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冉氏来人

影梅庵中,邢娘看着冉颜榻上躺着的俊美男人,被惊得久久才回过神来,颤声问道:“娘子,此是何人?”

冉颜心不在焉地答道:“是个朋友。”

她看着手中素白的帕子,有些疑惑,萧颂为什么没有抓苏伏?他不是应该缉拿朝廷重犯吗?

“娘子!”邢娘重重地叹了口气,她觉得现在的娘子真是越来越不让人省心了,虽然以前也没好到哪里去。

不过,看着苏伏奄奄一息的模样,邢娘也并未说太多指责的话,只看到榻上有血迹,便出去打水。

邢娘端着水进来,兀自拧帕子帮苏伏擦拭,顺便清理被子上的血迹,心里忐忑不安地想,这件事情若是被高氏得知了,不知会不会弄出什么幺蛾子。想来想去,还是没忍住,“娘子不能把这位郎君留在此处,万一传出去……”

“等他伤势稍微稳定一些之后便给他转移地方。”冉颜道。

“只能如此了。”人命关天,邢娘也只能妥协。

“娘子!”屋里话刚落,小满在门外道:“萧按察使派了医生来为您瞧病。”

冉颜心里先是一紧,随后又放松下来,起身披上缎衣,往外间走去,“请医生进来吧。”

冉颜跽坐在主座上,邢娘将遮挡的竹帘放了下来。

须臾,小满领着一个身着褐色圆领布袍的瘦削青年走了进来,这人面容清癯,头戴黑色襆头,身材瘦长如竹竿一般,大袍挂在他身上,丝毫看不出体型,一个硕大的箱子挂在身上,每走一步都晃一下,令人时时刻刻担心他会被那只箱子压垮。

“在下刘青松,久仰冉十七娘大名!”青年分外热情地拱手冲隐在竹帘后的冉颜行礼。

冉颜道:“儿抱恙在身,形容不整,不能亲自迎接医生,望请见谅。”

“不敢不敢。”刘青松把箱子放下,心想,你真要是出来迎接我,回头我还不得被郎君大卸八块。

邢娘出去在帘外摆上毡子,客气道:“您请坐。”

刘青松在毡子上跽坐下来,冉颜把吊着的小臂解下,递出帘外。

刘青松早就听说冉颜医术了得,而且会验尸,今日见面本来想好好讨教讨教,可一想到自家郎君,便立刻闭上嘴,仔细帮冉颜看伤。

“娘子的伤愈合极好,只需好好休息,继续吃药即可。”刘青松看完冉颜的伤势之后,心里已经大概明白了,今天郎君派他来主要是为了帮忙看冉颜的兄长,遂道:“郎君吩咐我来帮娘子和令兄瞧病,不知令兄……”

冉颜愣了一下,不由在想,萧颂究竟是什么意思?想来想去,冉颜觉得萧颂这个人虽然心思诡诈,可之前提醒她的话并不似作假,苏伏的情况已经拖不得了,冉颜决定相信他一次。

“邢娘,带刘医生去看我阿兄。”冉颜道。

邢娘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领着刘青松往内室去。

刘青松原也没想到冉颜的“兄长”能有什么重病,心以为只是自家郎君为了讨美人欢心才派他过来走走过场,但当他手指一搭上苏伏的脉,一直和和气气的面上忽然僵住,连忙认真探了探。

待探仔细之后,蹭地窜了起来,连客套的程序都省了,拖着箱子直直冲了进去,掀开被子,迅速帮苏伏用银针护脉,参片续命。

冉颜透过帘子见他这副形容,也不禁拧起了眉头。

时间似是放缓了脚步,越来越慢,冉颜看着刘青松在里面忙来忙去,几度要起身过去看看,却生生忍住,静坐在原处等待。

约莫过了三刻,刘青松才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抬起袖子擦了擦满头的汗水,“令兄这个伤,可真是凶险。”

“无碍了?”冉颜直起身子问道。

刘青松抄着手跽坐在毡子上,沉吟了片刻道:“令兄心脉俱伤,体内有至少三种以上的毒物,不过幸好被解了一半。命暂且是保下了,可他日后务必得宁心静养才行,切忌劳心费神,伤身伤情等。”

即便如此,伤者的寿命也折损了不少,日后若不能仔细调养,恐怕也是命不久矣。这些话刘青松自然不好直接说出来,只将后面的注意事项加重语气。

冉颜自也是听明白了,微微颌首道:“多谢刘医生。”

刘青松听着帘后一直沉静而平稳的声音,不由仔细看了看,帘子上映出的轮廓能隐约辨出她是个长相不错的娘子,并且气质与一般的江南娘子有所不同。

“娘子若要谢,就谢我家郎君吧,我也不过是奉命行事,当不起谢字。”刘青松末了也没忘记把功劳往萧颂身上推。

刘青松写下药方嘱咐了如何煎药服药之后,便又背着他那个硕大的药箱,一晃一晃地出了院子。

时已过了两个时辰,晚绿也刚刚把接吴修和接回来,于是又诊了一遍,所说的话与刘青松相差无几,只不过更加直接一些。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