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二兔归来

冉颜但凡遇到案件都会思考,但今时不同往日,这些案件根本轮不到她来指手画脚,她倒也能想得开,全当打发时间了。

用过晚膳之后,冉颜刚刚拿出箫,准备练习几遍,便听见急促的敲门声。

“冉颜,冉颜。”刘青松叫魂一样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晚绿皱着眉头,呼拉一声拉开门,“刘医生,娘子家的闺名可不能随便叫!”

唐代对女子的称呼一般都是姓氏加上排行,如冉颜便呼冉十七娘,亲昵一点的就唤十七娘、娘子,一般只有至亲才能唤其闺名。

刘青松这样的,立刻便被晚绿归置于“轻浮”,对娘子轻浮,便是不尊重,跟调戏良家女子没有两样。

“这事儿回头咱们找个地方慢慢说,我先与你们家娘子说几句重要的话。”刘青松说着便要拨开晚绿。

晚绿哪里是吃素的主儿,猛地一把将他推出门外,砰地关上门,“别以为你是萧家的医生我就怕了你,吃了几个豹子胆,敢轻薄我们家娘子。”

刘青松被推出门外,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他没想到一个小丫头居然有这么大的力气,更没想明白自己哪点轻薄她们家娘子了。

晚绿哼了一声,还是进里屋通报冉颜,“娘子,刘医生要见您,是见还是不见?”

“闹嚷得这么大声,我自是听见了,让他到外间吧。”冉颜放下箫,起身向外走去。

晚绿扁扁嘴,虽然不情愿,但还是把门拉开,冲刘青松翻了个白眼道:“进来吧。”

刘青松现在也没心思跟她计较,背着大箱子晃悠悠地小跑进屋,见到冉颜便兴奋地道:“这次的案子还挺有意思,要不要一起去验尸?”

冉颜看向他,微微挑眉,示意继续说下去。

“我说你身为一个女人,应该多少有点自觉性吧!冷冰冰也就算了,还这么寡淡……”刘青松有些不满,说着说着,迎上冉颜沉冷幽黑的眼眸,将剩下的话全部咽了回去,转而道:“先说说今日死的这个乞丐吧。”

冉颜点点头,刘青松便开始说道:“这名乞丐名叫刘汶,族中排行十三,是聚水县颇有名望的刘氏庶出子孙。刘汶自小天资聪颖,十三岁便考中了秀才,被一位大儒收入州学,据说刘汶在州学名声一直不错,其师打算让他十六岁便参加进士科的考试,可惜就在他满十六岁的前一个月,他与几位友人约去郊外游玩,其间却不知原因,被人剜去了一只眼睛,形容可怖,被州学令休,不久后又被刘氏家族逐出……”

刘青松笑眯眯地接过晚绿手中的茶,仰头饮尽。

“就因为毁容,州学和家族便把他逐出?”冉颜觉得这个根本不成理由,州学和那些家族,都重名声,怎么可能明目张胆地做出这种让人戳脊梁骨的事情?

“据说刘汶毁容之后,性格变得很是无常,行径暴戾,州学认为他这样的状态不适合继续进学,便令他回家休养半年,只可惜,刘汶非但没有平心静气,其性格越发扭曲,半年后返回州学,与同窗发生争执,重伤两人,遂被勒令退学,回到家中不久,连续与族中兄弟斗殴,于是被遣去守祖墓。”

可以说,刘汶的大好前程就是自十五岁那年的一次郊游戛然而止,从此被世俗永弃。

从天之骄子坠落到暗无天日的沼泽,容颜尽毁,很少有人能够坦然处之,更何况,他当年还只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

“验尸结果呢?”冉颜问道。

“是中毒,砒霜。”刘青松回答得十分简约,但紧接着又好奇道:“死亡时间不超过六个时辰,奇怪的是,他面容安详,甚至似乎带着淡淡的微笑。有没有毒是让人死后发笑的?比如含笑半步颠什么的……”

冉颜微微蹙眉,并不理会他又不自觉开始发散的思维,转而问道:“死亡时间不能再缩短了吗?勘察过死亡现场了?发现尸体的那个绣娘身份确定了?”

刘青松撇撇嘴,“冉法医,我只是个郎中,不是验尸官,能做到这个地步已经很不错了。”

冉颜抿唇盯着他,这就是传说中大唐验尸高手?

被她幽冷的目光盯得浑身发寒,刘青松摆摆手道:“真是怕了你了,我今日下午只是去看了看尸体,做了初检,宋县尉说须得询问一下刘家的意见,毕竟只是被逐出家门,也不知有没有被族中除名,不能随便乱动尸体。不过,我觉着多半是被除名了,否则也不可能任由他在外面要饭,丢家族脸面,如果能解剖的话,你要不要操刀?”

“你觉得我这样能操刀吗?”冉颜淡淡道。

刘青松看了一眼冉颜还吊着的手臂,不死心地道:“不如我来解剖,你去旁观?”

冉颜有点意动,刘青松见状,连忙继续煽动,“你只需看着就行了,有什么疑问回来再研究,怎么样?”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