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吴王

华服青年的声音……冉颜确定自己在哪里听过,是在哪里呢?

“郎君是……”冉云生已经隐隐猜出他的身份。

华服青年用扇子压在他的肩上,将他按回位置上,“冉十郎放心,我来找令妹是有事相询,没有恶意。”

他轻咳了一声,外面立刻进来一名大汉,将冉云生按住。

冉韵翻了个白眼,这样强硬的态度,说没有恶意谁能相信。

“郎君想问什么?”冉颜声音平平地道。

“听闻娘子会验尸,还能够验出死人骨头里的砒霜……正巧,我这里还有一副死人骨头,劳请娘子给验一验。”华服青年的声音并没有什么特色,但是轻而缓,带着一切尽在掌握的自信。

死人骨头里验砒霜!难道是上次旷野上那次要求验尸的神秘人?

冉颜手指摩挲着杯口,抬眼定定看着他,“李郎君,想请人帮忙烦请客气些,你令人制住我十哥,就算我勉为其难地帮你验尸,你得到的也不一定是真实的结果。”

华服青年愣了片刻,因为他从始至终都没有表明自己的身份,自认为也没有露出丝毫破绽,怎么就被冉颜看出来了呢?

冉颜此话一出,冉云生也确定了眼前这个华服青年的身份,李,是皇族之姓。他只曾远远地见过华服青年几次,本就看得不清楚,而且中秋佳节,此人不应该是在宫中过节吗?

“娘子从何处得知本王身份?”华服青年收回神思,饶有兴趣地在冉颜身边跽坐下来。

冉颜抄着手,看了外面的护卫一眼,“不是你告诉我的么?”

华服青年怔愣一下,旋即抚掌大笑,“哈哈哈,本王竟也做一回蠢事。”

冉氏虽不在氏族谱的排名上,但也不是任谁都能够拿捏的,即便是门阀大族亦不敢如此。

“你既然猜出我的背景,是否也能猜出我的名讳?”华服青年探身问道。

李世民的儿子当中最出众的莫过于魏王李泰和吴王李恪,地位最高的则是太子李承乾。太子从贞观七年被弹劾“好嬉戏,颇亏礼法”到现在,一直都被太宗管得死死的,自然不可能在中秋之际跑到苏州来,而魏王李泰,素有贤名,人家是读圣贤书的表率,若是真想使坏,也不会如此明目张胆。

“李恪。”冉颜吐出这两个字,屋内所有人立时面色大变,皇子贵胄的名讳岂是什么人都能直呼的?即便是那些名流大儒,位高权重的人物,至少也得称“吴王恪”。

李恪笑道:“果然是奇女子。既然猜出了本王的身份,恐怕你再想退也就不容易了。”

“晚绿,给王爷倒水。”冉颜拈了一只干净的空杯子放在桌上。

晚绿连忙端壶倒水。冉颜轻轻推到李恪面前,“我们都是粗瓦罐,比不得瓷器尊贵,便是碎了满门,也抵不上王爷您一个。”

冉颜笃定李恪不敢将他们怎么样,太子行径有亏礼法,不仅满朝文武深为不满,连皇上都十分失望,而李恪的血统实际上比太子更加尊贵,其曾祖母与外曾祖母都是西魏八柱国之一大司马独孤信之女,曾祖亦是西魏八柱国之一,祖父是隋朝开国皇帝杨坚,外祖父是隋炀帝杨广,祖父是李唐开国皇帝李渊,其父李世民。李恪一人身有杨隋、李唐,和独孤氏三豪门之血脉,可谓天下第一人。这样的情形下,李恪这块瓷,恐怕比太子更加金贵。

“不是么?”冉颜笑道。

“不错。”李恪直身拱手施礼道:“请冉十七娘帮我。”

若是在五六年前,李恪这样的态度可能是真,可惜时隔多年,他已经不是那个性子直爽的蜀王了。

行礼之后,忽然扬声道:“来人,请冉十七娘!”

“吴王来苏州公干,钺之接待的来迟,望请见谅才是。”磁性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随着门被推开,一袭暗红色圆领常服的萧颂走了进来。

冉颜微微松了口气,静观其变。

李恪目光微微一闪,旋即笑道:“萧侍郎来得真是巧。”

“我听说王爷来了苏州,便立刻着人去找,可王爷倒像与我捉迷藏似的,真真让我好找。倘若让杨妃娘娘知道我怠慢了王爷,恐怕要不高兴了。”萧颂笑着进了屋,站在距离李恪三步远的地方,目光在屋里看了一圈,像是才发现冉颜和冉云生几人,微微吃了一惊,道:“原来是冉氏的郎君、娘子,我还道王爷是独自来赏景,不想竟是约了人,是我唐突了,在此给王爷赔罪。”

李恪纵然心里恨不得把萧颂凌迟泄愤,面上却得绷得住,“萧侍郎客气了,本王要办的事情已经办完,今夜便返回长安,不劳萧侍郎招待。”

说罢,看向冉颜道:“本王说的事情,请冉十七娘仔细考虑,告辞。”

萧颂叹道:“怪不得陛下一向甚为看中王爷,这般的辛勤,当真是众多王子的表率。”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