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阿颜,我想解脱

冉颜洗漱之后,邢娘帮着点了四角灯照亮,她便坐在廊下吹风看书。

刘氏和晚绿坐在偏屋内绣花。

“阿颜?”

冉颜听见冉云生压低的声音,目光从医书上移开,顺着声音来处看去。

冉云生趴在院墙上,如画的眉眼,带着俏皮的笑容。

“十哥这么个俊秀的郎君,还学那登徒子。”冉颜笑道。记忆中,小时候冉云生便喜欢趴在院墙上和她聊天。

冉云生也不反驳,歪着脑袋道:“阿颜,你坐过来,咱们说会儿话。”

冉颜依言放下医书,起身坐到了靠近院墙的地板上,仰头问他,“你那边踩得可稳当?”

“不要小瞧十哥,虽然在长安许多年不曾这么做了,但小时候可没少练。”冉云生勾着脑袋垂眼看着她,开口便道:“阿颜,这世上再没有另一个随远先生了,你莫要错过,若是你不反对,我明日一早便去拜访他,与他提一提婚事。”

从前冉颜可是个大龄剩女,父母工作都很忙,没空管她的婚事,祖父祖母成天地托人给她介绍男朋友,但基本上在他们那里就都被刷掉了,在祖父祖母眼里,简直是全世界没有几个男人能配上他们家颜颜。而冉颜自己也没有多少自觉,好不容易有合适的男人相亲,一通血淋淋的聊天,再加上一张死人脸,吓跑了三个之后,从此恶名远扬,再无人问津。

“他不会喜欢我。”冉颜肯定道。

以前不过是与相亲的对象聊了几句尸变以及死后分娩,就将他们恶心的如吞了苍蝇,更何况桑辰那只胆小的兔子,还亲眼看过她验尸。

冉云生压着笑声,道:“阿颜,你真真是太迟钝了,他若是不喜欢你,怎么会在门口等那么久,给你送七夕礼?”

“这样吗?”冉颜沉吟。她心里从来没有考虑过桑辰这种性子的男人,甚至到现在为止,对他每一个印象,没有一个是好的。

“正是。”冉云生往墙上巴了巴,继续道:“萧颂看起来要稳重的多,可是他顶着克妻的名声,长安没有一家女子愿意嫁给他的,自从他身边两个侍妾陆续也死了之后,更加没有一个女子敢近他,虽则前途一片平坦,可着实让人消受不起。长安的世家贵女心中最理想的夫君,你知道是谁吗?”

冉颜诧然,连侍妾都克?要真是命硬,这萧颂的命堪比金刚石了。

听闻冉云生问话,冉颜不禁打趣他道:“我知道,是冉十郎。”

冉云生从墙头上拔了一把草丢在冉颜头上,“少来,长安倒是有不少贵女想让我做她们的情人,却不会有一个人想嫁给我。”

冉颜以为不小心戳到他的痛处了,缓缓道:“对不起。”

冉云生却不甚在意地笑笑道:“无事,十哥也看不上她们,将来我正好可以娶个合心意的夫人。说正事呢!贵女心目中的最佳夫君是谁?”

“不会是桑辰吧。”冉颜皱眉,脑海里浮现他风骚地俯身闻花,又浮现他面色苍白地询问姜片之事……

“自然是他。”冉云生见冉颜满脸不信的模样,遂分析道:“他出身博陵崔氏,名声显赫,连在皇上那里都是挂了名,皇上面上虽然对他很是头疼,但依旧很是看重,而且他已十九,身边却无一侍妾,亦从未风闻他对哪个女子动心,这样的人,是不是世间再难寻?”

冉颜点点头,“十哥,你也是世间难寻,十八九了也未曾娶妻,身边也无侍妾,那萧颂也是世间难寻。”

说到萧颂,冉颜不无挖苦的意思,这怪不得她缺德,谁让这人总是跟她作对。

“嗤!你这个丫头。”冉云生抓了一大把花花草草,继续丢她,“总之,如若不是随远先生,你与严二郎的婚事恐怕就这么定了。严二郎也不错,年轻有为,严、冉两家也门当户对,是一门好亲。”

冉颜笑着躲开落下的花瓣。

不管心理年龄,冉颜现在才十六岁,根本还是个小姑娘,这么急匆匆地谈婚论嫁,让她一时反应不过来。

冉云生见冉颜不是很中意桑辰的样子,叹了一声,“严二郎也不一定会比随远先生更好。阿颜好好想想,十哥定会为你做主。”

冉云生看她点头,便跳下海棠树,落在院子。他转头看了一眼略有些剥落的院墙,轻轻叹了口气,道:“阿颜,早些休息。”

隔壁传来冉颜轻轻浅浅的声音,“好,十哥晚安。”

冉云生怔了怔,唇勾起一个美好的弧度,轻轻道:“晚安。”

月光皎皎,夜幕上的牛郎星和织女星紧紧挨着,庄子上的喧闹也渐渐安静下来,只传来几声狗吠,冉颜令邢娘熄灯,便回屋上榻休息。

朦胧的光线中,冉颜辗转反侧许久,才有些睡意,眼皮渐渐沉重,陷入了另外一个世界。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