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妓人柳落

冉颜到前殿的时候,讲经早已经开始了。

影梅庵的前殿不大,整座庵中约莫只有七十余人,山上薄雾缥缈,一众缁衣女尼盘坐在前殿的院中,认真聆听庵主讲经,场面祥和。

庵主依旧是一副垂暮的老态,闭着眼睛一边捻着佛珠,一边讲经。

冉颜并未打扰众人,而是在最后面找了一个蒲团跽坐下来。庵主仿佛感觉到冉颜来了一般,远远地冲着她的方向微微颌首。

冉颜心底微微惊奇,觉得庵主虽然未曾睁眼,却似乎能看见她一般,遂也冲庵主颌首回礼。

庵主苍老的声音吐出一个个晦涩难懂的词汇,冉颜听得云山雾罩,丝毫没有头绪。

佛经着实不好理解,一般人通过一些简单的翻译,能够知道字面意思,但那些蕴含着大智慧的话语,需要参悟其中深意。冉颜没有兴趣参悟佛经,甚至佛家有一些话在她看来是十分没有逻辑、没有根据的,但诵经的声音能令人内心平静,这也是她过来的原因。

邢娘跽坐在冉颜旁边,听得极为认真,忽而感觉到似乎有人一直窥视,怔了一下,立刻循着目光看了过去,却见一个小尼姑迅速地收回目光。

冉颜自是察觉了,却不动声色地听着庵主喑哑的声音,听她吟诵佛经,忽然想起今早听见的钟声,和僧人诵经的声音,心中暗忖,难道这附近有寺庙?

因着庵主年纪越来越大,不堪疲惫,所以讲经的时间从以前的一个时辰缩减到三刻,偶尔兴致好,或许会久一些。冉颜来时已经讲了一会,于是没多久便结束了。

女尼纷纷起身行佛礼,恭送庵主,待庵主离开之后,众人也散开来,各做各的事情,许多未曾见过冉颜的女尼被她容色吸引,驻足多看了几眼。

“娘子,方才有个小师傅一直盯着您看呢,老奴认出来,那个小师父正是这几次过去送饭的,几次往院子里张望,是不是有事找您?”邢娘压低声音对冉颜耳语道。

小尼姑只是偷窥而已,冉颜觉得自己近来的名声不大好,有许多人好奇或嫌弃也是正常。但她也并未放松警惕,对邢娘道:“留心观察她吧。”

冉颜与邢娘正要往庵后走,却听见一阵微微的骚动,似是听见有女尼压低声音道:“有香客来了,快去准备。”

冉颜莞尔,影梅庵已经落没成这个样子了,来个香客也值得这样大惊小怪。

两人转身才走了一小段路,尚未绕过正殿,便听闻一个甜腻腻的声音道:“冉十七娘?”

那声音离得不远不近,正是在殿前的阶梯上。冉颜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一袭豆绿轻纱襦裙的美艳女子宛如荷枝一般亭亭而立,但她美得很俗艳,气质介于少妇和少女之间,与荷叶荷花之类根本沾不上边。

冉颜只觉得这个女子眼熟,却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不由问道:“恕我眼拙,娘子是……”

女子对身边的小尼姑客气一笑,道:“我遇上故人了,暂且聊上一两句,还请小师父稍后。”

小尼姑行了个佛礼,道了一句,“施主请便。”便先去了殿中。

女子目送小尼姑走远,才冲冉颜妩媚笑道:“十七娘真是贵人多忘事,记不起来妾也实属正常,我叫柳落,今个来,只是为了传话。”

柳落这么一笑,露出几分风尘气,冉颜立刻便想起来,她是那日在彩秀馆凉亭里喂鱼的妓人,于是道:“柳落姑娘请讲。”

“一是我阿姆遣我来对娘子致谢。娘子身在尼姑庵中清修,若是传出与我等妓户有瓜葛,对娘子声誉有碍,所以阿姆也不便携姐妹们亲自过来致谢。”柳落边说边顺着楼梯下来,步步妖娆地走向冉颜,站在距离她咫尺的地方,微微探身,轻轻道:“另外,有个人想求娘子相救。”

邢娘微微皱眉,心道我们家娘子现在连自身都是险险保住,这会儿让她救人,不是成心添乱吗!不过,她虽不悦,却也忍住不曾出声,只垂眸静静听着柳落的话。

“这个人被关在一间黑暗的小屋里,吃喝拉撒都在其中,有婆子日夜看守,有口不能言,甚至为了隐瞒自己识字,连书都不敢看,每日所能做的唯一事情,就是看着头顶那一小方天空……”柳落说着,自己都不禁打了个哆嗦,那哪里是人过得日子啊。

冉颜眉头渐渐拢起,邢娘终于忍不住了,开口道:“这位娘子,这等事情恐怕您要去找衙门才成,我们家娘子也就是会些医术,验了两具尸体,救人这样的事,我家娘子可做不来。”

“救不救她,于你们来说也是举手之劳,我只是好心传话的。”柳落从袖中掏出一张纸,塞在冉颜手中,“这是地址,其他的事情我不管。”

冉颜绽开纸张看了一眼,问道:“那个人没有说明自己的身份?”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