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刘刺史

很快,殷府的仆役取来了三七粉,冉颜命人直接敷在晚绿颈部伤口。

伤口虽然伤及大动脉,但并不是很大,三七粉敷上之后,流血慢慢止住了。

救治已经持续了一盏茶的时间,尽管站在一侧的权贵们都已经颇为不耐,冉颜也不敢有一丝松懈,不停的指挥两名捕快进行按摩。

权贵们刚刚开始还有些好奇,但时间过去许久,冉颜依旧不断的重复那几个动作,看都看腻了,因此他们的目光都渐渐转到冉颜身上。

细碎的木香花瓣簌簌飘落,一袭紫衣,容貌妍妍的女子,雪白的脸颊上渗出晶莹的汗珠,在出口处射来的光线下晶莹剔透,两颊泛着淡淡的红晕,娇唇紧抿,黑沉沉的眸中仿佛与这个世界隔绝,除了救人,别无他念。所以,纵然冉颜的动作非常不雅观,纵然他们心里也早已经有了一个结果,却并不曾上前阻止。

秦慕生紧紧盯着冉颜,这样的她,太让他着迷了,仿佛心底某个地方轻轻被触碰,麻麻的感觉传达到全身,他从未对任何女子产生过这种异样的感觉,但他知道自己前所未有地想要得到过一个人。

“有气了!”那名正在给晚绿按摩颈部喉咙的捕快惊奇道。他原本只不过是听从刘刺史的差遣,心里可没想着真能把人救活,谁想到,这个美貌的小娘子居然成功了!

“当真?”刘刺史和一干昏昏欲睡的权贵纷纷凑上前来,尤其是殷闻书,瞪大了双眼,凑到最前面,当他看见晚绿均匀的呼吸时面上的表情更加难以置信。

其实晚绿一直都有呼吸,只不过极其压抑微弱,经过这种方法救治,就会从口中吐出气来,逐渐恢复正常的通气。

冉颜稍稍松了口气,对两名捕快道:“多谢二位。”接着,又转向刘品让道:“多谢刘刺史的信任。”

“十七娘。”秦慕生见冉颜有些疲惫的神态,有些心疼,连忙上前去扶她。

“不用。”冉颜阻止他伸过来的手,看了看地上还未转醒的晚绿,目光中闪过一丝狠厉,有人居然欺负到她头上!若是这一次也为了隐藏自己,而放弃抓捕凶手,那她日后如何面对晚绿!

“刘刺史,可以借一步说话吗?”冉颜直直看向刘品让。

刘品让盯着她沉沉的眼眸,心中越发惊奇,这个看上去不过才刚刚及笄的小娘子,沉静的令人觉得冷,她目光中没有一般女子的谦恭、含蓄,也没有傲慢,就这么直直地盯住人的眼睛,仿佛能看尽别人心底所有的秘密。

“好。”刘品让再次答应冉颜的请求,这一回,众人倒是没有多少反对,只是看着冉颜的眼神各有不同。

刘品让转身冲众人道:“刘某离开片刻,怠慢诸位还请海涵。”

“刘刺史请便。”众人纷纷客气道。

刘品让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绕过地上的晚绿,朝水榭上走。

水榭上还摆放着半途终止的茶宴席几,小瀑布宛如一道白练,哗啦啦地注入池中,漾起水面层层波浪。

“娘子有何话说?”刘品让在护栏边站定,转头问道。

冉颜对这个着四品绯色官服却其貌不扬的老者颇为佩服,面对方才的事情,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他那样,果断地下定做出决定。

“晚绿失血过多,虽然救了回来,但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所以身为她的主子,我有责任将自己所看到的一切告诉刘刺史。”冉颜在心里斟酌着措辞,她虽然不打算装傻装天真了,可她也没有打算完全暴露。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聪明的人都会选择隐藏实力。

“看到?你看到些什么?”刘品让一双不大的眼睛目光平平,没有丝毫波动,既没有露出感兴趣的模样,也并未让人觉得不重视。

冉颜不以为意,平静地道:“谋杀晚绿的人,是女子。”

刘品让没有继续发问,只是看着她,等待下文,心中却十分疑惑,凭什么她就认定凶手是女子呢?

冉颜明白他的意思,微微抿唇,仿佛下了某种决心,深吸了一口气道:“我在救治晚绿时,发觉她脖颈间有被人用手扼过的痕迹,但是因为凶手用的力道不够大,所以只是让晚绿出现了窒息的情形,并且,凶手的指甲很长且尖利,在扼住晚绿脖颈时,指甲插入颈部伤到大动脉,凶手慌乱之下却并未注意到,便立刻将晚绿吊在了棚架上。而且我认为,杀害晚绿之人与杀害殷三娘侍婢之人,是同一个。”

刘品让饶是有“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功力,可冉颜一番话,还是让他露出了惊讶的神色,“即便如此,又怎么能确定凶手一定就是女子?”

冉颜唇角微微一勾,露出一个冷然的笑意,从袖中掏出帕子,在手掌上摊开,“我在晚绿脖颈的伤口上找到了这个。”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