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血滴

“是吗……”冉颜心不在焉地缓缓应道,目光却落在岸边一滴血迹上。

法医学上,对现场血迹分析有专门研究课题,人在不同状态时,留下的血迹也各不相同。就以血滴来说,不同高度以及不同斜度,落下的血滴都有很大的不同。

而河边这一滴血,很圆,周围有均匀溅开的小点,溅开的幅度比较大。

“十七娘发现什么了?”刘品让见冉颜盯着河边发呆,遂连忙过来询问道。

冉颜指着脚尖的这滴血,道:“你看,它这么圆。”

刘品让听的一头雾水,满脸迷茫地道:“什么?”

“能形成这种血滴的,只有一种情况。除非是流血的人,或沾着血迹的人、物体,在这里停留过,大概,”冉颜比划了一个到腰上方的高度,“就是这个高度,也有可能更高一些,这滴血,从这里垂直落下到地面上,而且,当血落下的时候,沾着血的物体是静止不动的。”

“这么确定?”刘刺史话虽这么问,心里却一直在想,什么情况下人或沾血的人、物体,能在这个地方停留。

“不信您可以用水试一试,虽会有细微差别,但大体是一样的。”冉颜道。

刘品让却并未真的去试验,但凡想象一下就可以明白其中道理,甩出去的水都是呈椭圆状,而且溅出的小点都是呈某一个方向,而不会四下溅开。他心下觉得冉颜说的极有道理,血滴这么圆,而且溅开如此均匀,除非是从正上方滴落。

“尸体拖拽到一半,痕迹却消失了,难道是拖了一半,凶手的同伙过来,将人抗到河边,扔进河里?”刘品让猜测道。

“这个可能性,也不是没有,不过我更倾向于另一个可能。”冉颜看着江面上往来的船只,道:“这里不远处有个码头,附近的水深都足以让中等大小的船只停靠。”

刘品让一拍脑袋,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是极是极!如若凶手把船停靠在此处,放出踏板,用布把尸体包裹起来拖上船去,血迹也会突然消失。”

“而且凶手有两个人。一开始,这个人的力气不大,堪堪把人拖出一段距离,可能正巧此事帮凶把船停靠在岸边,于是处理好一切之后,把人扛上船,而这个人的力气虽然很大,但也并不算突出,所以在上到踏板与船连接的最高处时,会很吃力,所以他须得稳住自己的身子之后,才能继续上船。”冉颜分析道。

刘品让看了看那块拖拽的血迹,发现那血迹并不是戛然而止,之后并没有拖拽、翻滚的痕迹,也就是说,踏板搭着的位置还在血迹的前面,凶手并非是直接把人拖上踏板,而凶手就算把人包裹起来,也不可能不留下任何痕迹。

“来人去码头寻几艘船,到江面上去寻人,目标是……”刘品让一时还真不知道该寻什么体貌特征之人。

冉颜脑海里浮现七夕那晚的情形,遂接口道:“两个女子,一个十五六岁,是殷三娘,一个是十六七岁的侍婢。”

刘品让稍稍一怔,旋即果断挥手道:“快去。”

“是。”

周围府兵齐齐答道。

不消一会儿,便有几条乌篷船划了过来,第一个过来的是队正杨勇,铁塔一般地伫立在船上,一条不大的乌篷船被压得向水下沉了一寸,“一时只能寻到这种船,请刺史见谅。”

“无妨。”刘刺史与冉颜、晚绿一并登上船去,船身又向下沉了几分,冉颜秀脸一黑,抿唇靠着篷壁坐了下来。

那摇船的老人分外热情,见冉颜的脸色,笑道:“娘子放心,某家的船忙时能载客十余人,从来都稳得很。”

船夫一边摇船,偶尔也会偷瞧冉颜一两眼,最终还是没忍住道:“娘子模样生的比那个什么冰霜美人齐六娘耐看的多了。”

晚绿乘船倒是比骑马自在多了,听闻船夫如此说,哧哧笑道:“老人家仔细看过齐六娘?”

齐六娘看起来虽冷若冰霜,却并不低调,见过她并不奇怪,但她每一次出门无不是众星拱月,一般非特殊情形,在人前也都戴着幂篱,一个划乌篷船的老儿想看仔细她,还真是不大可能。

“没看仔细,不过远远瞧着,她那眉太细,眉梢又锋,鼻眼生得倒是好,乍一看是个极美的,多看两回就觉得寡淡。”老头儿虽然衣衫褴褛,但评论起娘子的长相,丝毫不含糊。

晚绿更加感兴趣了,“齐六娘那样你都觉得不寡淡,那你眼中岂不是没有美人了?”

“喏,你们家娘子就生得好,天庭饱满,眉似远山,目若清水,琼鼻丰而不肥,灵巧!”老头儿笑呵呵地又看了冉颜一眼,又补了一句,“不过眉宇之间板气了些,若是常常开怀大笑,才会越发灵秀。”

刘品让倒是还有心思讨论旁的事情,也附和一句道:“说的有理。”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