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密林围杀

“剖尸?!”刘品让再也不能淡定,声音陡然拔高。

就在冉颜以为会遭到严词拒绝之时,他竟然略略沉吟一下,缓缓道:“此事再议。”

冉颜微微一怔,难道杨判司的死亡原因对他来说就这么重要?这个杨判司表面上就是隐疾突发,五六个仵作检验结果均是如此,哪怕他真的判了这个结果,也没有人怀疑什么?而他却已经着急到连她这样一个娘子都请了来。冉颜不相信刘品让是一个刚正不阿的官,官场上,真正刚正不阿、清正廉明,却又没有丝毫背景之人,根本走不长远,更别提当上四品刺史了!

冉颜明白刘品让的意思后,便将尸体的衣物整理好,收拾妥当之后,一行人迅速地出了停尸馆。

对于刘品让来说,能确定杨判司生前确实被实施暴力,已经是个很大的突破。

“唉!自从长孙皇后过世后,一切都不同了!”一路沉默的刘品让忽然莫名其妙地叹息了一声,而后给了冉颜一个“你懂的”眼神。

冉颜嘴角一抽,不得不坦白,她半点也不懂,这个“一切”又包括哪些?究竟又有何不同?原主关于时政的记忆几乎为零,只知道现在是贞观十一年,除此之外完全不懂得什么大局政事,幸而冉颜本身历史学得还不赖,知道长孙皇后是贞观十年六月病逝。

对于这个千古一后,冉颜十分敬仰,她虽然没有觉得自己能有幸见到居于深宫的帝后,但听到长孙皇后的死讯,心中还是不免有些遗憾。

刘品让也再未说些什么,一行人走小道绕至西城门时,月色渐渐被一片乌云笼罩,城门四周有火把照出微弱的光芒。

“我一队人马护送你们回庄,大可放心。”刘品让见天色不好,遂出言安慰冉颜和桑辰。

刘品让下车吩咐好一切之后,站在车下撩开帘子道:“老夫接任苏州刺史不久,许多人还不能完全信任,只有城西门确保安全,从这里往城南是远了些,你们辛苦一二吧。”

顿了一下,对冉颜道:“你的这个人情,老夫很快就会给你报酬,就此别过。”

“多谢刘刺史。”冉颜微微顿首。

偏门吱呀一声打开,刘品让放下车帘,马车便缓缓行了起来。

车厢中只剩下桑辰和冉颜两人,桑辰脸色青白,尚未从惊吓中回过神来。冉颜对桑辰今天的表现还算满意,虽然一样很怂,但至少没有晕倒,已经是不错的进步了,“你今天还不错。”

冉颜也不会吝惜赞美的言辞。

桑辰眼睛一亮,顿时豪气倍增,脸色也转瞬间恢复了许多,“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在下已经不是当日的在下!”

冉颜手指一抖,立刻别过头去,不再看他。这种事情,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微弱柔和的橘黄灯光下,冉颜玲珑秀美的侧面染上了些许温暖,不似平时的生人勿近,修长的脖颈延伸至月白色的衣领之中,纤细的锁骨若隐若现。

桑辰瞧见这样的风景,心忽然突突地跳了起来,内心挣扎了半晌,才弱弱地道:“娘子,在下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那就想好再说。”冉颜不咸不淡地道。

桑辰噎了一下,张嘴欲言又止。不一会儿弄得旁边的冉颜都有些喘气不顺,不由有些恼怒,“说!”

桑辰心中一喜,正欲说话时,马车猛地顿住,车帘倏地一掀,一袭黑衣宛如一阵风般卷携着一股冷冽气息闪身进来。来人黑巾遮面,目光如电地扫视一眼,喘息之间,冉颜和桑辰还未及做出任何反应,一把泛着寒光的剑已然架在她的脖子上。

桑辰所有的话都堵在喉咙里,惊骇地望着来人。

“冉娘子!”外面的府兵声音急切。

“不想她死的话就继续走!”声音冰冷而有磁性,弥漫着嗜血的味道。

外面的府兵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带头的队正心底也是一寒,这个人,能在他们一队人马的眼皮底下宛若无人地冲进马车中,选择攻打,绝对不会有好结果。

冉颜也同样这么想,唐朝实行府兵编制,一队有五十人之多,此人能毫不费力地进来,那他躲避的又是什么人?这些念头一闪而过,旋即声音平平地道:“继续走。”

她的声音虽也是冷,却与黑衣人的冷冽杀气不同,反而有种安定人心的力量。

外面的府兵听见冉颜的吩咐,稍稍迟疑了一下,随后在队正地带领下继续前行。

黑衣人却未有丝毫松懈,手中的长剑依旧恰到好处地抵在冉颜脖颈上,剑锋看起来明明吹毫断发,却不曾割破她皮肤,可见此人对自己的控制已经到了变态的地步。

“你受伤了。”冉颜敏感地嗅到淡淡的血腥味,眸光微微一转,落在他胸口一片被浸湿的地方,“伤到心脉了。”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