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夜话

苏伏见她没有多说的意思,也就没有再多问。

“我今晚验尸会不会惹上麻烦?”冉颜并不确定,她的事情近来在苏州城传得沸沸扬扬,虽然没有传她的验尸技术如何,但很容易便让人联想到一起去了。如果对方是普通人家,或可不放在心上,可看着那些人的架势,便知不是能够轻易惹的。

苏伏淡淡道:“只要你没有把柄落在他手上,他不会对你如何。”

冉颜深深地看了苏伏一眼,心里怀疑,他是不是有什么把柄落在那个人手里?

冉颜的问题都很有分寸,看起来很犀利,但事实上并未刺探太多东西,因此苏伏不曾产生多少排斥感。

鸡已经烤熟,两个人默默地面对面,各自用匕首切着鸡肉,冉颜有强迫症一样,拿到一个“尸体”,她便会下意识的琢磨,怎样才能最完美地把骨头分离出来而造成的切口最小。

这并不是所有法医的习惯,但尸体到了冉颜的手里,她在透彻剖析的前提下,会尽量把尸体保存至最清洁完整的状态。

苏伏看似在认真地吃东西,其实一直关注着冉颜的动作,但他不是一个八卦的人,即便心有疑惑,也不会多问一句。

静静地用完夜宵,苏伏起身送冉颜回去。

卸下全副武装的他,便如一个普通的俊俏郎君一般,垂着眼眸,静静地走在她身边,帮她拎着工具箱,月光深邃的五官刻画的魅惑丛生。冉颜目光在他身上流连,心中暗暗为无法欣赏这具身体而惋惜。

苏伏一直注意着这个看似柔弱的娘子,她每每都能让他惊讶,想起之前在旷野上,她拿着阔刀锯尸体肋骨时候的模样,如果不是事先知道,绝对想象不到这竟是个娘子。

“你身上的伤如何?”冉颜记得苏伏腰部有伤,刚才居然还能还做那么剧烈的活动,也不知挣开没有。

“没有大碍。”对苏伏来说,只要不是致命伤,都没有什么大碍。

冉颜不相信,但苏伏既然说了,她也就不好再多过问,只微微颌首,而后接过箱子离开果林。

走至竹扉的时候,冉颜忽而顿住脚步,转头看向林子,树影婆娑里,那一袭白色中衣依旧矗立在原地,面上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在冉颜回头的时候忽然僵住,旋即足尖一点,如风一般隐没在林子里。

冉颜眨了眨眼,她绝对没看错!苏伏笑了!即便只是一丝极细微,几乎不易察觉的,但那风华绝代的模样毫无预兆地闯入冉颜的眼幕,惊艳得她久久未曾回过神来。

人是视觉动物,有些人觉得过于关注外表的人肤浅,然而无论是谁,或多或少的都会有意识、无意识地对漂亮的人多几分宽容,尤其是漂亮到极致的。

站了片刻,冉颜才收回神思,进了院子。进入寝房的时候,冉颜才发现自己的身上还穿着苏伏的外袍,沉吟了一下,还是把它折起来放到一个隐秘的地方,否则恐怕又要像那盆血水一样解释不清。

没有热水,冉颜用井水仔细地擦拭了身体,洗头之后,才哆哆嗦嗦地钻进被子里,稍稍捂了一会,暖暖的感觉传遍全身。

这让她回忆起了从前,每个晚上都必须熬到身心疲惫才能入睡,她敢半夜一个人去停尸间,却不敢面对那些梦。

冉颜缩瑟的身体渐渐松开,屋里却照进了一丝火光。冉颜回过头,看邢娘正端着灯,挑开帘子进来,看见冉颜炯炯的眼神后,惊了一下,扶着心口道:“娘子怎么还没睡。”

“正要睡呢,您怎么来了。”冉颜拥被子坐起。

邢娘放下灯,从屏风上取了干的巾布帮冉颜绞头发,松了口气道:“老奴方才见娘子一个人在院子里舀水,还倒是中邪夜游呢!都说夜游的人不能惊扰,老奴也没敢惊动,见您进屋了,这才敢过来瞧瞧。娘子大半夜的洗什么头啊!怪吓人的。”

冉颜听邢娘口风,像是不知道她之前出去了,遂就转了话题道:“晚绿和小满醒了吗?”

邢娘一边绞着头发一边道:“晚绿睡觉实得很,喊都喊不醒,小满倒是醒了,老奴人老了,觉少,便让她继续睡了。”

冉颜嗯了一声,邢娘又继续絮叨,“娘子下回可莫要再用凉水洗头了,女人哪,身子娇得很,若是年轻时候落下病根,到老可有得罪受了。”

“下回不会了。”冉颜也明白这个道理,遂乖乖地顺着邢娘的话说。

冉颜的头发很长,要绞干还须得一会儿,便问邢娘道:“您白日可打听山下的事儿了?”

她明知道邢娘会打听的,这么问也只是想知道山下的情形如何而已。

邢娘未语先叹,“严家毕竟还是顾忌着冉氏颜面的,回了这一桩亲事,却又是定下了十五娘。”

“十五娘?跟严二郎?”冉颜挑眉,十五娘是三房的庶女,那样的身份地位,决然是配不上严家视为眼珠子的严二郎。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