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幻空

“晚绿,接钱。”冉颜声音平成了一个调,显得生硬冷然。

桑辰全然不曾放在心上,欢欢喜喜地将一包钱交给晚绿,恋恋不舍地道:“那……在下告辞了。”

冉颜轻哼一声,甩袖便走。今日都是因为这只兔子,害得她身心俱疲,眼下想发泄一下却是更加堵闷,简直就是自找苦吃,还不若平心静气地喝茶、赏花、想案情。

“娘子,你说那包和头发放在一起的玉簪花是什么意思?”晚绿见冉颜郁结,故意岔开话题,虽然方法不甚高明,但正好引到了冉颜感兴趣的方面。

“有可能是一对情人约在树林里见面,私订终身,也可能是凶手故意设下的一种标记。”冉颜暂时只能想到这两点,从犯罪心理学上来说,有百分之十一的蓄意凶杀案,凶手都会留下某些特殊意义的记号,而连环凶杀案留下这种记号的百分比则更高。

“故意留下标记?那不是留下证据?有这么笨的人吗?”晚绿原本只是想转移话题,却反而被冉颜所说的话吸引。

“这便要推测凶手的心理了。”冉颜见晚绿感兴趣,便也不藏私,一一分析给她听,“如果想知道他怎么想,你就要把自己当做凶手,站在凶手的角度上来思考这个问题。我们先来分析一种最简单的情况。”

“联系现场所有的线索,假设半坡上的那具男尸是我杀的,为何要杀他?因为在松树林里看到一对男女在偷情,他们折花表情,剪发为盟,然后又行夫妻之事,我心里非常愤怒。为什么会愤怒呢?因为那个女子是我的妻子,看着苟且的画面,我恼怒成狂,就近找了一根粗树棍,冲过去想打死那对狗男女!我所有的愤怒都发泄在那个奸夫的身上,一怒之下,把他打个半死,然后把妻子抓回去好好教训一顿,可是没想到那个人重伤过度,居然跑出那么远后,死在半山上……”

晚绿瞠目结舌,结结巴巴地道:“娘、娘子,人不是你杀的吧?”

冉颜淡淡笑道:“我能有个妻子么?”

晚绿意识到自己问了个傻问题,却还是松了口气道:“娘子说得真真的,吓死得奴婢一时忘记了。娘子既然知道,怎么不告诉刘刺史?”

“这只是其中一种猜测而已,这个猜测的前提是,头发和花束是这被害人留下的,而方才也说到,花可能是凶手留下,若是如此,之前的猜测都要全部推翻。这些刘刺史他们也能想得到,不需要我多嘴。”冉颜道。

晚绿和冉颜说着话,已然走到了影梅庵门口。晚绿下意识地回头去看了桑辰的方向,却见他依旧站在原处,看着冉颜的背影傻笑,晚绿不禁小声道:“娘子,桑先生还在呢。”

冉颜兴致盎然的心情忽而跌了下去,淡淡道:“不用管他。”

晚绿点点头,心想娘子不喜欢桑先生也好,反正桑先生“出身寒门”,就算喜欢也不会有好结果,到头来还要受心伤,不如现在这样。

两人刚刚进门,侧手边的灌木丛哗啦一声响,晚绿眼尖地看见一片缁衣衣角忽然缩进树丛里。

反正现在正在屋檐底下,晚绿当下把伞一扔,一个箭步窜了上去。冉颜顿住脚步,眼睁睁地看着晚绿扑进树丛。

灌木树叶茂密,看不见身影,冉颜只看见树叶抖落,飘得满地漫天都是。冉颜看了一眼,树丛是通向一个偏门,冉颜疾步走了过去堵在门口,免得被那偷窥之人再逃走。

“你鬼鬼祟祟的干什么!”树丛里传出晚绿的怒斥声。

冉颜微微一怔,听她的语气,好像认识这个人一般,遂探头去看。

晚绿抓着那人的衣领,将她从树丛里拖了出来,吐掉满嘴的树叶,怒气冲冲地甩了甩还在挣扎的小尼姑,“告诉你,姐姐把那些小厮挠得哭爹喊娘的时候,你路还走不稳呢,给我老实点!”

晚绿见那小尼姑还在做无用的挣扎,当下也来了气,狠狠拍了她光溜溜的脑袋一巴掌。

“你怎么打人!那树丛是我们庵中的树丛,我爱钻那儿,你凭什么抓我!”小尼姑霍地抬起头,倔强地瞪着晚绿。

这完全是强词夺理,晚绿是那种你不讲理,我就更不讲理的,立刻反击道:“谁叫你早不钻晚不钻,偏偏我家娘子经过的时候钻在里头,我就看你钻在那里头不顺眼,碍着我眼,怎么着!”

“啊呜呜呜——”小尼姑吵不过晚绿,干脆趴在地上哭得眼泪鼻涕混作一摊,呜咽道:“我要告诉师傅,你欺负我!”

“你叫什么名字?”冉颜冷冷的声音忽然打断她的哭声。她认出这个小尼姑就是平日里送饭的那个,平时就探头探脑鬼鬼祟祟。

小尼姑满面泥尘,眼泪冲刷出一条条沟痕,一双泪汪汪的大眼,看起来像是脏兮兮的小猫,哭声噎在喉咙里,抬眼盯着冉颜,目光惊惧却坚持直视她,哑着嗓子道:“幻空。”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