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价值万贯

冉颜知道,桑辰敢去求亲,还真不是因为出身门阀大族,他压根没把自己当成博陵崔氏家的人。既是这样,冉颜也真的很想揪着他的衣襟大声问问,他那颗脱线的脑袋是怎么想的?

“那个二货!”冉颜一口气憋在心口,忍不住暴了一句粗口,恨恨地道:“他除了砚台就不会送别的!凭着十方砚台跑来求亲,他当我是什么?”

在场没人听得懂什么叫做“二货”,但都看出冉颜十分不愉快。

冉云生以为冉颜是嫌桑辰怠慢,连忙解释道:“桑先生亲手做的澄泥砚在市面上有价无市,长安城叫价数千贯,十方澄泥砚只做见面礼,真是十分贵重。”

邢娘几人被冉云生一番话震得一怔一怔,待缓过神来,不禁喜上眉梢。

邢娘喜道:“郎君可曾应下,老奴瞧着桑先生人品相貌都好,原想着只是出身差不大好,没想到竟是博陵崔氏的六房嫡子,这样的人家可得要抓紧啊。”

晚绿和邢娘围着冉云生七嘴八舌地问,连歌蓝也乐呵呵地往上凑了凑,倒是将脸色铁青的冉颜冷落在一旁。

冉颜想到下半辈子跟那么个人过,就堵得想吐血,若是日日相对,每天被气上几顿,真得短寿几十年。

“大伯没有急着答应。”冉云生道。

邢娘、晚绿、歌蓝面上都是错愕,博陵崔氏啊?连冉颜都有一丝诧异,冉闻除非疯了才会不答应。

邢娘皱眉道:“难道郎君偏心到这种程度?想把冉十八娘嫁过去?”

冉颜顿时来了精神,她没想到桑辰那个蔫蔫的怂样,居然下手挺利索,不过是红了两次猴屁股,这就已经胆敢孑然一身地求亲去了。她越想越觉得跟他这种四次元的人没办法交流。脑海不断中掠过种种画面,他四十五度仰头闻花的样子,他翻白眼晕倒的样子,他梗着脖子跟人吵架的样子,他欲语还休的样子,他欲言又止、欲止又言的样子,他一脸无辜完、听话完全不听重点的样子……

冉颜如坐针毡,拧眉问道:“他现在在哪里?”

冉颜思来想去,觉得自己从来没有给过他任何暧昧的误导,也不知这只兔子哪根筋搭错了,竟然跑去求亲。她真想立刻去问问,有什么错处,她以后一定痛改前非、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冉颜真的从来没有这么不淡定过,就算是当初被指婚给秦四郎,也是想着大不了弄点药废了他,可这次绷不住了。冉颜真怕哪天被他气疯了,当真会杀人分尸。

夜幕初至,苏州城中。

此时的冉府一派灯火通明,冉闻从冉平裕那里得知桑辰的身份,喜得合不拢嘴,硬是留下他参加晚宴。

丝竹悠扬,席间杯筹交错,冉氏所有人几乎都到齐了,满满当当的一屋子人。冉闻原因为冉颜行仵作之事丢尽了颜面,在族老面前说话都弱了三分。博陵崔氏忽然的求婚,令他又惊又喜,自然要大肆宣传一番。冉闻努力掩饰住内心的狂喜,转头朝桑辰微微颌首。

桑辰立刻顿首回礼。这样有礼,让冉闻更加有面子,心里真是恨不得立刻拉着桑辰去衙门立婚书,但为了冉氏的体面,这个事情还是要认真、严肃地“商榷”一下,以显示他们家也是很矜持的,对于高攀博陵崔氏这件事情其实看得很淡。

相较冉闻,高氏的笑容更加和蔼可亲,对桑辰嘘寒问暖,丝毫不因对方是门阀大族而怯场。不过心里头怎么想恐怕只有她自己知道,但绝对不会高兴。这些年她对冉颜如此薄待,若是冉颜真嫁去了博陵崔氏,能有她的好处?此事,真是要好好琢磨琢磨。

“随远先生如此人才能够看上我家阿颜,当真是她的造化,明日一早我便遣人去影梅庵问一问她的心意。想来随远先生这样百年才出一人的栋梁之才,阿颜也必然会欢喜,不过,事关阿颜的终身,我这为人父的,也不能全权替她做主……还请桑先生见谅……”冉闻只夸桑辰有才,却不只字不提博陵崔氏,言辞之间摆明告诉他:我挺中意你的,绝对不是因为你们家是门阀大族。

桑辰郑重拱手作揖道:“您说的是,此等大事该问一问冉十七娘的意思。小子出身寒微,家境贫寒,又无一官半职,能得您看重,实在愧不敢当。”

桑辰羞赧得面红耳赤,他今天过来,当真是用光了前半辈子的所有勇气。

冉闻愣了一下,旋即觉得桑辰肯定是自谦,全然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随远先生数次高中状元,实是旷古烁今,这么评价自己当真是妄自菲薄了。”

旁边诸人附和道:“正是,正是。”

桑辰一一朝众人回礼客套,“岂敢,岂敢。”

冉闻笑眯眯地捋着胡须,看着桑辰,神色间仿佛在说:小样,你就装吧。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