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苦逼的县尉

“这个奴婢就不知道了。”尔冬也只是方才路过的时候去问了问情况,知道的有限。见冉颜似乎对此事特别感兴趣,便劝道:“这雨约莫不到午时就能停,昨夜雨下得也不大,就今早这一会儿,约莫只湿了地皮子,待稍微晾一晾便能走了,这些个事儿啊,都与咱们无关,娘子可不要忧心,坏了自个儿身子。”

冉颜也觉得尔冬说得有理,但她无聊得紧,便转了话题,“尔冬是幽州人吧。”

“娘子怎么知道?”尔冬惊讶地道,她说的可是官话啊。

幽州也就是北京那一块,虽然古今之别,许多话都不一样了,却也还能分辨出一丝味道来。

“猜的。”冉颜笑道。

尔冬弯弯的眼睛如月牙一般,唇角漾起小酒窝,“十七娘可真是神了,不过娘子的官话也说得极好,一点儿听不出江南的味儿。”

唐朝的官话可不是普通话,幸而原主是会的,否则冉颜恐怕又要费一番工夫。

尔冬岂能不知冉颜挑起这个话题是为了什么,遂也没令人失望,“奴婢和浅雪都是幽州人,郎君在幽州做生意,买下我们给十郎做贴身丫头。那会儿我是被卖在妓馆里,妓馆的老鸨说十三岁便要接客,我每日都过得战战兢兢,数着日子过,如果满十三岁跑不掉,就一根绳子吊死自己算了,奴婢甚幸,才被买进去不到半年,恰逢郎君被人请到妓馆去喝酒,瞧着奴婢合眼,便买下了奴婢。”

当时尔冬还以为自己要给冉平裕当通房,心中虽然有些不愿意,却觉得比在妓馆好上千万倍,且冉平裕为人不错,遂也怀着感激之心老老实实跟着到了长安,但没想到,冉平裕将她和之后一并买来的浅雪送到了一个天人之姿的少年面前。

那一瞬间,尔冬觉得整个世界都鲜活起来了,少年郎的一颦一笑,都如同梦幻一般,让她很长一段时间觉得自己在做白日梦。

聊了许久,歌蓝进来,用手势询问冉颜要不要用膳。

不等冉颜回答,尔冬便识趣地告辞了,冉颜也不曾留她。

歌蓝和晚绿便伺候冉颜起塌。

一番梳洗过后,冉颜早膳午膳一并连着用过,不久之后,雨果真便停了。

到了傍晚时分,客栈门口忽然多了许多衙役,一辆马车一路奔驰,急停在门口,一袭圆领青衫官服、须发花白的老人从车上下来,扶了扶襆头,理理官服,而后步履匆匆地往客栈里去。

老人在衙役的带领下,直奔刘青松的房门口。站在门口再次正了正官服,确认没有失礼的地方,才抬手敲了敲门。

“刘医生,下官聚水县县尉宋傕,前来拜访。”老人的声音倒还十分清朗,显得极有精神。

里面半晌无人应声,宋傕再次抬手敲了敲门,“刘医生,下官……”

话还未说完,门扉呼啦一声被拉开,面前出现刘青松蓬头垢面、睡眼惺忪的瘦脸,身上还裹着厚重的棉被,极其不雅地打了呵欠,上下看了宋傕几眼,“县尉?哦,你找我有什么事?”

宋傕脸色有些难看,他一把年纪,听捕头重复了刘青松当日的话,猜测到刘青松的身份,巴巴地赶来拜访,即便有些唐突,却也不该受到如此冷遇。

但转念一想,传闻此人的行径便十分怪异,怕也不是针对他,便咽下这口气,缓声道:“县中遇上个难办的案子,下官听闻刘医生恰在此地,缉凶心切,便贸然前来拜访,还请刘医生莫怪。”

“找我验尸?”刘青松一下子醒了,睁开不怎么大的眼睛,热情道:“来来来,刘县尉,您看您这么恪尽职守、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我要是不帮你,岂不是太不仁义了?正巧我近几日对验尸特别感兴趣,等等我换上衣物。”

说罢,便飞奔进屏风后。

宋傕本来也就是来走走过场,让刑部侍郎知道他这个小小的下县县尉是多么恪尽职守,没想过真让刘青松验尸。刘青松答应得这么痛快,宋傕倒是愣住了,传闻说这位大名鼎鼎的验尸高手只喜欢帮助小娘子,可没有照顾老人家的善心啊!还有,“最近对验尸比较感兴趣”这是个什么说法?

憋了半晌,宋傕只抖着胡须道:“刘医生,下官姓宋,不姓刘。”

宋傕心道,不能你帮我一回,我就得不要祖宗跟着你姓啊。

刘青松在屏风后飞快地换衣服,早不记得自己方才说了什么,干干笑了两声,“我这年纪大了,爱忘事儿,您千万见谅啊。”

当下,宋傕不仅是胡须抖,现在全身都在抖,心想你这么大点岁数就说年纪大,那我是不是该埋进土里去了?羞辱!从来没受过这么大的羞辱。

宋傕霍地站起身来,正巧刘青松也背着大箱子从里面出来,还不等他表现不畏强权的气节,甩脸走人,刘青松便一脸笑意地晃过来,抓着他的手道:“宋县尉果然雷厉风行,这么赶时间,走走走,事不宜迟,咱们快快去验尸吧。”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