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华服郎君

原来只是为了好玩,现在居然开出这么大一块上好的蓝田玉,有道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冉氏在苏州自然不算匹夫,可是有权有势的比比皆是,是福是祸还未可知。

冉颜和冉韵也明白“福兮祸之所伏”的道理,默不作声跟着冉云生登上了临江仙。

冉韵一遍又一遍地抚摸这一大块蓝田玉,爱不释手。

“阿韵,别看了,待雕琢好之后才能显现玉之光华。”冉云生道。

冉韵转回身来,跽坐在冉颜身边,好奇道:“十七姐,你怎么看出那块石头里有玉?”

冉颜把面具放在桌上,淡淡笑道:“是摊主告诉我的。”

“摊主?”冉韵更加奇怪。

冉云生也面带疑惑,笑问道:“阿颜是如何让那摊主开口说实话?”

“你们观察过他们抬毛石的顺序吗?”冉颜问道。

冉韵摇摇头,冉云生回想了片刻道:“似乎是左右两侧先上,中间最后。”

当时众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一边的玉工师傅身上,至于台上毛石上来的先后顺序的记忆却很模糊。

“不错。十哥连这个都不太确定,想必就更没有注意到那些人抬毛石时,摊主的态度。”冉颜回想当时的情形,继续道:“摊主一直都很淡然,可是最后一块毛石上来的时候,他说了一句:当心点。”

“就这样?”冉韵皱眉道,这样也未免太冒险了。

“当然不止如此。”冉颜继续道:“在上那组大石头之前,你曾说要买下一块石头,当时那位摊主看了你一眼,而后来你又恰好冲动地与杨郎君叫价,十哥大手笔地花买路钱进来,且我们年纪都不大,定然会有人觉得来了机会。”

人的大脑很诚实,大脑的运动通常会如实地反映到身体上,即便再伪装也会通过各种小动作表现出来。比如,当大脑在回忆真实存在的事情时,眼睛会先向上看,再向左转动。而如果去虚构一个画面,说话时的眼球运动则恰恰相反。然而每个人眼球运动的幅度不同,这就很考验观察之人的眼力了。

许多事情很都是通过细微的观察推测出来的结果,冉颜却不能全说,只挑拣了几个紧要地说,“我在每个毛石前都徘徊许久,摊主的反应也很精彩呢。”

“怎么个精彩法儿?”冉韵急急问道。

冉颜微微一笑,抿了口水道:“人在紧张的时候会有很多小动作,每个人的习惯不同,会有不同的动作,比如一些娘子喜欢绞手帕、撮衣角,一些郎君喜欢挠头、或者不敢关注在意的事物或人……而那个摊主则喜欢拿帕子不断地擦手。”

很多人紧张的时候手心出汗很严重,有一部分人会选择擦拭。那摊主不仅擦拭手心,而且目光会刻意地避开中间那块毛石,生怕别人从他的目光里发现什么。

冉韵歪头想了想,她也看见摊主擦手了,但是并未多想,现在想起来果然很蹊跷,那摊主明明没有触摸别的东西,为什么要频频擦拭手心呢?

“阿颜在台上与杨郎君说了什么?”冉云生发现在冉颜靠近杨郎君之后,出价开始畏首畏尾,不如开始那般放得开,定然是受到了什么影响。

“十哥也说了,苏州没有家世不错的八九品官员,那位杨郎君领口露出的中衣是素葛麻,外面却是锦袍,敢问十哥,八品官员的月俸是多少?他买毛石的那些钱对于一个中等之家来说恐怕都是倾全家之力。”冉颜道。

冉云生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物,中衣只露出一条细细的缝隙,即便在屋内灯火通明也看不清楚衣料,冉颜居然能在那样的条件下辨别出来,着实很不容易。

冉颜笑道:“于是我只对他说,杨郎君中衣的料子很别致,不知花费几何?”

“你是说他们这个猜价从头到尾都是骗局?”冉韵惊讶道。

冉颜点点头,依着她的推测,这摊主得到一批毛石,经过行家看了之后,得到一个并不如意的结果,二十尊毛石里竟然只有几个里面可能会有好玉!也许他购买毛石的时候花费不少,又或许他贪心不足,想利用那些废毛石赚取更多钱财,所以才想出这个猜价的办法。

刚开始人们不知真假,为了煽动群众的积极性,和误导人们的视线,他安排了杨郎君,一袭青衫常服,衣着不凡,众人一看便知道是官员,尽管官商勾结已经不是寻常事,人们还是不知不觉地被诱导。

当第一轮结束后,杨郎君第一次购买的玉石恰好被切出,顿时令人群沸腾起来。

所以说,人是一种感情动物,很容易被情景煽动,从而忽略别的东西。

“娘子生的一双好眼。”门外一个青年的声音乍然传来,令屋里的人都吓了一跳。

呼啦一声,门被推开,一袭锦袍华服的青年从门外步入,那人墨发未纶,瘦长脸盘,天庭饱满,长眉入鬓,却不似苏伏那样锐利,狭长的眼睛,英挺的鼻子微微有一点鹰钩,薄唇勾起,一副笑模样。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