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非议

衙役奋力地帮殷晚晚倒水,却发觉从她口中吐出的全部都是鲜血,连忙掰开她的嘴,不禁惊道:“刺史,她咬舌自尽了。”

从始至终,冉颜都站在不远处不曾移动,方才殷晚晚的坠河的那一瞬,冉颜就看见她唇角溢出的鲜血,殷晚晚的爱恨都那么强烈,若真的下定决心要死,又怎么会给自己留下生机。

她用张斐的鲜血洗清了内心的仇恨,恐怕也得在这平江河里还了殷渺渺一条命,她才觉得公平,才能瞑目。

冉颜抿着唇,垂眸看着躺在船板上的尸体。“娘子,你没事吧?”晚绿担忧道。

冉颜摇头,她记得冉云生说过,殷晚晚是个活泼爱笑的女孩,而且常常无视家规,有些叛逆,这样一个女孩要装作温婉贤淑的典范,对她来说是一种极度的煎熬吧!而且她活着,是建立在自己亲姐姐的性命之上,又要时时刻刻担忧被人戳穿……

被人戳穿?冉颜怔了一下,心中了然,殷晚晚伪装得并不完美,许是被韩山和繁春看出什么来,索性杀人灭口,嫁祸秦四郎。

冉颜深吸了一口气,向刘品让告辞之后,便带着晚绿下了画舫。

案子到了这个地步,冉颜已经不再想关注,就如从前一样,她只负责验尸,勘察案发现场,为刑侦提供正确的方向和线索,若非这个案子涉及晚绿的安危,她也绝对不会多管闲事。

靠在马车上,冉颜从袖袋中取出魏娘塞过来的一团纸,小心地打开,里面有三张仔细叠在一起的纸。

上面有一行行小楷,冉颜往窗口靠了靠,看清楚纸上内容。

——居然是房契。

冉颜飞快地揭开第二张,依旧是一张房契,就着竹帘透过来的光线,冉颜看得清清楚楚,这里面有两张是在苏州东市的铺子,一张扬州城的宅子。

三张都只是房契,在唐朝,女人没有土地所有权,倒是能拥有一些房契、奴婢的卖身契,这应该是魏氏给自己或翠眉准备的退路,可惜,一切尽毁,这份便宜却教她占了来。

想起那个如烟雨水墨般的女子,冉颜轻叹了口气,将房契折好放回袖袋之中。

冉颜估计自己很快便会被送至影梅庵礼佛,便准备今日必须去一趟彩秀馆,虽则,她现在也不缺那一点钱,但做人要言而有信,既然已经收了定金,治了一半,就不能无故终止。

晚绿大伤初愈,劳累了一早上,面色开始有些发白,但不放心冉颜一个人去妓馆,执意要跟着一起过去。

时已经过午,冉颜便在府衙换了马车之后,在东市口寻了个酒肆,随意用了几口饭,便从街边雇了两顶轿子往彩秀馆去。

幽深的巷子尽头,彩秀馆的后门依旧紧闭。晚绿下了轿,上前去敲动门环。

门从里面吱呀一声被打开,有个着粉蓝色流花襦裙的少女探出头来,形容懒散地看了看晚绿,打了个呵欠道:“我们妓馆这个月不做生意……”顿了一下,旋即又觉得对方是娘子,不会是来寻欢作乐,又转而道:“这里是彩秀馆,你们找何人?”

“劳烦小姐通报,我们娘子是来给紫绪小姐瞧病的医生。”晚绿还算客气地道。

那少女一双眼睛顿时瞪得溜圆,好奇地瞅着带着幂篱、一言不发的冉颜,语气倒是恭敬了不少,“不用通报,原来是医女,阿姆已经交代过,你们请进吧。”

蓝裙少女引领冉颜进门,欠身道:“请随我来。”

进入彩秀馆,比起上回隐隐约约传来的丝竹喧闹声,院子中显得更加静谧,夏日阳光将院子里的植物晒得蔫蔫的,蒸腾的热气里带着浓郁的草木花香气息,堵闷得紧。

路过游廊时,看见荷塘边几个妓人只着轻纱歪在亭子中的栏杆旁,百无聊赖地喂鱼、闲聊。

两个正在聊八卦的女子瞧见有廊上的冉颜和晚绿,顿时眼睛一亮,扫去一身寂寞无聊,精神百倍地拍了拍旁边正喂鱼的豆绿轻纱裙女子,“哎!别喂了,这两日鱼都被你撑死好几条了。”

那女子头也不抬地道:“我不喂鱼能干什么?谁让这些小畜生蠢得厉害,喂多少吃多,怨得了我吗。”

旁边二人使劲拽了拽她,女子这才觉得有异样,懒懒地顺着两人的目光看过去,看见被幂篱笼罩全身的冉颜,亦来了精神,小声问道:“那是什么人?”

另一女子道:“听说阿姆这些日不开门,都是为等一个人来,便是这个人么?”

“什么人,花魁?胡姬?”着豆绿纱裙的女子凑近了问。

“才不是什么胡姬花魁!是一名医女,暧,近来听说过冉十七娘的事了吧,苏州城也只有她一个女医者,我猜就是她。”

“冉十七娘?就是那个剖死人被严家退婚的冉十七娘?”

“苏州城还能再寻出别的冉十七娘么?听说生得极美,比齐六娘不遑多让,本来与严家的婚事正正好的门当户对、郎才女貌,啧啧,可惜呀,她做什么不好,偏去做那验尸的活儿来轻贱自己……”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