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杀人的是她!

秦慕生自觉失言,脸色微变,支支吾吾的不肯回答。

冉颜见他这副模样,也不打算再问,“退婚之事莫要来问我,我不知道,也不在乎。”

“阿颜……”秦慕生面色有些发白,看着冉颜秀美冷然的容貌,心中隐隐作痛,“我是真的喜欢你,从前我是做了不少混账事,以后定然不会再那样了,阿颜,莫要退婚……”

冉颜相信他此时此刻说的是真心话,有一种人,真诚的时候万分真诚,可你不知道他下一秒会不会就立刻改变心意,也许他最终会碰上一个能拴住他心的人,然而就像“狼来了”一样,分辨不出哪次是真哪次是假,冉颜自然不会为了这样一份感情赌上自己的未来,也没有拯救不良青年的觉悟。

秦慕生见冉颜不再理他,心以为是因为殷渺渺的事情,急道:“殷渺渺以为她的妹妹失身于我,可我真的不曾动过殷晚晚,我发誓!”

冉颜瞳孔猛地一缩,冷飕飕地道:“你知道阿晚怎么死的吗?”

秦慕生哪里有心情讨论这些事情,随口答道:“不是染了恶疾吗?阿颜……”

冉云生瞧见冉颜似乎露出一丝不耐,便打断他道:“秦四郎,我不想动粗,婚事的事情已经既然已经作罢,说明你们没有缘分,若是你再死缠烂打,莫怪我不给你留情面。”

“你!”秦慕生脸色铁青,他对美女有耐心,并不代表对任何人都有耐心,当下一把抓住冉颜,便要往外拉扯,“你与我一起去求冉伯父,他定然会改变主意!”

冉云生面色一变,冷喝一声,“拦住他!”

堵在门口的四名大汉闪身挡住出路,秦慕生猛地出拳朝最近的一个大汉腹部打去,这些人没有想到这个看似绣花枕头的纨绔子弟居然真的有两下子,一时防备疏漏,一个大汉被击中腹部,硬生生被逼退两步,结实的背撞上门框,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其余三人立刻扑了上来,但碍于冉颜在秦慕生身侧,不敢下重手,生怕一不小心一拳便挥到了冉颜如花似玉的小脸上,短时间竟是不能奈何他。

冉颜早饭用的少,给崔老夫人诊病刮痧时又消耗许多体力,腹中空空地被人扯着甩了甩去的感觉实在不妙,当下铆足力气反手一抓,另一只手捉住他的上臂,只听“咔嚓”一声,秦慕生右手忽然断了一般,吊在身上晃荡,剧烈的疼痛令秦慕生反射地松开手,几名大汉趁机死死按住他。

冉颜向后退了几步,冷眼看着渐渐平息的混乱场面。待到一切都定下之后,才一脸寒霜地走上前去,抓起秦慕生的手臂,稍稍拽了几下,猛然推了上去。

屋内几个人都诧然地看着面色不变的冉颜,那“咔嚓”“咔嚓”骨头摩擦的瘆人声响,令众人纷纷觉得自己手臂发痛,心道,真看不出来一个娇娇弱弱的小娘子,竟然身怀武功,心肠也够狠,一条手臂说卸就卸,说装就装,眼皮都不带眨一下的。

事实上,冉颜的那点功夫根本不是秦慕生的对手,只不过秦慕生以为自己抓着一只小绵羊,全然不曾戒备,才会被冉颜轻易把他的手臂拧脱臼。

右手臂上传来的剧烈疼痛,隐隐传入心里,秦慕生眼底透出一丝颓败和绝望,他看到的冉颜,还如往常一样,黑沉沉的眼眸,微带冷意,没有像别的贵女那样戏谑、轻蔑的神情,就是因为这样,才让他陡然觉得自己卑微起来。

“不管你信不信,陷害我的人一定是殷渺渺,欲杀你侍婢的人多半也是她。”秦慕生扶着门框缓缓站起来。

秦慕生是秦上佐的嫡子,他若是不主动惹事,几个护卫也不敢真的把他怎么样,只是站在四周戒备。

“我不会放弃的。”秦慕生扔下这句话,转身出了雅间。

冉云生好看的眉头微微蹙起,收回目光,看向冉颜,“什么时候定的婚约?”

冉颜伸手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端起来抿了一口,道:“约莫是半个月前吧,阿耶大概以为我病入膏肓,命不久矣,于是定下了这门亲。”

顿了一下,冉颜见冉云生面色不悦,反而安慰道:“我若真是病入膏肓,嫁过去倒也无妨,反正没几日好活,可既然病愈了,我若不愿意谁都不能勉强,高氏也一样。十哥,我已经会保护自己,无须忧心。”

冉云生垂下眼,遮住秋水一般的眸子,轻轻嗯了一声,令人辨不清神色。仿佛是缓了缓心情,才转头让小厮去告诉酒楼换一桌饭菜来。

因着被秦四郎这一扰,冉云生用饭时一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吃的也很少。不过这些不疼不痒的事情对于冉颜来说,根本影响不大。

饭毕,两人在雅间里稍作歇息后便去逛东市。

冉云生见冉颜连身上穿的、戴的都是极为普通的货色,连一两件像样的首饰也没有,便带着她到东市大肆采购,但凡冉颜多瞄一眼,或者碰上一下的物件,无论价钱,通通都打包买下。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