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陷阱

“不错,这有什么关系吗?”宋县尉即便方才没听懂冉颜说的那些验尸术语,但看刘青松的态度,他也不敢太怠慢。

“死者身上有没有纹身?”冉颜仔细打量整个尸体,目光在血液大片附着的地方流连。

刘青松瞥了一眼腹破肠流的尸体道:“背部伤痕较少,没有发现纹身,四肢和腹部受损严重,血量太多,还要清理之后才能看清楚,尤其是腹部和上肢小臂……”

人受到袭击的时候,若是实在没什么可以躲避,就会下意识用手臂抵挡攻击,这具尸体的右臂连骨头都碎裂了,根本看不见是否有纹身。

冉颜斟酌了一下,问宋县尉道:“听说那乞丐是死在一个深巷里,天色朦胧,滂沱大雨,那位绣娘是如何发现乞丐的尸体?”

宋县尉答道:“这位绣娘心地善良,一直接济刘汶,她那日见雨下得大,怕刘汶没有地方躲雨,便送了把伞,没想到却只看见一具死去已久的尸体。”

刘青松并未加入两个人的谈话,而是令人在尸体周围用素布支起隔断,开始清理尸体。

绣娘的事情,如此说来似乎没有什么可疑之处,冉颜微微挑起眉梢,“绣娘多大年纪?相貌如何?有没有家室?与刘汶是什么关系?”

宋县尉眼眸中闪过一丝不耐,但看在刘青松的面子上还是答道:“那个绣娘名叫罗铃,约莫二十四五岁,至今未曾婚配,相貌当年二八年华时倒也不赖,不过现如今已是个老姑娘了。家里有个八十余岁的祖母,祖孙俩相依为命,据左邻右舍说,铃娘并不认识刘汶,施舍饭菜只是出于一片好心。”

冉颜点点头,没有继续问下去,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三名死者,其中有两名曾经是狱卒。”

脱离贱业又非贱藉,所以并不困难,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两名曾经身为狱卒的死者年纪相仿,会不会也是同年脱离贱藉?

静默了半晌,冉颜忽然又问道:“你说这名死者冯兆发了一笔小财,才得以脱离贱藉,那么死在客栈里的那个人,是不是也因为发财才脱离贱业?”

“是又如何?合伙做生意赚钱脱离贱业的人比比皆是,这很奇怪吗?”宋县尉已经表现出一丝的不耐烦,即便冉颜表现得与普通娘子迥异,他也不觉得她对案件能有什么见解。

冉颜看见他的神情,觉得自己再说什么也都是徒劳,遂也不自讨没趣,静静地观察起附近的环境。

晚绿在一旁已经连胆汁都吐出来了,还是不断的干呕。

月色大好,满天繁星,若非风中浓重的腥甜味,倒是处不错的赏夜景之处。

火把的噼啪声,偶尔还有晚绿作呕的声音。

“冉颜,快过来看。”刘青松陡然一声大吼,吓得周围衙役一个激灵。

冉颜快步走了过去,刘青松抬头看了她一眼,将尸体破损的小臂托了起来,用镊子轻轻拨动仅存的皮肤,“看到没有?”

残破不堪的皮肉坠在骨上,已经被刘青松清理干净,能清晰地看见蓝绿色的纹路,“是纹身。能看出是什么图吗?”

刘青松摇头,“手肘至少被砍了七八次,纹身又不大,能找出这块皮已经很不容易了。”

宋县尉亦跟来过来,听闻这具尸体上同样有雕青,忽然想起冉颜方才说的话:三名死者,其中有两名曾经是狱卒。

当下宋县尉连忙道:“来人。”

“在!”一个捕头应声。

“去县衙查查名册,冯兆与张铉何时离开衙门!查到之后,再查他们两人在衙门期间,都有哪些案件,牢房里关着哪些人。”现在能查到也只有这些了,宋县尉有些着急,冯兆乃是洛阳冯氏的人,尽管不是直系,但听说他在洛阳混得很不错,得到冯郎君的另眼相待……

冉颜倒是高看了宋县尉几分,原来他也不糊涂,还知道可能是许多年前的冤案造成今日的报复。

验尸完毕,刘青松飞快地写下尸检验状,交给宋县尉,便和冉颜上车离开。

晚绿已经吐到虚脱,上了马车便昏睡过去,冉颜给她把了脉,见没有大碍,才问道:“你解剖了?”

“我哪能私自做这种事情!”刘青松立刻矢口否认,不过转而又道:“他的肠胃都掉了满地,我不过是帮他归位的时候,顺便打开来看看。”

刘青松说着,脸色也有些难看,昨日冉颜与他讲了通过胃内容物来寻找线索,他今天便迫不及待地实验,结果切开尸体胃部之后,他简直连想死的心都有了。当时他便对冉颜由衷地敬佩起来,法医这个职业真不是常人敢尝试的。

“有什么发现?”冉颜颇有兴致地问道。

刘青松强压下心头的不适,道:“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冯兆可真够能吃的!而且装了满肚子的好东西,食物外形大都完整,还有浓重的酒味。胃容物中能分辨出一种炙活鹑子的菜,名叫‘箸头春’,这是规格最高的宴席之一中的菜肴。”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