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风闻

光线一亮,面前的水全部消失。

每每都是如此,冉颜有些泄气,肩膀却忽然被人拍了一下。冉颜转过身,看见殷渺渺亭亭玉立,如烟的眉尖带着些许愁绪,“阿颜,明日七夕,陪我去游湖吧。”

“陪我去游湖……”

“陪我去游湖……”

耳边还回荡着这句话,冉颜却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拉扯,缓缓睁开了眼。

天色已经大亮,冉颜拥被坐起,仔仔细细回想梦中的每一个情节,也努力地回忆当初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殷晚晚是如何死的。

殷渺渺让自己陪她去游湖,而殷晚晚恰好是被沉入水底,这件事情,是不是她一手策划?所以,才有了昨天晚上她对秦四郎说话?

既然与秦四郎有关,是不是姐妹两个都喜欢秦四郎,而殷渺渺没有妹妹那样活泼健谈,不能取得秦四郎的好感,嫉妒之下才杀了妹妹?

这些事情都只是根据昨晚殷渺渺的态度和话语,胡乱猜测而已,根本没有真凭实据,况且平江河那样宽,而且每年汛期时,水流湍急,就算里面真的沉过一具女尸,即便那女尸脚上被拴着一块大石头,两年过去也早已被冲得无踪影。

冉颜揉了揉额头,下了榻。

邢娘听见动静,连忙撩开帘子走了进来,“娘子今夜睡得还踏实?”

“还不错。”冉颜在妆镜前坐下。

邢娘吩咐小满打水过来给冉颜梳洗。

“老奴见娘子睡得安稳,便不曾唤你。十郎早就起塌,一清早便令人搬来两个大箱子来,还去城中带了天香楼的早饭,老奴给放在锅上蒸着了。”邢娘满眼笑意,在家里有个哥哥照应,回主院以后日子才不会那么难过。

正说着,却听门哐哐哐地被敲响。

“阿颜!”冉云生急切地敲门,“阿颜你起了没有,我要进去了,有急事要说。”

冉云生一贯温文,邢娘头一回见他如此火急火燎,连忙取了件纱衣给冉颜披上,将长长的头发在身后结起。

冉云生虽然说着要进来,却并未真的直直闯入,直到冉颜出声同意,这才步履生风地冲了来,“阿颜,你告诉我,你前些日子去府衙验尸剖尸了?”

冉颜怔了怔,旋即点点头。

冉云生神情一呆,顿了许久,才缓缓道:“我今早一入城,便听得流言漫天,天香楼那些食客净传一些难听的话。”

邢娘也目瞪口呆,她只知道冉颜忽然会了医术,却没想到她会去做这种事情。

“阿颜,你验尸,是为了赚取钱财?”冉云生直直盯着冉颜,眼眶微红,忍住没有让眼泪掉下来。

起初验尸,是为了让桑辰帮她做针筒,做针筒主要是为了赚彩秀馆那些钱,仔细想想,也算是为了赚钱吧,冉颜遂点了点头,“验尸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我没偷没抢,由着他们说去吧……十哥,会不会觉得我不干净?”

冉云生在她面前跽坐下来,伸手将她揽入怀里,轻声道:“怎么会觉得你不干净呢?我的阿颜,永远都是干干净净的,日后有十哥在,绝不会容人让你委屈。”

邢娘也一下子蹦出眼泪来,哽咽道:“都是老奴没用,才让娘子受这份苦。”

冉颜哑然,她怎么解释,说自己喜欢验尸解剖?

屋内伤感了一会儿,冉云生松开冉颜,看见她微带笑意的形容,忍不住伸手敲了一下她的脑袋,“还笑出了这个事,你的婚姻大事都成问题。”

严家在苏州城的地位与冉家不相上下,越是世家越是要脸面,严家会不会在意冉颜做过仵作这种低贱有肮脏的工作,已经不言而喻了。

他们家的严二郎可是青年俊才,又不是长子,不着急子嗣,哪怕再耽误个一两年,娶一个出身更高贵的女子,也不是没有可能,所以这桩婚事哪怕有一点瑕疵,严家都不可能会同意。

“我这就去拜见随远先生。”冉云生道。

“这个时候十哥去拜访他,岂不是自取其辱,严二郎不会娶,他就会娶了吗?”冉颜知道桑辰即便不同意婚事,也不会言辞犀利,而冉云生却不知道,他这么做,让冉颜心中感动莫名。

虽说从心理年龄看来,冉颜比冉云生大上许多,可是他的确给了她哥哥的感觉,那样宠溺着她,把她护羽翼之下,有兄如此,冉颜觉得很满足。

“不试试怎么知道?况且随远先生行事无常,他说不定不会在意。”冉云生语气并不笃定,毕竟桑辰可是博陵崔氏的嫡系子孙。

原来的《氏族志》里面,博陵崔氏是排行第一的门阀大族,到唐朝之后,太宗重修《氏族志》,把李氏排作第一,长孙皇后的外戚氏族排为第二,博陵崔氏才落到第三。出身这样的世家,又是一表人才,再加之桑随远的才名,他想娶什么样的女子没有?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