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书籍 > 金玉满唐(大唐女法医原著小说) >

第36章 带上一个人

朦胧的梦境之中,医学院通往停尸馆的柏油路两侧,长着粗大的法国梧桐。

一入深秋,这里美丽浪漫得如同偶像剧画面,然而这条路却永远幽静,很少有情侣敢手牵着手在停尸馆门口晃荡,因此这里是冉颜喜欢的地方之一。

“为什么选择法医学?你知道,倘若手术台上躺着熟悉的人,是何等心情吗?”一个磁性的声音问道。

冉颜抬头看他,阳光漏过厚厚的法国梧桐树冠,光斑投射在他俊逸白皙的面上。这是冉颜第一个暗恋的人,这种暗恋只持续一周,然后转为友情。

他是教授助理,曾经也做过法医,后来因为有死者家属不满他的验尸结果,进行了激烈的报复,他唯一的妹妹在这场报复中坠楼身亡,他承受不住打击,自此退出法医界,到医学院做一名小小的助理。

“兴趣罢了。我会小心,也会坚强。”冉颜看着他,目光坚定地回答。

……

“娘子!娘子!”

冉颜费力地睁开眼睛,入眼便看见邢娘急切的神情,显然已经唤了她许久。

这一觉睡了很久,暮色已经降临,屋内点了油灯,外面廊上的灯笼也被点亮。

“何事?”冉颜的声音带着朦胧的睡意,减去了平日的冷硬,无比慵懒。

“刘刺史前来拜访,娘子快些起来,老奴给您梳头。”邢娘催促道。

刘刺史?冉颜尽快地让自己清醒过来,起身随着邢娘到妆镜前坐好,“梳个简单的即可。”

邢娘照着冉颜的意思,十指翩飞,很快在头顶挽出一个锥髻,用玉钗别上,简单大方又不失礼节。

冉颜相信邢娘的手艺,便随着她折腾,心里兀自想着,刘刺史这么晚过来做什么?看晚绿的伤势?这等事情,应当不用劳动堂堂四品刺史亲自前来吧?

梳洗妥当之后,换了件月白绣花及胸襦裙,便往厅堂去。

刘品让依旧是一袭绯色官服,花白的胡须,端端正正地跽坐在席上,垂眸凝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面色颇为不愉。

“刘刺史。”冉颜朝他微微欠了欠身,便在对面坐下,“让刺史久候,怠慢之处,还请见谅。”

刘品让看见冉颜,面上微微泛起笑容,“无妨,本官不请自来,怨不得娘子。”

冉颜心中一顿,今日午时与刘刺史谈话时,他的形容很是疏离,眼下忽然和蔼可亲起来,由不得人不提防,“您亲自前来,所为何事?”

他叹了口气道:“十七娘快人快语,老夫也就不遮遮掩掩了,实不相瞒,今日前来,本官确实有事相求。”

刘品让面上诚恳和慈祥并存,若是心志稍微弱些,很容易便卸下防备。

冉颜暗自佩服,面色依旧是万年不变,“刘刺史请讲。”

刘品让稍稍有些意外,不过旋即提着的心便放下了许多,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来意,“十七娘想必知道杨判司隐疾突发身亡一事。”

冉颜点点头,她记得,在殷府的凉风阁中,前任苏州刺史的嫡女杜小乔曾经提起过,杨判司才三十出头,平时并未听说过有什么隐疾,却忽然去世。

“我在杨判司府上的书房中找到一些疑点,但派了六七个仵作检验尸体,连最有名的封三旬也都查不出死因,只猜测是隐疾突发,对于这个结果,不仅本官不信,连杨判司的亲属也都不信,他们上讼状,要求彻查此案……”刘品让看了冉颜一眼,继续道:“所以,本官想请十七娘前去看看,是否能查出什么结果。”

冉颜也不用问封三旬为什么会找上她,有一句话叫“纸包不住火”,上次帮韩山验尸,虽然不曾露出真容,可若是像刘品让这样一州刺史想知道实情,绝对瞒不住。

“好,何时验尸?”冉颜一口便答应他的请求。

刘品让眼中的错愕一闪而过,旋即道:“十七娘不打算提什么条件么?莫说苏州,便是在江南道,也没有本官办不成的事。”

冉颜淡淡道:“我一个闺中娘子,所愁不过小事耳,怎敢劳烦刺史?我也仅有一手医术,既然能帮上官府的忙,自然不容推脱。”

有些事情,无需直接挑明,她所愁的事情,全苏州城都知道,嫁给秦四郎那样一个纨绔子弟,谁能不愁?

刘品让心下了然,这在他眼里也的确是一件小事,冉闻那个人耳根子极软,只要在紧要关头,煽动那么一两句,他必然会动摇决心。

“此事本官不欲为外人所知,今夜便去府衙停尸馆验尸,如此可好?”刘品让道。

今夜?一个娘子跟着男人半夜出门,不管会不会发生危险,传出去也不好听。

刘品让似乎知道冉颜的顾忌,“你且放心,本官能保证此次出行不会外传,大可不必忧心名声受损。”

“那就多谢刘刺史了,不过我还想带上一个人。”冉颜唇角一弯,黑沉沉的眼眸竟是闪烁出几分水波。刹那间,似乎整间屋子都被照亮。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