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诡异雕青

冉颜想起冉平裕和冉韵还在前堂,也顾不上等候晚绿回来禀报,连忙带着歌蓝一并赶了过去。

从客栈的后院到前堂不过几百步的距离,刚刚出了游廊已能听见大堂中吵吵嚷嚷的声音,其中夹杂着女子的尖叫声哭喊声。

进屋之前,歌蓝拽住冉颜,从袖中掏出一块薄纱给冉颜覆在面上,后面用簪子簪住。

竹帘撩开,冉颜目光在人群中搜寻,看见冉韵正扑在冉平裕的怀里发抖,提着的心不由放了下来。

冉平裕见冉颜过来,连忙道:“阿颜快回去歇息,莫要管此事。”

冉颜顿住脚步,打量大堂里一圈,原来那一声轰响是因为通往二楼的木质楼梯断裂倒塌,二楼围栏边站了许多围观的客人,显然也已经被困在楼上。

楼梯倒塌的地面上许多碎木,满堆碎木之间,有鲜红的血缓缓向四周殷开,客人均远远站着不敢靠近。

堂中的骚乱渐进平息,一个中年锦袍男人才从后堂风一般地冲了进来,看见现场的情形,立刻指着小二嚷嚷道:“你们都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快救人。”

这时众人才反应过来,兴许人还没死呢。

四个小二连忙上前去,手脚麻利地将上面搭着的木头移开,不一会,一个衣衫半落的中年男人露了出来,那人身体蜷曲侧躺在地上,面容微微向外侧偏,脸部略黑,五官扭曲,一副骇人的表情,而脖子以下的身上却相对要白皙许多,后脑勺上鲜血淋漓。

最令人不寒而栗的是半裸露的背部上露出的一片雕青——一个带着微微笑意的佛头。

青白之色映衬着那人骇人的表情,这尊佛怎么看都觉得笑容诡异。

雕青也就是刺青、纹身,唐宋时期尤为风行,已经成为一种生活时尚。

一个稍微胆大一些的小二连忙用手指探了探这人的鼻息,须臾,倏地收回手,颤声道:“死了,死人了。”

另外一个小二似乎想起什么,立刻转身指着冉韵道:“方才就是这个小娘子火急火燎地上楼时,梯子才倒塌的。”

一个小娘子能把梯子给踩塌了?说出来人家也只会说他们店里的楼梯年久失修罢了!那掌柜气急败坏地跺脚,“立刻去报官。”

吼完之后,掌柜的缓了缓火气,拱手朝四周围观的人道:“今日小店不幸出此祸事,各位的酒钱一律全免,还请诸位且留一留,等官府来人,帮忙把此事前因后果说清楚,小的在这里先拜谢各位了。”

掌柜说着,朝四方各作了一个长揖。

众人见他态度恳切,且也怕这会儿走了,回头官府怀疑他们与案件有什么干系,遂都应承下来。现在冉颜便是想走也走不了。

不过面对一具死尸,众人很难安坐,都有些不安地贴墙站着。

冉颜为显得不太突兀,也随冉平裕一起站到边上。在看见这具尸体的第一眼,冉颜便能够确定这具尸体在楼梯榻之前就已经死了,而且死了不止这一时半刻。

但是冉颜行路之中遇到这种事情,她也无意于多管闲事。至于冉韵,也不过就是从楼梯上经过,任谁都能想到,一个娇小的娘子怎么也不可能把楼梯压断。

这个镇子距离县不远,约莫过了一盏茶的时间,衙门的人便赶到了。

来的是一个捕头,和十几名捕役,那捕头一只脚才抬进屋,洪亮的声音便传来,“掌柜何在?”

门口光线一暗,一名身着黎色公服的彪形大汉走了进来,四方大脸,眉毛浓黑,一双眼睛炯炯有神。

掌柜连忙迎了上去,“秦捕头,您可要为小店做主啊。”

秦捕头生得粗犷,行动间虎虎生风,看了看那楼梯道:“你店里砸死了人,人家死者家属还没让做主,你倒是先嚎上了。”

“小的可真是冤枉啊,这店里头年才修整过,不说别的,这楼梯就是新木,断不可能年久失修。”掌柜一边说着,一边随秦捕头走到尸体旁边。

秦捕头倒是不怕死尸,看了几眼,随手翻了翻尸体。

冉颜微微皱眉,心里对秦捕头的做法很排斥,这时候随意移动一点东西,都有可能影响验尸人员的判断,不过她也不曾阻止,因为但凡有些经验的仵作,都能看出这尸体的死因。

“仵作去别县验尸去了,傍晚才回来,先把尸体抬走。其余人证、嫌疑犯,全部都在这里不许离开。”秦捕头朗声道。

他话音方落,立刻引起了众人的不满,这家店靠近码头,店内停留的多半是南来北往的行客,谁有时间在这里耽误?若是半个月都破不了案,他们岂不是半个月都走不了?

“哪个是踩塌楼梯的小娘子?”秦捕头转头问掌柜。

掌柜伸手示意一下冉韵的方向,“就是这位。”

秦捕头点点头,目光淡淡略过冉韵面上,随口道:“带回衙门审问。”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