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途中

船行江河,摇晃不定,古代行远路是现代难以想象的辛苦。

冉颜以前不常乘船,经过数日之后,已经习惯了在船上漂泊的感觉,偶尔还能到甲板上去看一看两岸秀丽的风景。冉美玉情况可就不那么乐观,她自幼生长在水边,乘船自然不成问题,刚开始活蹦乱跳,把找冉颜的茬当做饭后娱乐,可是十余日过后,简直奄奄一息了。

冉颜也难得得了清静,坐在甲板上看风景。

从苏州到长安,少说也得月余,折腾才过了一半,便是连冉颜这样耐得住性子的人都快要临近崩溃了,感觉剩下的十余日是那么的漫长没有尽头。

冉颜眯着眼睛,看着滔滔江水,禁不住叹了一口气。

“阿颜受不住了?”冉云生纵然经常南来北往,经过十余日的折磨亦有些憔悴之色,不过竟是将他本就俊秀的容颜更添几分秀色。

“只是有些无聊罢了。”在庄子上至少还能种点草药,研究配药,可在船上可供使用的药材有限,往长安的路上路途遥远,说不准就能用上这些,冉颜只挑了一些不常用的药材来用。比如钩吻、乌头、天仙子……

“你前几日不还兴致盎然地配药?”冉云生在她身边跽坐下来,“阿颜配的是什么药?”

冉颜顿了顿,从袖中掏出一只小瓶,“这个无色无味,能溶于水,最重要的是服用之后,即便解剖尸体也不容易发现异状。”

很多化学药品都是无色无味的,毒性巨大。而药材制成的毒药,所谓“无色无味”也不过是把“色”和“味”的程度降低,每种药物都有其特定的气味,是因为它们其中含有的那些物质,如果去掉气味,很有可能就把它们的作用也一并破坏。

“阿颜……”冉云生盯着冉颜看了一会儿,总结道:“你怕是真的闷坏了。”

冉颜掂了掂手里的瓷瓶道:“是啊,否则我怎么会研究这种无聊的东西。”

要杀人的话,在大唐这种验尸程度,她至少也有几百种方法让人死得神不知鬼不觉,哪里需要无色无味的毒药?太没有技术含量了。

“你若是闲着无事,不如练练箫,若是下苦心练,一个月后即便不能与萧侍郎相提并论,也应当很不错了。”冉云生苦口婆心地劝冉颜做点娘子家该做的事。

冉颜靠在圆腰胡床的靠背上,用手支着头,缓缓道:“十哥也太看得起我了,一个月……即便一年我也不能达到不错的水平。”

“阿颜怎可如此妄自菲薄?”冉云生还记得冉颜曾经学过古琴和筝,通晓乐理,学起来应当很容易。

冉颜无奈道:“不是妄自菲薄,是实事求是。说个通俗点的比方吧,就是耍大刀的武夫捏绣花针,纵然能绣出东西来,但架势总是不像。”

晚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娘子这个比方说的好,可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嘛。”

“你吹一遍来听听。”冉云生怎么也不相信会出现这种效果。

冉颜也不多说,从袖管中抽出长箫,跽坐起来,摆好姿势,还没开始吹便被冉云生打断,“直身倒是无错,可你这手臂不需如此僵直,自然即好。”

这可是冉颜最自然的状态了。六年之间不断地解剖,除了睡觉、吃饭、上厕所,便是握着解剖刀,或者写验尸报告,任谁都会如此。

“还是不吹了。”冉颜收起长箫,转而问道:“十哥,还有多久能到长安?”

冉云生见她真的不想继续,也不逼她,顺着话题道:“约莫还有五六天的功夫便能到洛阳,之后我们便转行陆路,若是快的话,八九日便能到达新丰,到新丰就离长安不远了。”

道路说起来倒是不怎么曲折,但是冉颜可不敢盲目的乐观。

洛阳古称豫州,地处中原心腹,依山傍水,交通便捷,自古便是兵家必争之地。

自开唐以来,洛阳风调雨顺,商贾、士人云集,其繁华纵然比不得长安,却也是大唐数得上的大州。

但是随行带着商船,在洛阳城内的码头不便卸货,便在距离洛阳十几里外的一个小镇码头上停留卸货。

在船上晃得习惯了,乍一站在结实的土地上,冉颜有些飘。

因着商船要卸货,冉云生便让冉平裕领着冉颜和冉美玉去酒楼歇息一会,自己则与一个掌柜在码头上处理卸货的繁琐事情。

冉平裕说会在此地停留一晚,若是不累的话,可以坐马车到洛阳城中去看一看,可是冉美玉浑身都已经软得如面条一般,立刻道:“我不去,若论繁华,洛阳岂能比得长安,有什么好看的。”

冉颜对洛阳这样的千古名都自然有些兴趣,不过想到接下来还有十几日在马上颠簸,便打消了想法。

反正洛阳就在这里,以后若是有机会也能再来看看,犯不着跟自己过不去。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