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两束发

衙役很快将找到的包袱送了上来。是一个褐色的粗布包,看上去像是游僧平时用的布袋,衙役拎着丝毫不费力的样子,显然其重量与它的大小不成正比。

刘品让令衙役把布包放在棚子底下,众人围拢过去,冉颜本不想多管闲事,可她终究没抑制住自己对案件的好奇心,也跟着凑了过去。

“打开看看!”刘品让道。

衙役蹲下,开始解上面的系带,所有人都屏息,因为这个布包里的东西也许能给他们提供不少线索。

冉颜亦瞬也不瞬地看着包裹。

包裹散开,里面的东西竟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褐色的粗布上面,静静躺着一大束还沾着露珠的玉簪花!

冉颜瞳孔猛地一缩,“这包裹是在哪里发现的?”

衙役也隐约知道冉颜的事情,便答道:“刚刚刘刺史吩咐我等去寻松树林和有青苔的地方,我们在往南四里远的地方找到一片松树林,松树林里有一个破庙,可能是废弃已久,阶梯上长满青苔,这个布包就在破庙的阶梯上捡到的。”

叶娇莹,花似簪,色如玉,清香四溢,这便是温婉优雅的玉簪花。

玉簪花与这个人死有什么关系呢?这一束花,是否出自影梅庵后面那一大片玉簪花圃?

“有两撮头发!”余博昊拨开玉簪花,发现底下竟然有两束乌黑的发丝,微微被雨水浸湿,一束扎着红绸,一束扎着蓝绸,映衬着洁白的玉簪花,显得无比妖娆美丽。

古人说“结发夫妻”,也有互赠一束头发定情,这个布包是死者的吗?可是与花束放在一起的,怎么会有两撮头发?

而这些花明显也摘下来不超过一天一夜,这一包东西究竟与这具尸体有没有关系……

想到这里,冉颜不欲再留,遂将玉簪花圃的所在告诉刘品让,便带着晚绿和歌蓝回了影梅庵。

邢娘正坐在廊上心不在焉地缝衣服,看见冉颜回来,却并未像以前那样笑盈盈地迎上来,而是恭恭敬敬地行了礼,拿着衣物退回偏间。

冉颜看着她微有些佝偻的背影,心中也极是无奈,她知道邢娘是不喜欢她又跑去验尸,但这又能有什么办法?相对于医术来说,她更擅长验尸,长久以来形成的习惯,让她立刻改掉,真是很难。

歌蓝见冉颜回了屋子,才走上回廊,收起伞,取了纸笔去了邢娘的房间。

一打开门,歌蓝便看见邢娘慌乱地擦拭眼睛,看见来人是歌蓝,微微松了口气,道:“你身子还弱,怎么不去休息?”

歌蓝在她对面跽坐,铺好纸,提起笔写道:您是怨娘子居然做仵作的行当吧。

邢娘叹了口气道:“唉,娘子好不容易病愈,苦日子算是到头了,偏偏不知从哪里学来这个手艺,本以为到影梅庵避避风头是件好事,不曾想越发地把娘子的性子养得野了。”

邢娘说着,心里更是难受,看着歌蓝道:“娘子都是十六岁的大姑娘了,因着这个事情再耽误个一年半载,年龄大些再说亲倒也没什么打紧,可她这样不知收敛,日后名声越来越差,有哪个世家能愿意娶?”

歌蓝忽然垂下眼眸,掩住里面朦胧的雾气,抬手写继续些:相信娘子吧,她不再像以前那样怯弱懵懂,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歌蓝想到今早看见冉颜准备验尸时,那种镇定从容的姿态,以及严肃尊重的态度,无一不让人心折,后来她虽然背过身去,但冉颜说的话,她听得一字不落,这个女子,的确不是她家娘子……

“以前的娘子是个柔水般的人儿,虽然性子弱了些,但定会有不少郎君喜欢,现在冷清极了,从没有温柔的时候,再加上这个名声,唉!”邢娘重重一叹。

冉颜抬起要叩门的手僵在半空,又落了下来,抬手止住正要出声的晚绿,轻轻地退了回去。

屋内,歌蓝在纸上写下两句话:以前的娘子是能惹人怜爱,可惜后宅妇人尔虞我诈,你我能护她多久?

歌蓝写的这句话力透纸背,仿佛带着无尽的怨怒,却又无处发泄。

这一句话,让邢娘愣住,如果没有歌蓝,说不定娘子早就让高氏给逼死了,而歌蓝再聪明,总是个仆婢,总有手够不着的地方。就如两年前,一旦歌蓝出了事情,娘子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即便有她和晚绿极力相护,最终还是被扔到了庄子里。

歌蓝心疼原来的娘子,可也怨她,自己豁出性命保住她的性命,可结果呢?

没人告诉歌蓝,原来的娘子,在她死后便把她忘得一干二净,如果歌蓝知道这个残酷的事实,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邢娘!”晚绿霍地推门进来,急道:“方才娘子就站在门外,你说的那些话,不知得让她多伤心呢!”

邢娘微微一呆,惴惴不安地起身,“我……我也只是忧心娘子……”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