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苏夫人

傍晚。

冉颜刚刚梳妆完毕,准备随冉云生出门,一出门便看见满身狼狈的刘青松,微微颌首道:“刘医生回来了?”

刘青松上下打量冉颜一遍,冉颜一件宝蓝色的紫衽交领广袖锦衣曳地,绣着一簇簇月白琼花,月白色宝相花纹披帛挂在臂弯,发间簪着一支白玉云簪,墨发如瀑,映衬着一张无暇的清冷面容,有一种特别的冷艳之感。

“算了,看在你是个美人的份上,就不计较了。”刘青松叹了一声,目光落在她发间的云簪上,面上忽然浮起一抹暧昧八卦的微笑,凑近道:“九郎把这两支簪子送你了?”

冉颜早猜到是萧颂所赠,此时听刘青松说破,却也没有太大惊讶,只点头。

“居然这么快!还问我讨好女人的法子,果然是只狐狸。”刘青松嘟囔道。

冉颜微微拧眉,“你的意思是,这两支簪子莫非有什么特别意义?”

“你不知道?”这下轮到刘青松吃惊了,敢情萧颂就偷偷摸摸地把这么贵重的东西送给了人家。刘青松有些心虚,他把这件事情说破,也不知道有没有闯祸,但既然说了,他就没有说一半留一半的习惯,“那对云簪是萧氏嫡出夫人才能拥有的东西,像郑氏就是一只镯子……每个大族都有这种象征身份的东西,你不知道?”

这些事情,外面多多少少都会流传一些,一般有些身份的人家,对门阀大族的这点事儿还都是知道的。

冉颜不理会刘青松的絮絮叨叨,转身回屋,将两支簪子娶下来,小心放好,头上的饰物则换了普通的羊脂玉簪。

一件东西贵不贵在冉颜看来并非十分重要,但若这样东西有着特殊的含义,那就另当别论了。

收好东西之后,便与冉云生一起乘马车往苏府去。

聚水镇的坊市划分并不明显,生活区域和店铺街道基本混在一起,只有一条东西走向的主干道上商铺比较集中,而苏府就在这条主干道的最东。

冉云生显然是苏氏的贵客,早已有仆婢在门口等候,为首的是一位约莫五十余岁的长者,一身粗衣麻布,但是精神矍铄,一双明亮而狭长的眼睛令人绝不敢轻视于他。

“沐管家,好久不见。”冉云生先在那位老者之前出声。

老人笑声爽朗,像是十分熟稔,“十郎久不来访,怕是快把我这个老叟忘咯。”

两人笑着寒暄了几句,冉云生只随口带过一句冉颜的身份。

到了内门道,天色有些昏暗,门上灯笼映照着雕花门檐,两侧锦文石为柱,低调却极有格调。

刚刚入了内门道,冉颜便瞧见十余名女子静立在对面的廊前,后面是十二个以扇形依次站开的碧裙侍婢,为首的是一名约莫二十八岁上下的女子,面容白皙,额头饱满,凤眼细眉,鼻梁高挺,一袭墨绿色缠枝牡丹锦缎华服,三千青丝绾成一个简单的飞仙髻,发间只簪了两支翠绿的玉簪,颈项间带着一串殷红的璎珞,底部缀着红色穗子,两只手轻轻交握于腹前,大袖顺着她的动作静静垂在身两侧。

冉颜对这个女子的第一印象便是高贵,她白皙的皮肤穿绿戴红,一点也不会让人觉得俗气,反而沉稳优雅,显得越发干净。

“妾未能远迎,还望十郎莫要怪罪。”苏氏缓缓欠身,头微垂,能看得见她饱满光洁的额头和低垂的眼,两侧广袖微动,说不出的韵致。

“夫人言重了,冉家承蒙苏家照顾,一路安顺,每每都能顺利交货,隐之与父亲均感恩戴德。”冉云生拱手道。

苏氏浅笑,“十郎还是这么会说话。”她目光转向带了幂篱的冉颜,“这位是……”

“这是堂妹,族中排行十七,闺名颜字。”冉云生道。

冉颜朝苏氏欠身施礼,“儿见过苏夫人。”

“不必多礼。”苏氏上前虚扶她一把,领着两人往厅中去。

隔着幂篱,冉颜可以肆无忌惮地打量苏氏。这个女子与她想像的截然不同,既不是精明干练,亦非如王熙凤般的泼辣圆滑,长相也没有多么明艳动人,乍一见之下,会有些失望,然而苏氏身上那种独特的气质,却又令人难以忽视。

到了厅中,冉颜的幂篱取下,苏氏相让的时候,目光落在冉颜面上,“冉氏的郎君娘子都生得好模样。”

并没有极尽夸赞,却让人觉得十分诚恳。

宴席间不似在别处那样有歌舞助兴,只是简单地吃一顿饭,聊了一些关于来年生意上的合作。

冉颜发现,这个苏氏话不多,却句句都很有见地。

一顿饭下来,说不上尽兴,也不能算无聊。

“夫人的璎珞很漂亮。”临出门前,冉颜道。

苏氏淡淡一笑,却并未接话。

璎珞是原为佛像颈间的装饰,后来随着佛教一起传入,唐代时,被爱美的娘子所模仿改变,制成了项饰,而苏氏颈项间的这一串红璎珞显然不是装饰用,它下面的红穗虽然保持得很干净,却已经不新了。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