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嫁给我如何

冉颜看着越来越近的人群,急忙贴着墙壁站,抬眼却看见萧颂大剌剌地站在巷口,心中恼恨,却不得不出手将他抓过来,否则,这样一个高大俊美的郎君,一般人都会多看一两眼吧!那她躲与不躲,也没有多大差别了。

“萧郎君,如果你不想离开,也请你不要站在路口招蜂引蝶。”冉颜死死拽着萧颂的手腕,压低声音道。

萧颂还算配合地放低了声音,“冉娘子,大唐可没有律令规定,这个巷口不许人站。”

眼看那些人越来越近,冉颜一咬牙道:“算我求你帮忙。”

萧颂煞有介事地点点头,“那行,不过找我帮忙是要还的。”

“什么事?”冉颜余光瞥了外面一眼,心想若是能拖到那些人散去最好。

而萧颂显然看出了她的想法,“无他,稍后给在下个机会送你回府,顺便聊一聊。”

“好,成交。”冉颜爽快答应。虽然她心中对萧颂的要挟很不快,但不得不说,他的要求并不过分,而且措辞很礼貌,并不会令人无法接受。

巷外的街道上,一群贵族子弟围上冉云生的车,张斐道扬声道:“十七娘,齐氏船上举行乞巧会,齐氏家主让我等过来请十七娘过去。”

等了片刻,却只有冉云生一个人从车上下来,冲一干人淡淡道:“舍妹大病初愈,易疲乏,早已经回去休息了,令诸位失望,真是抱歉。”

方才冉云生下车时,众人也都看见了,里面空空的再没有旁人,冉氏不可轻易得罪,他们就算不甘心,也不能太过分。

其实,之前冉颜若是站在船上昂首挺胸地任由他们看个够,也许会少一些穷追猛打,可惜当时她怒火汹汹,才刚刚到甲板上,就退回了船舱,颇给人一种惊鸿一瞥的惊艳之感,因此事后大家都想寻到她,仔细看个清楚。要知道,七夕这种可以肆无忌惮的日子可不多。

一众人悻悻告辞,张斐道:“难得七夕,十郎也一并上船玩吧?”

“在下身有要事,就不去凑热闹了,祝张郎君玩得尽兴。”冉云生一揖,拒绝的姿态已经十分明显。

张斐也不好勉强,客气了几句,便与众人一并返回。

巷子中,萧颂低下头便能看见冉颜头顶的发旋儿,和长长的羽睫,鼻尖微微挺翘的部分显得俏丽可爱,长发在身后松松散散地结起,比形容整齐的时候多了几分随意慵懒,萧颂心中微微一动,朝她身边靠了靠,“被人追捧,旁人求都求不来,你为何要逃避?”

“我可不敢消受这样的追捧。”冉颜看着他们走远,稍微松了口气。

萧颂了然地点点头,并非所有人都喜欢被众星捧月,冉颜这样清冷的性子,恐怕不大喜欢在众人之间周旋。

“白义!”萧颂朗声唤道。

巷口传来一个浑厚的声音,“郎君!”

“把马车牵过来。”萧颂吩咐道。

“是。”白义领命去牵马车。等候的这一会儿工夫,冉云生已经在集市附近绕了一圈,又返了回来。

“萧侍郎,久违了。”冉云生跳下马车,向萧颂一揖。

萧颂微微颌首道:“数月不见,冉十郎风姿更胜从前。”

冉云生道:“不知萧侍郎何时到了苏州,可是有公干?如若闲暇,还请让冉府略尽地主之谊。”

“我这趟不过是路过江南道,明日一早便启程回长安,冉家的心意在下领了,代我向令尊问好。”萧颂面上带着得体的笑容,沉稳而和善,再加之他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那种气势,直是令人心折。

这一番话说得自然又笃定,如果冉颜不知道他几次追查苏伏,绝对会深信不疑。

“我与令妹的事情尚未谈完,这样吧,我们一起送她回去,路上继续谈。”萧颂自然而然地说出了方才已经达成的协议,仿如临时起意一般,直令冉颜叹为观止。

冉云生略有些迟疑,他看了冉颜一眼,见她没有意见,遂笑道:“那就有劳萧侍郎了。”

这时白义赶着马车恰好停在巷口,萧颂低侧过头,冲冉颜微微一笑,“冉娘子请。”

“十哥放心。”冉颜经过冉云生时,悄悄说了一句。

冉云生揉揉她的发,柔声道:“萧郎君名声显赫,我自是信他的。”

萧颂站在马车侧,回过头正看见这一幕,剑眉不自觉地便皱了起来,不禁想出言催促,但出于身份礼貌,只好耐心地等她过来。

上了马车之后,冉颜抬眼打量车内。

萧颂的马车很是宽敞,里面一几一榻,地上铺着竹席,布置简洁大气,车内充满了他身上的气息,并非是某种可以闻见的味道,而是一种感觉。

“萧郎君是想问杀手之事?”除了这件事情,冉颜想不通还有什么事情能让他堂堂一个侍郎坚持不懈地盯着她。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