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尸体中的花瓣

冉颜一张小巧的脸,被口罩掩住大半,只露出眉眼,那一双黑沉沉的眼眸,在看着可怖的尸体时那种认真,幽黑渗出迸发的神采,如若被不懂得欣赏的人瞧见,定然会觉得惊悚。然而萧颂只是淡淡地看着,唇角噙着一丝笑意。

“解剖可见血液呈流动性,颜色暗红,各个内脏淤血,内脏被膜下有出血点。”冉颜飞快地检查,她把解剖重点放在了肺脏和上呼吸道:“呼吸道中有残余血液,大概是上吊的时候由于缺氧,死者无意识地呼吸吞咽,将面部伤口流出的血液吸入。”

冉颜把五脏六腑都仔仔细细地排查一遍,丝毫没有发现因为外力而造成的损伤。

解剖完毕,冉颜目光停留在翠眉那双白皙纤柔的手上,腕上还带着那只玉镯,涂满丹寇的指甲修整得仔细整齐,全部都是短短的,冉颜猜测,可能是因为有一个指甲断了,而干脆将所有都修成一样长短。

“死者生前没有经过任何打斗、反抗、挣扎,身体表面及内脏无外力原因造成的损伤,判断死因为自缢,而面上伤痕,切口整齐、皮肉外翻,并且有轻微的炎症现象,是在生前造成,若是人已死,切口整齐,但皮肉不会外翻,更不会有炎症……”冉颜直起身来,总结自己的判断。

萧颂忽而打断她,“何为炎症?”

冉颜静静看着他,努力组织出古代人能听懂的词汇,两息之后才开口解释道:“炎症俗称发炎,是皮肤受到外伤之后受到病原感染刺激,造成伤口红肿、发热、疼痛等症状。”

“何为病原?”萧颂再次问道。

冉颜暗暗攥起手,真想一拳打到那张似笑非笑的脸上,明明已经可以听得懂了,却非得抓住某个陌生词汇不放,冉颜觉得他不是虚心请教,而是故意找茬。

“这位郎君,我还有一具尸体要检验,如果您有什么问题,稍后我们可以仔细探讨探讨。”冉颜声音平平地道。

萧颂察觉到她的怒气,面上的笑容更加明亮,伴着他骨子里透出的气势,怎么瞧怎么觉得这个笑容背后,含着常人所承受不起东西。

而冉颜也不遑多让,幽黑的眼眸,死气沉沉的目光,再联想方才解剖时的冷然,顿时令人从脚底板开始窜冷气。

“十七娘,过来看看这具尸体吧。”刘品让连忙打断两个人的眼神交锋,他知道萧颂的身份,即便冉氏也不能得罪得起,既然他收了冉颜的好处,自然也照顾一二。

冉颜收回目光,转身随着刘品让到了隔壁的木台上,这具尸体已经开始出现腐败,距离半丈的时候,就能够清晰地闻到腐臭气息。

冉颜揭开素布,除了封三旬和冉颜之外,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连一直淡定的萧颂,也不禁面色微变。

殷渺渺的侍婢繁春,已经死了三天以上,从这个时段开始,日后的变化会越来越恶心恐怖,冉颜微微叹了口气,缓缓道:“不管是什么样的美人,死后都一样,终究会变成一个被尸气充斥起来的黑色大胖子,长得再好看……也不会变成更漂亮一点的黑色大胖子。”

萧颂眉梢微不可察地一挑,而面色已经恢复如常。

繁春是怎么死的呢?

冉颜垂头仔细地看着尸体的形态,口鼻有血沫溢出,这是死后三天会出现的正常反应,而鼻唇附近皮肤上有附着一丝泛白的痕迹,引起了冉颜的注意,她心中一动,转头问封三旬道:“她是被人溺毙?”

“正是。”方才被冉颜推翻翠眉死亡的判定,封三旬决定这一回要好好表现,免得让刘刺史他们以为他已经不中用了,“尸体身上尸斑颜色淡,而且出现缓慢,皮肤苍白皱起,口鼻周围有浅红色蕈形泡沫溢出过,但似乎被人擦拭过,老夫检查之时,看见鼻端的蕈形泡沫是之后溢出。尸体双拳紧握,手中却未抓水草沙石之类,老夫认为不是在河水池塘中被溺毙。”

冉颜点头,“想知道她在哪里被溺毙,解剖之后便知道了。”

冉颜整理完手套,解开死者衣物,立刻开始解剖从颈部到胸腹这一段,如果繁春的确是活生生被溺死,那么她的呼吸道、胸腔、心脏和胃部都会有不同程度的反应,特别是呼吸道和胃部,像繁春这样基本确定是被溺死,却又不知其在何处被溺时,便可以看看她的呼吸道和胃部,也许会有一些残留物的发现。

众所周知,人被溺在水中时,第一时间是屏住呼吸,然后四处抓救命的东西,当憋不住的时候,会被呛水,被迫吞咽许多水进入胃部。

繁春身上有许多挣扎的痕迹,颈部肩部有淤青和划伤,额头上的伤痕明显是死后被弄出来的。

冉颜一边解剖,一边向封三旬解说,肺部水肿、肺上出现的“溺死斑”,以及溺死者心脏的变化。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