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一朵奇葩

静静站立了许久,苏伏依着微微侧过身来,幽深的眼眸盯着她看了半晌,将手中的水杯扔到靠近门口的几上,看着它稳稳地落在上面之后,伸手便开始解自己的衣带。

冉颜看了看光线,月色如水,可视程度还不错,她虽然更想在白天看,但苏伏能履行约定已经很给面子,万一过多要求之后,让他恼羞成怒,事情可就不美了。

深灰色的外袍因为他手上的动作而滑落下来,挂在身后的鸡冠花上,垂落蜿蜒在地。苏伏的上衣已经解开,衣襟散开,露出健硕的胸膛。

冉颜不止一次看过,在车厢里,昨晚在这院子的竹屋里,可是每每都是匆匆一瞥,而这次,只距离他咫尺。

他的肩宽而厚实,颈部喉结分明,有微微凸起的血管,连接着锁骨,皮肤白皙静美,可又显得极有爆发力,胸前两块肌肉微微隆起,分明但并不夸张,因着肤白,胸前两颗果实衬得无比嫩红,在月光下几乎误以为有些许透明,腹部一块块分明的肌肉,不似那种专门练就的“石块”,而是温和之下,隐藏力量。

冉颜肆无忌惮的眼神,令苏伏两条结实的臂膀上,肌肉微微隆起,连着颈部的青筋血管都有些微微暴起,似是极力忍耐的模样。

“还要继续么?”苏伏声音冷而压抑。

冉颜正欲点头,却听他接着道:“看也可以,不过……看过之后,你有两条路可以选,要么做我夫人,要么就死。”

顿了一下,他又补充道:“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看。”

这下冉颜有些为难了,为了看一下人家人体,要么就送出下半辈子,要么就送命,怎么看都不是很合算,纵然眼前这个男人的确是世所罕见的完美,但他过的是在刀口上舔血的日子……冉颜皱着眉头道:“你这算是耍赖么。”

“你只说要清楚地看,未曾说不准我提要求。”苏伏不咸不淡地说着,把衣服穿上,“你想好了再说。”

冉颜哼了哼,反正她从不觉得苏伏能像一具尸体那样,躺在解剖台上任她观赏,所以一开始也没有较真,现在这个结果,算不上多失望。只不过让她好笑的是,苏伏居然像个贞洁烈男一样,看了身子就要她负责,这对一个古代男人来说,委实……是一朵奇葩。

“我先回去了。”冉颜施施然地走到箱子边,弯身拎起,走到竹扉时,听见身后那个冷冷的声音道:“你饿不饿?”

冉颜顿下脚步,回过头看他,唇角微微一弯,清冷的声音道:“我劳心费力地吃了那么大亏,你若是请吃饭,我不饿也饿的。”

苏伏点点头,走到屋侧的竹笼前,伸手摸了一只鸡出来,手中寒光一闪,却又戛然顿住,侧过头看冉颜。

冉颜歪头看了看笼子,里面有鸡、鸭、鹅,便道:“鸡。”

于是他手中的短刀便毫不犹豫地抹了鸡的脖子,可奇特的是,却未曾溅出血来。

苏伏很快地在院外升起火堆,自己则去小溪边清理刚刚杀的鸡,这是他最擅长做的事情,冉颜看他飞快地手起刀落,干净利索,心下好奇,便起身蹲坐在岸边观看。

看着他冷然如雕刻一般的侧脸,冉颜忽然觉得,他也许并非像表面上看起来这样不近人情,只是和她一样,做一种严肃的职业久了,便渐渐忘记了怎么变换表情。她自从重生以后,因着闲了下来才开始慢慢解冰,与十哥、邢娘、晚绿还有那个便宜师父相处久了,笑容比以前多了许多,近来也再也没有梦到以前的事情。

经过这短短的两次接触,苏伏给冉颜的感觉是外表冰冷严肃,内心实际只不过是个坚强一些的常人而已。

“是否可以教我武功?”冉颜忽然道。

苏伏洗干净两只鸡,也未曾看她一眼,起身往火堆处走去,只冷冷丢下一句话,“我只会杀人。”

他从十三岁开始就只会杀人,所有的武功都是招招毙命,若遇上强悍的敌人,也皆是玉石俱焚地打法,很少有什么自保招式,他的目的就是杀人,无论什么方法,什么代价。

“那就教我杀人吧。”冉颜道。如果被逼入绝境,杀人其实也是一种极好的自保方法,她这辈子也不一定会用上,但学两招总是有备无患。

苏伏盘坐在火堆旁,支架上串着两只鸡,他眯着眼睛往鸡上耍调料,薄唇微抿,一阵静默之后,缓缓地吐出一个字,“好。”

冉颜得到答案,才跽坐在他对面的席上。

已经到了夏季的末尾,纵然白日里依旧炙热,夜晚却多了几丝凉意,现在大抵正是“半夜凉初透”的时候,苏伏将自己身上披着的外袍取下,隔着火堆伸手递给冉颜。

冉颜亦不推辞,淡淡地道了声,“谢谢。”

气氛安静和谐,冉颜在一旁添着柴火,苏伏不时地翻动烤鸡,不出一刻便传出了香味,冉颜知道还要等一会儿,便起了话题,“可以聊聊吗?”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