朝中官员工作之余的消遣,并不是秘密。

“那……”冉颜想问,那帮她暖脚的人是不是他?梦里与她对话的人是不是他?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梦里的事情怎么能当真呢。

“喝水吧。”萧颂将勺子递到她嘴边。

“我自己来,谢谢。”冉颜想坐起身,却发现根本动不了,浑身上下被包得严严实实,这一次两只手都伤的不轻。

“别固执,张嘴。”萧颂拧起眉,催促道。

冉颜依言张开嘴,因为她真的很渴了,萧颂观察力极其敏锐,因此似乎总是知道她需要什么,然后不声不响地送到她面前。

“你昏睡了六天,医生说,你暂时只能吃清淡的食物,想吃什么?”萧颂喂完水,接着问道。

“六天?”冉颜惊讶,她发现自己很虚弱,还以为是失血过多所致,没想到竟然躺了六日。

不过回头想想,萧颂快马加鞭地赶往长安,定然比他们快很多,赶回来也需要很长时间。

冉颜想了想,也不与他客气,“能吃就好。”

萧颂起身把碗放在几上,伸出修长的手,躬身帮她把搭在面上的发丝拨开,“既然你要求这么低,那我亲自去做吧。”

冉颜看着他往外走,连忙补充一句,“如果能好吃点,最好。”

“我尽力。”萧颂黑亮的眼眸中透着笑意,面上虽未露笑容,却已经足以将欢喜泄露。

萧颂出去不到两息,晚绿、邢娘和歌蓝一起冲了进来。

晚绿比六日前整整瘦了两圈,没有人责问她为什么不在冉颜身边,但是她已经自责千万遍,是以一见到冉颜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干涸的眼泪又重新凶猛决堤。

晚绿伏在榻前呜咽道:“娘子,都是奴婢的错。”

冉颜淡淡笑道:“亏得你听了我的话,否则,恐怕现在躺在榻上的是两具女尸了。”

想起刘青松那个不靠谱的家伙,冉颜就是一阵后怕,若当时真是刘青松一个人跑出去,结果是怎么样实在很难预料。

“真真是凶险。”邢娘这几天急得上火,见到冉颜醒了,既喜且怒,忍不住嗔怪道:“娘子从来说话算数,怎么单就这件事情不往心里去?当初在影梅庵的时候,您说再也不管这些事情,可如今险些又丢了性命。”

“我……”冉颜心里一阵羞愧,她是下过决心,可一遇见尸体就忍不住地往上凑,凑上去之后发现蹊跷,又想解开谜底。就像吸毒一样,刚刚开始是一种瘾,可真正到了一定地步,它就会成为生命中的一部分。

“这些事情日后再说吧,娘子好好养伤。”邢娘看冉颜好不容易长点肉的脸,又瘦了回去,也就不在这个时候数落她,转而道:“娘子天天只喝点参汤,这会子饿了吧,老奴去给娘子做些吃的。”

“萧颂去做了。”冉颜道。

邢娘脸色微变,却很快掩了过去,“他一个门阀大族的娇贵郎君,哪里会这些,老奴过去看看。”

歌蓝明白邢娘的意思,在心里叹了口气,要不要劝劝娘子呢?

邢娘疾步到了灶房,看见萧颂当真是在亲自煮粥,便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光透过高丽纸从格窗照射进来,在他周身镀上淡淡的光晕,形容不整的模样不仅未显狼狈,反而有一种慵懒从容的气质,比直平素整洁凌厉的样子显得好亲近了些。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