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阮郎迷(1)

歌蓝扯了扯冉颜的衣角,握起她的手腕,在她手心里写道:曲子是《阮郎迷》。

这《阮郎迷》是教坊里的曲名,大体上讲述的是两个男子误入仙境,留恋美色不知返的故事。这是冉颜从原主记忆里得到的信息,再详细的她也不知道了。

不过这个也不急,歌蓝既然知道曲名,多半也知晓细节,等回去让她写下来便是。

“明日再验如何?我要焚香告知母亲,先向她请罪。”幻空急急道。

古人尸体是不能随便乱动的,幻空这个说法也没什么奇怪,但是冉颜有些不甘心,这坟下定然有异状,埋了六七年的人不可能还散发这种气息。

冉颜细想一下,既然有这么大的血腥气息,一夜之间应该也不可能搬空,她抚平自己心里的急切,站起身道:“那就明日吧。”

话音方落,歌蓝急急地拽了拽冉颜的袖子,做了一个环望四周的动作。

冉颜顺着她的动作看了一圈,月明星稀,树影重重,四周万籁俱静,只有她们四个……四个!现在却只有三人!刚刚还站在身边的晚绿居然不见了!

“你们也没有注意到晚绿去哪里了?”冉颜稳住声音问道。她心里明白,晚绿是不可能自己悄无声息地离开。

幻空满脸惊恐,她感觉到晚绿刚刚就站在自己的身侧,不禁抖着嗓子道:“我只听见她‘咿’了一声,然后我跟你说句话,她就不见了!”

幻空不开心的时候常常晚上到这里来与母亲说说话,她一直坚信自己是有慧根的,佛祖会保佑她,而坟里埋的就是她的母亲,因而从未感觉到害怕,这会子却是浑身颤得厉害。

冉颜大声呼喊晚绿的名字,其间对幻空道:“快去通知庵主!”

幻空应了一声拔腿就跑向侧门。冉颜一边紧紧拉着歌蓝,一边往四周草丛中探看,她觉得这么孤身去找很危险。正欲出去搬救兵,却听见幻空哇哇大哭的声音。

冉颜转头看过去,幻空正巴在门上,像一只小猫一样到处乱抓乱撞,侧门似乎从里面被锁上,这一眨眼发生的事情,把幻空吓得浑身发软,除了大哭,喊她师父,再也不知道能干些什么。

侧门看起来不算结实,以冉颜很弱的跆拳道黑带应该也能够踹得开。她拽着歌蓝刚刚踏出一步,握着歌蓝腕部的手猛然一痛,她的手下意识地一松,歌蓝的手臂便滑脱出去。

冉颜猛地回过头,便看见歌蓝捂着脖颈,被飞快地拖进草丛,她也顾不得别的,扑上去猛地一抓,握住了歌蓝的手腕,于是也被往草丛中拖拽。

以这个人的力气,被拖进去很可能就是一死啊!冉颜这么想着却没有松开手,电光火石之间她想到萧颂刚刚送她上山没多久,应该还未走远,便扯开嗓子大喊他的名字。

这座山不高,平时冉颜都能听见云从寺里传来的琴音,她这么大的声音,只要萧颂还未离开云从寺周围,绝对能够听见。即便他听不见,也肯定会有别人能听见。

她喊着萧颂的名字,间或夹着呼救声。

歌蓝死命地踢着冉颜,似乎想让她不要拉扯。

仅仅喊了三四声,半个身子已经被拽了进去,忽然脚腕一紧,被人紧紧抓住。

冉颜心底一跳,却听见后面传来幻空嚎啕大哭声,一会儿叫师傅,一会儿叫母亲,眼泪吧嗒吧嗒的滴在冉颜的脚腕上,渗透素袜沾到皮肤上,看来抓住她的人是幻空,冉颜心里稍微松了松。

可是忽然又想到,幻空哭声响亮,为什么庵中没有一个人听见!冉颜心中惊骇,心知恐怕凶手早已经将影梅庵里的人全部都弄晕,看来今日的事情是早有预谋的!那么邢娘她们还好吗?

冉颜脑海中飞快地闪过许多问题,整个人已经全部被拉进了树丛,幻空指尖一滑,尖叫一声,只抓住了冉颜的丝履,当下哭得更凶。

失去拖拽,冉颜只觉得身后一轻,整个身子被急速地向前拉,歌蓝用脚使劲地踢着冉颜。

起初冉颜以为歌蓝是怕她也被拉进来。可是进了树丛之后,歌蓝依旧还是踢着,冉颜脑中瞬间闪过歌蓝被拉入草丛的形容,她护着脖子,可能是有什么东西套住了她的脖子,冉颜立刻松开手,眼睁睁地看着她被迅速拉走。

窸窸窣窣瞬间消失,四周又恢复死一般的寂静。

冉颜从袖子中掏出一把短匕,屏息顺着歌蓝被拖拽的位置向前,地上偶尔会出现血迹,看得人触目惊心。冉颜本来还认为自己这样是不理智的做法,可是一看见那些血迹,她轰然间觉得必须得豁出去了,否则等救兵搬回来恐怕就只能看见晚绿和歌蓝的尸体。

不!不能!她宁愿一起死,也绝对不要再面对这样的场面!

下定决心后,冉颜不禁紧了紧手中的匕首,听见后面的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她背后倏然绷紧,身后却传来幻空抽抽噎噎,小心翼翼的声音,“冉娘子,你,你快点也钻进来吧。”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