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娘子好凶悍

桑辰将棋谱图塞在老头手中,就这么连同棋子、棋盘一起塞进背篓里头,也顾不上收钱,急匆匆地挎起背篓,“娘子,在下收拾好了。”

冉颜颌首,转身往人群外走。

“这位小郎君。”捏着棋谱的老者站了起来,扬声唤道。

桑辰顿住脚步,疑惑地看向他,“前辈叫住小子有何事?”

老者甩袖作揖,“小郎君才华过人,老朽甚慕,不知小郎君名讳是……”

桑辰连忙回礼道:“在下桑辰,字随远,是周家村新来的塾师。”

“桑随远?”老者眼睛一亮,却又有些不可置信地追问道:“不知小郎君的老师是哪位?”

桑辰略略想了一下,他有许多个老师,光是太学里的那些博士,还有长安城的大儒,他都得唤老师,只不过算起来,真正教授过他知识的,只有一人而已,遂道:“小子的恩师是兴善寺的怀静法师。”

老者面色一喜,连连道:“久仰大名,过两日,老朽定然登门拜访!”

桑辰道:“小子两日后定在家中恭候前辈大驾。”

两人互相行了礼,这才算作罢。

随着棋局的结束,人群也渐渐散去,这才发现竟有六七辆马车被堵在一角不能动弹,其中有一辆就是冉府的。

冉颜和晚绿上车后,桑辰才在车夫的旁边坐下来。

马车缓缓驶出东市,一路平稳。

晚绿早看出桑辰对冉颜有意,反正路上也无聊,便就靠在车帘口,探问道:“桑先生,你的老师怎么会是个和尚呢?”

外面传来桑辰的清朗的声音,似乎心情不错,“在下从小寄养在兴善寺中,识字念书都是怀静法师所授,法师虽然不曾让行师礼,但在下心中,他亦师亦父。”

冉颜听冉云生说过他的身份,明明是崔氏嫡子,却被抛弃到母亲的娘家,估计母亲娘家也不愿养这个孩子,便直接扔去了寺庙,也难怪养出了这样的脾性。

晚绿却不知道他的身世,听闻被寄养在寺中,便问道:“桑先生是因命格不好,才被寄养在寺中的吗?”

“这个……在下不知,怀静师父也不曾说过,他只说让在下十八岁之前娶妻生子,不过……”桑辰有些失落,“在下家贫,前途渺茫,恐也没有娘子愿意嫁给在下。”

冉颜嘴角微微一抽,博陵崔氏叫家贫?连中四年状元还叫前途渺茫?冉云生还曾说,长安贵女心目中最理想的夫君便是桑辰,恐怕他一出现,便不知道有多少娘子争抢着要嫁。

桑辰这么说,只怕是从来没有把自己当做崔氏子孙吧。

“为何要到东门摆残局?”冉颜忽然问道。

桑辰听见冉颜的声音,愣了一下,旋即面上绽开灿然笑容,“前回在下借了人家一间窑炉,老板不曾收钱,后来才知道竟是价钱不菲,在下与那位老板不熟,也不好受了人家这么重的恩情,所以便摆个残局赚一些钱。”

“回去之后,我便给你送二十两过去,那窑炉算起来也是我用的。”冉颜淡淡道。

“那怎么行。”桑辰立刻反驳,转而弱弱地道:“在下总有一天能还上。”

冉颜问道:“你摆残局,收多少钱一局?”

“十文。”桑辰抿唇,心里飞快的算着自己要多少年才能还上二十两。

冉颜稳住心情,继续问道:“你这些残局是哪里来的?”

桑辰隐隐感觉到冉颜有些不高兴,怯怯答道:“在下平时无事时,便想些残局自娱,因这些年特别无事,所以想了很多。”

冉颜哑然,被他气到无奈之极,竟是笑了出来,“费了那许多心力脑力,且对弈一个残局,少说也得下上一个时辰,你就收十文钱?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价值?”

冉颜对桑辰一直冷冷淡淡,忽然发了这么大火气,让外面的桑辰如坐针毡,小心翼翼地解释道:“原本是收十五文的,可那位前辈说贵。”

“十五文,你真有出息。”冉颜咬牙道。

真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冉颜花了好一会儿功夫,才把让自己的心情缓了缓,但旋即一想,这又关自己什么事他不要那些钱,直接扔给他不就好了?

“晚绿,回头下车,从方才的诊金里取二十两给桑先生。”冉颜冷冷道。

桑辰小声而倔强地道:“在下不要,在下是一个堂堂……”

冉颜打断他的话,强硬道:“我既是给了,你就必须要!不要就扔了。”

桑辰缩了缩脖子,用极小极小的声音嘟囔道:“娘子好凶悍,《女史箴》有云:妇德尚柔,含章贞吉。《列女传》中也曾道:清闲贞静,守节整齐,行己有耻,动静有法,是谓妇德。”

“你进来。”冉颜慢腾腾地道。

坐在车外的桑辰身子一僵,将头埋在背篓里,装作没听见。

冉颜不耐地道:“桑先生是准备让我出去请你吗?”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