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礼佛净身

“倒也是,只是回府之后日子不大好过而已,不怕,有十哥在,只要族老不罚你跪祠堂,旁的都能给你挡着。”冉云生安慰道。

冉颜点点头,“谢谢十哥。”

两人又说了一会话,冉云生便起身回府,看看族里的反应。

冉颜今日打算去彩秀馆,梅毒的事情已经拖了许久,她们一次也没有来寻过她,应当是用中药控制的不错,像嫣娘那样轻度的病情,能被治愈也不一定,但紫绪恐怕还是需要用青霉素。

冉颜换好衣物之后,正准备用早饭,便听侍婢通报,十八娘来了。

冉颜冷笑,还真是迫不及待!正好她还没用早饭,于是命人将饭端到主厅里,一边吃着饭,一边等着冉美玉进来。

从大门到冉颜的院子,最多也就半盏茶的功夫,冉美玉仿佛心情极好,领着几个侍婢一路慢慢悠悠地散步,到了厅堂。

冉颜抬眼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发现与她同来的,还有另外两个华服女子,都是十五六岁的年纪,略略回忆一下,认出了穿惨绿襦裙的是十四娘冉芊,而着月白襦裙的,是十五娘冉美夕。

从冉十四娘到冉十八娘,都是差不多年岁,特别是冉十六娘,与冉颜几乎是同年同月同日生,所以她们在族中的排行也都挤到了一起。

冉十四娘是三房嫡女,趾高气扬的神情与冉美玉如出一辙,当真是物以类聚。十五娘是三房庶女,一袭月白襦裙,发髻上简单地插了两支簪子,垂着眼,一副不冷不热,不咸不淡的木头模样。

冉美玉一脸嫌弃地进了厅,看见冉颜自顾坐在那里用饭,丝毫没有迎接的意思,心里便生不快,目光扫到冉颜的饭食上,冷哼道:“这早膳又是十哥买的吧!几日里也不知怎么巴着十哥,从他那里捞了多少好处。”

冉云生带着冉颜在东市大肆采购的事情,冉府上下早就传遍了,虽说冉云生也送了每个兄弟姐妹礼物,但毕竟只是出于礼节,她们也不曾想,原来一向温和有礼、谦谦君子的冉十郎,也能像纨绔子弟那样一掷千金。

冉颜淡淡地扫了她一眼,继续吃饭。

冉美玉与冉芊径直坐到了席上,冉美夕也木木然地跟着坐了下来。

厅内的气氛有些尴尬,最尴尬的当属冉美玉了,她兀自说了半晌的话,冉颜却是一句也没有回应。

“十七妹,你怎可如此无礼,我们好心过来看你,你居然连身都不起。”冉芊有些看不下去了,她是与冉美玉一起过来的,藐视冉美玉也就间接地藐视了她。

冉颜用完饭,接过小满递来的帕子,慢条斯理地拭了拭嘴,又漱了口,这才敛衽端坐,道:“诸位一大早兴致勃勃地过来,是想通知我什么坏消息?现在可以说了。”

“你!”冉美玉一拍案几,倏地站了起来,但想起冉颜那天在殷府瞬间制住她时,那种冰冷淡漠的神情,又有些退缩,转而向冉芊道:“十四姐,我都说她欺负我,你还不信,你现在看见了,她连你都不放在眼里。”

冉颜打量冉芊一眼,一袭惨绿襦裙,五官长得平平,甚至还没有冉美夕生得漂亮,更加比不上冉美玉。

“原来是十四姐,美玉是女大十八变,越来越美艳,直让人移不开眼去,阿颜一时没瞧见十四姐,真是怠慢了。”冉颜唇角一扯,做出个笑的模样。

冉芊是嫡女,她母亲娘家很有势力,靠山强硬,在族里很能说得上话,只可惜相貌平常了些,因此,长相问题实在成了冉芊一块心病,原本看见冉颜居然生得比冉美玉还要貌美,她就已经嫉妒得恨不能抓花那张脸,现在被这么一说,当下脸上便挂不住了。

“十四姐,你莫要听她挑拨。”冉美玉狠狠地盯着冉颜。

冉颜笑容淡淡,端起茶水轻轻抿了一口,转回头道:“怎么不给十四和十五娘娘上茶?”

“娘子……”小满有些不安,方才她出去端茶水的时候,被晚绿拦住,说是不用上茶。

“晚绿让你不要上的?”冉颜虽是问话,但语气似乎已经笃定,也不等小满回答道:“回头你去说说她,我只说以后不用理冉十八娘,她怎么能连十四姐和十五姐都怠慢呢?”

小满也是机灵的,听冉颜这样说,便知道是刻意挤兑十八娘,她哪里敢真地说晚绿,只垂眸小心翼翼地道:“是。”

冉芊当下就觉得,冉颜极不待见冉美玉,她是因为和冉美玉一起来才受到这等冷遇。

“侍婢不懂事,十四姐和十五姐请见谅。”冉颜示意小满,“还不快去。”

冉美玉一张美艳的脸,气得铁青,猛地站了起来,厉声道:“你少得意!做那等肮脏下贱的活儿,你的茶我还不稀罕喝!反正阿耶已经决定把你送去影梅庵去礼佛净身,我懒得跟你一般见识!十四姐,我们走。”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