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绝对暗杀

幸而邢娘早将一切都准备妥当,冉颜匆匆沐浴过后,便开始梳妆打扮。

邢娘坚持一贯原则,竭尽全力地将她往柔和妩媚里打扮,小满这次也使尽浑身解数,竟是把冉颜一张死气沉沉的脸,硬生生装扮得娇俏柔美。

冉颜对着镜子看了一会儿,心里万分别扭,本来就换了一张脸,还未曾全然适应,现在这副模样,冉颜觉得连灵魂都不是自己了。

不过时间紧迫,也来不及改装,反正她也看不见自己,便只好硬着头皮顶着这一身装扮去偏厅找冉云生。

冉云生今日着一件苍色圆领窄袖袍服,头戴黑色襆头,脚蹬软靴,在平素的柔和之中添了一丝硬朗,一看之下竟也是个风度翩翩光彩射人的美郎君,而非男女不辨。

“十哥往后要多穿胡服才好。”冉颜欣赏了一会儿,出言道。

冉云生漂亮的眼眸里也毫不掩饰对冉颜的惊艳,忍不住打趣道:“阿颜,你今晚还是带幂篱吧,十哥怕你被人掳走了。”

真有这么娇弱?冉颜皱起眉头,点点头道:“还是戴幂篱好些。”

冉云生是变相地夸奖她美丽,冉颜却是会意错了。

冉云生以为冉颜是故意说玩笑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殊不知,冉颜的笑点从来都和别人不一样,她是当真不喜欢自己这个样子。

两人说着话,一同出了门。晚绿身体还未痊愈,冉颜也不喜欢带高氏送来的侍婢出门,便只身与冉云生一起坐上了马车。

七夕和元宵节,女子无需戴幂篱,可以与郎君于一处尽情玩乐,所以甚为热闹。

天气晴好了两日,夜空朗朗,半个月亮正漂在宛若轻烟的银河附近。

每年的七月初七,月光使我们看不见银河,看起来就像是天河消逝,牛郎织女于此时相见。然而实际上,它们之间的距离没有变。

冉颜靠在窗边向外观看,马车行了一会儿,眼前静谧的夜色渐渐被喧嚣的街市代替,一排排红色长灯沿着平江河畔点亮,蜿蜒如长龙一般,看不见尽头。

宽阔的平江河上一条条灯火通明的船,漏花雕刻作壁,轻纱绸缎作幔,华贵非常,而其中最为显眼的,当属一条三层雕花大船,船上亭台楼阁,装饰竟于屋舍无异,周边吊着彩带,每隔两步便坠以六角绢纱灯笼,甲板上人来人往,笑语晏晏,颇为热闹。

“那是何处?”冉颜不禁问道。

冉云生道:“那是齐氏的船,每年七夕会泊在平江河岸,只要是世家子女都能上船,聚于一处玩耍。阿颜想去么?”

冉颜摇摇头,世家贵女聚到一处除了八卦就是争风,还不若在街市上逛一逛,感受盛世大唐的七夕气氛。

马车靠边停下,冉颜还是戴上了幂篱。

下车之后,喧嚣声更加真切地围绕在身边,这才有了一种置身其中的感觉,冉颜被这种热闹而传统的气氛吸引,便与冉云生一起随意在街市上逛了起来。

只是冉云生过于出众的样貌,而冉颜幂篱也不方便挤在人群中,导致他们只能沿着空旷的边角走,根本失去了参与其中的乐趣。

冉颜站在一处台阶上,透过皂纱,看见前面有几个卖面具的摊位,便拉着冉云生过去,一人一个戴上。

街市上有不少人都戴着面具,两人在其中也不显得突兀。这样一来,就轻便得多了。

“前面有卖巧果的,我们也过去买一些吧。”冉云生道。巧果种类很多,做成各种花样摆在食盒里,尤为诱人。

其实买巧果也不一定因为它多么好吃,纯粹是乞巧节的一种气氛。

“郎君,娘子,今日买一斤巧果,送一瓶柏子!”摊主热情地招呼道。

饵松实、服柏子、折荷叶,是唐朝七夕的习俗,据说柏子是一种以松柏为药材的秘方,这种神奇的药丸以七月七日的露水调配合成,服一丸可延长十年的寿命,服二丸可延二十年。

这些传说姑且一听而已,当不得真,不过柏子能够强身健体倒是真的,冉颜对巧果兴趣缺缺,但古方药物却是不可错过,遂买了一斤巧果。

冉云生正付钱,人潮忽然涌动起来,推得冉颜站不住脚。

“快点,第一美人齐六娘出来了!”人群中不知有谁喊了一声。

当下本就拥挤不堪的人群,更加凶猛,冉颜被人群冲出几步,心里暗骂一声,不就是个女人吗,有什么好看的。

冉颜抬眼看见距离冉云生越来越远,连忙用力往回挤,这个时代可没有什么方便的联系方式,万一走散了,在这样拥挤的夜市里,很难再找到对方。

好不容易挤到冉云生身边,因他穿的胡服是窄袖,无袖口衣角,冉颜只好一把捉住他的手。

人群地冲力甚是可怕,冉颜便如一条在巨波中漂泊的小船,若不是抓着冉云生的手,恐怕早就被淹没。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