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惊见天人

冉颜心底因桑辰而生出的恼怒稍稍缓了缓,决定待会儿一定要平心静气,耐心和气与桑辰开诚布公地谈谈,劝他取消婚约。

晚绿与门口的和尚说了几句,那和尚便领着领着她进门去了。

云从寺也是接受香客供香的,因此也常有夫人娘子出入。歌蓝让晚绿去找桑辰出来,也主要是考虑到娘子家的矜持,不能直杀上门去,况且看冉颜之前的状态,歌蓝觉得还是给她一段时间缓和缓和才好,免得伤了桑辰的体面,毕竟对方可是博陵崔氏家的人啊!

寺门口有不少小沙弥、和尚往来,也偶尔有香客,看上去都是普通人家。冉颜和歌蓝站在离寺门不远处的柳树下,柳叶密密低垂,将两人身形半隐住。

“阿弥陀佛,师叔回来了。”一个小沙弥清脆的声音传来。

紧接着是一句清越的佛号,“阿弥陀佛。”

缥缈似云端传来,泠泠如清泉流泻,冉颜和歌蓝同时转过身去,青柳被风轻拂,若隐若现之间只见一袭缁衣广袖僧袍的和尚双手合十正微微屈身还礼,一个精致的侧面,颀长的脖颈连接宽厚的肩膀,便是连光的头颅,曲线也无可挑剔。

一个人长得是不是真的好看,只要去掉装饰物和头发的遮掩便能够清楚地分辨出来,而眼前这个和尚,无疑生得极好。

“怀隐师叔。”又是一个和尚与他打招呼。

原来这就是晚绿说的那个,俊美到天怒人怨的怀隐和尚。冉颜目光跟随着他,怀隐似乎也察觉到有人在看他,遂转过头来。

枝叶摇晃间,显露出那张毫无瑕疵的脸,淡然而出尘,狭长的凤眼只需微微一个眼神便能流转出魅人的颜色,然而偏偏他只是微微垂下眼帘,合十着双手,冲冉颜和歌蓝吟了一句佛号,微微躬身,而后淡淡然转身离去。从始至终他那张出色的脸上就只有云淡风轻,那双出色的眼眸里也只有淡漠尘世的疏离。

他看人或看物,都是一种俯瞰芸芸众生的漠然,并没有什么不同。冉颜脑海里浮现四个字:得道高僧。

如果真有天人的话,当如是了吧。

若论样貌,萧颂和苏伏都不输他,可他通身上下没有一点烟火的味道,举止间也尽是绝俗的洒脱,宛如不沾人间烟火一般,在这凡俗尘世就如一只白莲般,亭亭独立,纤尘不染。

歌蓝和冉颜尚在震惊之中,怀隐已经飘然离去。

他才走出不远,恰迎上满脸喜色,匆匆前来的桑辰,“怀隐师叔,你云游回来了?”

“阿弥陀佛,随远何时来此?”怀隐这次话倒是多了一些,但神情依旧不变。

桑辰还了个佛礼,恭敬道:“前日过来的,在寺中帮忙抄经,师叔回来之后,随远又可以与师叔对弈了。”

桑辰在围棋上的造诣,基本是处于独孤求败的状态,只有自弈时还能找出些乐趣,少逢敌手,而这少之又少的人中,就包括这个怀隐和尚。

“随时恭候。”怀隐微微颌首。

两人互相行了佛礼,怀隐朝寺中去,桑辰则喜上眉梢地在晚绿的引领下,到了冉颜面前。

看见带着幂篱的冉颜,桑辰面色一红,抓了抓衣袍,想起自己肯定形容不整,连忙敛衽,羞涩地唤了声,“娘子。”

歌蓝和晚绿已经识趣地退到两丈之外。两个人单独相处,桑辰更加窘迫,一会儿工夫已经红到了脖子根。

看着他这副小心且期待的模样,冉颜忽然不知道怎么开口,静默了一会儿,还是桑辰憋出了一句话,“在下,在下去向令尊求亲了。”

“为什么会去提亲?”冉颜把自己的语气调整到最缓和的状态,顺着他的话头问了起来。

桑辰垂着脑袋,不敢看她,揪着衣袍上一个小墨点,小声道:“在下心里觉得娘子心地善良。温婉贤淑,那日娘子如此委婉的暗示,在下心里万分高兴,虽然在下现在身无分文,但在下堂堂男儿绝不会委屈娘子……”

冉颜听得满头雾水,温婉贤淑?她暗示过他?虽然冉颜曾经是个唯物主义,但连穿越都遇上了,她不禁怀疑桑辰遇上什么鬼狐精怪了,因为他说的话似乎跟她半点也沾不上关系。

“你等等,我什么时候温婉过?什么时候贤淑过?又怎么心地善良了?”冉颜打断他的话。

桑辰飞快抬眸看了一眼冉颜,连耳垂都涨红如玛瑙一般,透着阳光晶莹剔透,他声音越发小了,却还是答道:“娘子帮忙救治周三郎,帮助在下验尸,还告诉在下含姜片以驱邪气,还帮在下包扎过伤口……”

“行了,那你说说,我怎么暗示你了?”这才是冉颜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这只兔子是得到暗示才会跑去求婚,冉颜敢对苍天发誓,她能回想起自己对他说的每一句话,敢肯定,绝对绝对没有任何暗示过。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