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再重逢

桑辰脸色一白,站在坡下有些不安地道:“那娘子还是快回去吧,此地,此地不宜久留。”

冉颜微微颌首,当真转身回山上。

“娘子!”桑辰急忙唤了一声,“在下,在下昨日卖了一幅字画,赚了五十贯,窑炉的钱已经还上了。”

冉颜垂眼看着他一脸期待的模样,仿佛等待夸赞的孩子,一双眼纯净如水洗过的碧空,冉颜掩在袖子中的手微微攥紧,冷冷吐出两个字,“兔子!”

桑辰盯着冉颜渐渐消失在草木从中的身影,满脸迷茫地看了看自己四周的草丛,喃喃自语,“没有兔子啊?”

再抬头时,发现已经看不见冉颜的身影,失落地自语道:“在下是专程来还娘子钱的,顺便……看风景。”

说到看风景,俊俏白皙的脸颊浮上一抹可疑的红晕,连忙念了一声“阿弥陀佛”,但是下一刻,微风乍起,他猛地哆嗦了一下,环顾四周一圈,揣紧怀里的钱财,兔子般地往寺院窜去。

“娘子,方才那个偷窥我们的人,好像是影梅庵的尼姑。”小满心有余悸地道。

冉颜点点头,心中更加恼恨桑辰,简直就是个扫把星,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在那个尼姑逃窜之时跳出来嚷嚷。

快走至院子中时,冉颜忽然想到那个每次探头探脑的小尼姑,这次跟踪偷窥她们的人是不是她?若是因为城里地传闻,也好奇不到这个地步吧?她究竟有什么企图?

冉颜暂且将此事记在心里,嘱咐小满不准与旁人说,连邢娘和晚绿都不准说。

回了院子,邢娘已经把买来的菜都清理干净,灶台也弄得干干净净。

“今天我来做吧。”冉颜对正在生火的邢娘道。

邢娘一脸讶然,冉颜会多少东西,她再清楚不过,以前是典型的十指不沾阳春水,怎么可能忽然会做菜!

“我之前在也试过做几次孝敬师傅,他尝了之后觉还可以。”冉颜卷起袖子,将干净的笋子放在砧板上,以不急不缓的速度切着,“十哥今早还未吃饭便出去了,我想亲手做给他吃。”

邢娘愣了一会儿,忽然又红了眼眶,连连道:“好,好。”

冉颜微微皱眉,“怎的又哭了,您这个性子可得改改,哭多了对身体不好。”冉颜手里切菜,抬头看了邢娘一眼,她形容消瘦不堪,鬓发花白,满面皱纹,看起来有六十岁,可是冉颜从一些细节判断,她大约只有五十出头,这个年纪……不会是更年期吧。

“娘子仔细着刀,别伤到自己。”邢娘抹干眼泪,一边收拾柴火,一边絮絮叨叨地道:“娘子这样懂事,怪心疼人的,唉,就是命苦,如今您转了性子,又能学得一手医术,登得厅堂下得厨房,出身也好,冉氏族老也都是老人精,不会像郎君那样想不开,便是看着夫人的面子,也得宽待几分,待这个风头过去,娘子定能苦尽甘来……”

邢娘看冉颜切得有模有样,按下心里的惊奇,但在她眼里,只要自家娘子好,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

“都已经过午了,怎么还没有消息!”邢娘看了看外面的天色,不由又开始着急起来。

冉颜看了她一眼,仔细想想,如果邢娘一直都是这个性子,怎么可能得到郑夫人的器重?也许优柔寡断是本性,但至少不可能动不动就流泪。估计,真是更年期了。

邢娘时不时地探头出去看看,冉颜差不多将所有的菜都准备好,只等冉云生一回来便下锅炒。

“娘子娘子!”晚绿咋咋呼呼的声音忽然划破宁静。

邢娘立刻疾步冲了出去,见只有晚绿一个人,拉着她的手急声问道:“人救出来没有?十郎呢?”

“在后头呢,歌蓝身体虚,走不动山路,十郎找了轿夫给抬上来。”晚绿激动得声音都有些发颤,一双眼睛肿得像核桃,显然是之前恸哭过。晚绿看见冉颜从厨房出来,一溜小跑冲了过来,拉着她的手臂摇晃,雀跃道:“娘子,是歌蓝,是歌蓝!”

“别光顾着高兴,说说怎么回事。”冉颜拽住她道。

晚绿勉强能稳住情绪,语速飞快地道:“奴婢去给刘刺史送信,他正好在审理案子,奴婢在门口等了半个时辰,把信交在刘刺史手里时,他立即便派人前去青玉坊,奴婢心里着急,也跟着过去了,正遇上十郎将人救出来,奴婢就看见了歌蓝……”

晚绿的声音一下子弱了下去,喉头微哽,“她不能说话了,成了,成了哑巴。”

冉颜紧紧抿着唇,邢娘早已泣不成声。

这时候听见外面隐隐有吵嚷声,冉颜领着晚绿和邢娘迎了出去,小满见状也立刻跟出去。

一群人从青石小径上过来,冉云生走在最前,身后紧跟着一抬肩舆,后面有六七个女尼皱眉跟着过来。想来是冉云生硬闯山门,令她们不悦了。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