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势在必得

冉颜在棺材前点燃苍术和皂角,然后戴上手套,小心翼翼翻看棺材里的尸骨。由于尸体入土时间较长,尸体及周围的信息、痕迹物证会随着环境、植物、天气的影响而逐渐消失,更何况,这具尸骨已经被移动过,初始的模样被毁坏,这无疑更加大了检验的难度。

根据白骨所呈现的一切,冉颜判断,这是一名二十四岁到三十岁的女子之间,盆骨有明显分娩伤痕,骨质整体泛着青黑,看上去触目惊心。这样的情形,应该怀疑死者生前中毒而死,至于中了何毒,冉颜最先想到的便是砒霜。

不过也并非是所有中毒而死的尸体都会泛黑,也并非所有泛黑的尸体都是中毒。人体当骨头被氧化和被有机物降解时,也有可能会变黑,所以只能说可疑。

砒霜中主要成分是砷,如果死者确实是死于砒霜之毒,那么尸骨中必然含有砷,然而唐朝又没有先进的仪器,怎么能够确定死者的尸骨内含有毒素?

这的确是个问题,冉颜抽空瞥了苏伏一眼,他宁愿光裸示人也要检验的尸体果然很棘手,他是对她太信任,觉得她不能检验出结果,大唐就没人能检验出来了呢?还是拿准了任何人都检验不出,所以才敢张口答应,这次只不过是找个人来充数?

苏伏也敏锐地察觉到了她的目光,抬眼看了过来,只一瞬,便捕捉到她眼睛里一闪而过的笑意,那是一种自信、势在必得地笑。苏伏漠然移开眼神,继续看她检验。

观察完毕后,冉颜用手一点点揣捏尸骨全身上下,当手捏到一截脊椎时,明显发现有些异样。她招手令一个举火把的人靠近,垂头仔细观察,见胸骨第二三节部位有裂痕。

裂痕中残留着黑色物质,很有可能是尸体软组织氧化腐败时残留下的物质,所以这个裂痕绝对不是这伙人移动尸体时不甚而为,但至于是死者生前还是死后造成,还要进行进一步的判断。

这个部位靠近心肺,出现这样的裂痕就很值得推敲一下了。

冉颜继续向下揣捏,盆骨、耻骨、腿骨均很正常,到脚部时,她仔细观察了左脚那根断缺的小脚趾,切口处的骨头愈合完好,可以断定,这根脚趾头是在死者生前便被截掉,而且截掉之后,人至少还活了半年以上。

检验过后,冉颜走近几前提起笔,所有人都在等待她写下验尸结果,可她却写了一句话:可以损伤一部分尸骨吗?

她拿着这张纸递给的苏伏。

苏伏看了一眼,却将纸张握了起来,出声转达,“仵作问,是否可以损伤一部分尸骨。”

为首之人对旁边之人耳语几句,那人转达道:“可以,但是要告诉我们,损伤尸骨有何用途。”

冉颜躬身在纸上写了几句话,交给苏伏,由他转达,“尸骨整体发黑,怀疑是中了砒霜之毒,但不能肯定,要经过一些方法检验之后,才能得到确切结果。”

为首那人微微颌首,示意可以开始了。

冉颜并没有忙着开始动作,而是又让苏伏借一把阔刀。从尸体上割下一撮头发,又截取了胃部附近的一段肋骨。

一众男人,看着这个仵作用刀锋锯骨头的时候,不禁从脚底板开始冒凉气,尤其苏伏还知道她是个女人,心底便更感觉怪异。

冉颜却兀自认真地检验。她先将肋骨放到火堆上方烤热,待到冒出一丝丝烟雾状的气体,然后飞快地将它靠近阔刀刀身。

这是一种极为简易的判断尸骨中是否还有砷的办法,1790年,一位化学家发现,如果物质中含有砷,那么在这种物质加热后,把凉的金属板置于蒸汽的上方,在金属板上就会出现白色的砷氧化合物层。

在条件简陋的情形下,这也不失为一个办法。冉颜眯着眼睛,看见阔刀壁上出现的一层白霜样的物质,用小刷子轻轻扫在纸上,未免被风吹散,也不等旁人观看,便立刻包了起来。

而后,她又用同样的方法检验了头发。

一般人大都认为,人如果是中砒霜之毒而死,死后毒素大部分都在身体里,其实不然,中砒霜毒死后,全身毒素含量超高的部分是头发。

存下许多砷氧化合物之后,冉颜继续去研究那截脊椎骨上的裂痕,这个裂痕在胸部第二、三节附近,靠近心肺,它伤在正侧面,裂口相当整齐,而且没有任何愈合的痕迹,推测极有可能是死后造成。

冉颜怀疑是凶手毒杀了死者之后,用刀剑刺穿心肺,以混淆仵作对死因的判断,于是她仔细地检查了与这几节脊椎相对应的肋骨,翻看了一遍又一遍,终于在左边第四根肋骨的上侧发现了一点点擦痕,也许这个擦痕在较新的白骨上能看得十分清楚,但这具白骨已经有轻微的风化,这一点点微小的伤痕,如果不是靠推测,根本不会被注意。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