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跟我走

冉颜静静坐在廊下,拧眉思虑良久,才缓缓抬头对冉云生道:“十哥,我不能嫁给他。”

不管桑辰是否承认自己是博陵崔氏的子孙,但外人这么认为,所以他头顶上的这块金字招牌依旧闪闪发亮。

不是冉颜不知好歹,而是对自己、对别人的人生负责,桑辰是个良善之人,虽然常常惹得她暴怒,但也不至于要去伤害他。冉颜前世今生一次正儿八经恋爱也没有,可她曾经暗恋过不少人,她很清楚自己喜欢的男人类型,勉强和桑辰在一起,对彼此都是一种伤害。

“阿颜……”冉云生唤着她的名字,却看向邢娘,意思是让邢娘赶快劝劝她。

见邢娘点头,冉云生道:“你认真考虑一下,我先回去了。”

冉云生叹了一口气,其实想不同意这桩婚事也是万分艰难,博陵崔氏是什么样的人家?除了皇族李氏和后族长孙氏,博陵崔氏可是实质上的第一大族。机会既然送到冉氏的手中,大伯和族老们都不可能会放手,便是绑,也会把冉颜绑上花轿。

“我送你吧,这附近太不安全了!”冉颜起身道。

冉云生嗤嗤一笑,“你这是什么话,你送我出去,待会儿你回来时难道我便不忧心么?放心,我带着十几个护卫呢。”

“那十哥快些回去吧,天再晚些,我会更担心了。”冉颜催促道。十几个护卫看起来很多,可那个专杀年轻郎君的凶手若是苏伏那样的高手,怕是再多十几个也没有用处。

送走冉云生,邢娘凑过来想好生劝劝冉颜。

冉颜明白她的意思,摆了摆手道:“有什么事情明日再说吧,我累了。”

说罢,径自进了寝房。邢娘叹了口气,心道这事也不急在一时,明日说也是一样,遂也就由着她去。

邢娘她们也知道冉颜心里不顺,所以伺候她上榻之后便不曾来打扰,忙完自己的活也就各自休息去了。

冉颜闭眼在榻上躺了一会儿,依旧没有丝毫睡意。遂披了缎衣,打开后窗看看外面月光下的玉簪花圃。

时已八月初,玉簪花开得愈发茂盛,一推开窗子,清新的香气顿时扑面而来,带着秋季的冷意,把冉颜心底的烦躁抚平。

一弯峨眉月挂在苍穹,月色不甚明朗,只能模模糊糊地看见远处一片白,树影招摇晃动,如同张牙舞爪的恶魔,时不时传来几声虫叫,景色显得寂静可怖。

冉颜给自己倒了杯水,跽坐在窗前看了许久,觉得似乎有一丝丝睡意,才伸手将窗户关上,再次躺回榻上。刚刚闭上眼,面颊忽而感觉到一阵微风,她猛地睁开眼睛,正对上一双幽冷泛着暗蓝的眼。

他一袭黑衣,倒挂在房梁上,雕刻般的五官在黑暗中显得深邃神秘,却依旧那样俊美。

“苏伏。”冉颜看见他似乎弯了弯嘴角,即便幅度极小极小,却未曾逃过冉颜的眼睛。

“真是大胆。”苏伏声音冰冷,直直地盯着她道:“你可知道,方才有个人就在窗外不远处?如果他想,随时可以冲进来杀了你。”

“是谁?”冉颜方才也有一丝察觉,不是真的发现,而是人对危险的一种直觉。

“不知道。”苏伏从房梁上落下来,站在榻边俯视着她,“你要嫁人了?”

不知道是不是冉颜的错觉,苏伏的一贯冷然的声音里似乎带着某种说不清的东西,淡淡的,就像一潭死水中泛起一圈细微的涟漪。

“你怎么知道?”冉颜盯着他的眼眸,不打算错过一丝情绪波动。

苏伏跽坐下来,宽袍飘逸,在空气中翩飞出一个美好的弧度,随着他坐下而缓缓铺落在地板上,“只要我想知道,没什么难的。不过那个人亲自背着一个大包袱去敲冉府的大门,一开始我还真没猜到他是去提亲。”

冉颜额上青筋一突,倏地从榻上坐起来,狠狠瞪着苏伏,声音平平地道:“不要跟我提他。”

苏伏依旧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却突然说道:“跟我走吧。”

“去哪儿?”冉颜愣了一下,旋即拧起眉头,不会又是半夜拉她去验尸吧?

屋内静默,苏伏宛如一尊雕像,连一丝细微的动作也无,只是定定地看着冉颜,薄唇微抿。过了约摸两息,缓缓道:“我细想来,也没什么大事,无需你帮忙。”

冉颜看着他起身,撩开帘子走了出去。竹帘晃动,冉颜看见一袭黑衣在竹帘外驻足,忽然眼皮有些沉重,当下抓起榻侧的帕子捂住鼻唇,却还是栽倒在塌上。

苏伏在帘子外站了一会儿,复又走了进来,沉冷的目光显得稍微柔和了些。

“阿颜。”薄唇微启,只吐出这两个字。

正在装晕的冉颜心底一颤,他冷漠而又有磁性的声音,唤她的名字显得特别动听,令她很想睁开眼睛看看苏伏现在是用什么样的表情唤她的名字,但为了知道他为何又下迷药,还是生生忍住。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