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白吃亏

“不用了。”苏伏冷冷道。

他身上致命的伤都集中在上半身,下身的伤虽然也多,但都是皮外伤,即便不处理,过几天也能愈合。

或许是觉得自己口气太生硬,苏伏又补充了一句,“谢谢。”

“皮开肉绽的模样,我也没心情欣赏,不愿意就算了。”冉颜用湿布抹了抹手上血,跽坐在几侧的席子上。

“我……可否在你这里借住一晚,就靠在这里即可。”苏伏说完便垂下眼眸,仿佛觉得这是对一个未婚娘子的亵渎,而且冉颜也不一定会答应。

“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总要给我一个理由。”冉颜端起茶壶倒了两杯水,将其中一杯递给苏伏。

苏伏接过水,道了一声谢便将水一饮而尽,接着道:“我为了拿回这具骨骸,才为某人卖命做杀手,他当初答应我五年之后还回骨骸,今日便是五年之约到期,然我手里握有他太多把柄,所以他设伏围杀于我,我住的地方也很有可能暴露了,所以……”

苏伏抚着身侧的一个包袱,面上仿佛露出一丝温情,令那张本就俊美的脸,更加动人心魄。

冉颜扫了一眼那只他护得严严实实的包袱,道:“你自己清理好之后,睡到榻上去吧。”

苏伏怔愣一下,冉颜已经将一块干净的布丢给他,端着盆子出去重新换水。

待到冉颜把水送进来,他依旧是一副怔怔的样子。这样的表情出现在一个冰山男的脸上,实在让人忍俊不禁,冉颜淡淡一笑,把水放下,转身去了外间,从几上随手抽一本医书来看。

顿了片刻,冉颜听见里面响起水声。

翻看了十余页之后,冉颜听见里面安静下来,便咳了一声,等了一会儿后,见没有反应,便撩开帘子走了进去。一抬眼竟瞧见苏伏浑身光裸,确切地说,只有上半身裹着布条,他微微偏着头,橘黄的光线投射在面上,眼下映出一大片淡淡的影子,两鬓的发不知是被雨水打湿还是被汗水浸湿,几缕墨发贴在苍白的面颊上,下颚受了点小伤,两寸长的伤口冒出红艳艳的血,将那张脸装点得妖娆魅惑。

苏伏正曲起腿往大腿根部裹布条,将重点部位挡了一挡。不过,他结实的腰臀和肌肉匀称的腿,也着实没有令人失望,从侧脸到结实的肩膀,有力的手臂,再到健硕的胸腹,细而不弱的蜂腰,以及修长的腿,从上到下的线条无一处不完美,无一处不精致。

冉颜目光落在他屈起的腿上,由于光线的原因,一片暗影落在他两腿之间,冉颜脸上忽然有些僵硬,面色更是不由一红。

她见过不少男体,但大多数见到时都是一具直挺挺的尸体,即使是活体取证,那些人也无不端端正正地坐着任由她查看,哪里看过这样魅惑的姿态!

苏伏彼时身上伤口各处正疼得厉害,他虽然听见了外面冉颜的脚步声,可没想到她竟会连问都不问一句便挑开帷幔进来。他本想装作不知,等冉颜自己退出去,但她居然不仅没有退出,还看得津津有味,实在容不得他忽略。

苏伏缓缓偏过脸来,表情明灭不定地盯着冉颜。

屋内一片寂静,两厢久久对望。

苏伏发现冉颜看的位置时,苍白的面颊上竟瞬间布满红晕,故作镇定地拉过旁边的血衣将自己该遮住的地方给遮住,尽量使自己声音平稳且冰冷,“你怎么能不询问一声便进来!”

“我询问了啊?”冉颜方才咳嗽一声,便是想告诉他,她要进来了。

然而苏伏并没有听懂,只当成了普通咳嗽,遂也并未出声阻止,导致了这个不尴不尬的局面。

两人互相瞪着眼,冉颜心里有点没底,苏伏曾经说过,看了他的身体要么做他夫人,要么死,可冉颜两样都不想选,便试探性地道:“你……我好心收留你,只是不慎看了一下,况且没有看到什么重要的东西,就当是你报答我了,如何?”

苏伏久久不语,周身杀气迸发,冉颜浑身戒备着,甚至掏出藏在袖袋里的迷药紧紧攥在手心。然而苏伏的杀气却渐渐缓了下来,淡淡地嗯了一声,继续开始包扎。

原本,苏伏想说娶她为妻,可是话到嘴边的时候,却忽然想到眼前这个女子的身份,她是冉氏嫡女,他们药王苏家虽然也不差,可究竟比不上冉氏,更何况,他只是苏家一个可有可无的庶子,想娶冉氏嫡女,无异于白日做梦。

如果去冉氏求亲,他恐怕立时便会成为全苏州的笑柄。

他是一个男人,总不能因为人家娘子不慎看见了他的身体,明知身份悬殊,却还强求她做自己的夫人。总归今晚也是他自己躲难躲到这里来的,这个亏,也只能白吃。

苏伏的这些心思,冉颜自然不知,只见他同意了,便放心不少,默默地退出外间。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