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丢进冰窖

冉颜心中一凛,估摸了一下自己藏在身上的毒药,压低声音道:“多少?”

刘青松知道她可能问的是有多少人,“一般。”说话的同时将窗子微微挑开一条缝隙,冉颜飞快地向外扫了一眼。

人不是很多,但十余个黑衣劲装大汉,任何一个人都能以一敌十,冉颜尚有些自保能力,但刘青松身体素质尚不及晚绿,逃跑是绝对行不通的。

“下车吧。”冉颜平静道。如果这些人想杀他们,没有必要费这么多周折把他们带到此处,总得先弄清楚这些人的目的,一直待在车上不是办法。

冉颜戴上口罩,率先从车上跳了下去,晚绿还有些迷糊,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便也顺从地跟了下去。

出了马车,冉颜才看清楚,两排大汉的身后廊上,坐着一个华服中年男人,约莫四十岁上下,皮肤黝黑,一脸络腮胡子使得人看不清长相,右手粗糙,拇指上戴着一只蛋清色玉扳指,扳指的正面雕刻一只精致的睚眦。

睚眦是龙之二子,样子像是长了龙角的豺狼,怒目而视,双角向后紧贴背部。睚眦嗜杀喜斗,所以一般刻镂于刀环、剑柄等兵器或仪仗上起威慑之用,却很少有人把单纯拿它当做饰品。

冉颜打量完这个人,状似无意地转身等待刘青松,实是不着痕迹看清了四周环境。

普通的院落,像是四合院的结构,除了天空,什么也看不见。

“阁下是何人?为何将我们带到此处?”刘青松与萧颂混得久了,倒还算稳重。

廊上那人盯着他们审视良久,才站起身来,声音粗哑,“你们会验尸?”

冉颜和刘青松以沉默应对。

那人却不曾发怒,反而步下台阶,客气地拱手道:“某是庄尹,这次请两位过来,没有恶意,只是希望二位不要插手这件杀人案。”

有没有恶意尚且不论,但从他的言谈举止中透露出的那种自信与霸道,与案情谨慎的手法相去甚远,可以基本肯定,凶手并不是此人。那他为什么要管这件事呢?

“我们二人也是纯属兴趣使然,想让我们不插手也简单,总要说个理由吧?”刘青松适时地插嘴道。他一向都特别懂得明哲保身,先保住身之后,再考虑出尔反尔,反正他从来不在乎什么名声。

庄尹络腮胡的脸色带着微微笑意,说出的话却令人脚底板发凉,“理由便是,如果你们不继续插手,明日官府发现的碎尸可能就是三位。”

冉颜皱起眉头,“放弃不难,难的是,你要怎样才能够相信我们。”

庄尹怔愣一下,他没想到这个遮住容颜的小娘子居然说话如此犀利,不言则已,言则专挑要害。

“不难,三位各剜一只眼盟誓,以示决心。”庄尹很快便掩饰住面上的惊讶。

晚绿与刘青松倒吸了一口冷气,剜眼那种痛苦,还不如给一刀了结算了!冉颜却心中一动,剜一只眼……

冉颜通过面部的轮廓隐隐能够辨别,庄尹留着络腮胡子,看起来虽然五大三粗,他若是剃掉胡须,形象必然与现在相差甚远。

“剜眼……也无不可。”冉颜暗暗攥着袖中的箫,抚摸冰冷的箫身,她心底里紧张缓了不少,“但我们怎么确定,剜眼之后你就会放我们离开?”

“我们……”庄尹话说一半,陡然顿住,鹰眼盯着紧紧冉颜,院子中死一般的寂静。

片刻之后,庄尹缓缓道:“你以为我会上当?”

“我还没那么小看你。”冉颜平静地道:“我倒是有个两全其美的法子,不知庄郎君有没有兴趣听一听。”

庄尹对冉颜的冷静和大胆十分戒备,担心她耍什么诡计,声线变得有些紧绷,“请讲。”

“放他们两人回去,我留下,等他们离开聚水县之后,你再放我离开。”冉颜一直观察着庄尹的面色,见他并未排斥,便继续道:“毕竟我们现在并不知道阁下的身份,你的目的是让我们不插手案件,得罪萧颂,实在不怎么划算,不是吗?”

萧颂这个名字一出口,周围一直如树桩一般的黑衣人纷纷面色大变,那个雷厉风行,手段狠辣,年轻的刑部侍郎,实在不是个好惹的角色。

庄尹冷冷地盯着冉颜,“你威胁我。”

“谈不上。我们现在命都在你手里,我只不过是想尽一切办法保命而已。”冉颜心里着实紧张。她不是谈判专家,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她只是根据自己对庄尹的观察做出反应。

而且,如果只剩下她一个人,说不定逃出去的机会更大一些。

庄尹向前走了几步,逼近冉颜,缓缓抬起手,四周的人都屏住呼吸,刘青松连心都快从嗓子里蹦出来,他在心里催眠自己:不会的,冉颜是主角,死不了,死不了……

但是庄尹身上迸发的杀气,冷酷得一点点蚕食他的自我催眠。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