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花杀

对付冉美玉这样的人,必须要又快又果决,否则纯属找气受。

冉颜急着寻到晚绿,然后转道去冉府,寻父亲去解决秦四郎的婚事,更没空在这里与冉美玉磨叽。

冉美玉没想到冉颜敢这么对她,再加之手臂上的酸麻,竟是一时蒙住。

还未到达木香花棚附近,空气中便已然盈满了香气,沁入心脾,冉颜心情稍微平静了些,不禁哑然失笑,看来真的是太急切地想摆脱秦慕生,竟然有些烦躁了。

今日她出这个头,不知道有几分是出于法医对真相的执着,几分是因为怕秦慕生真被定罪,冉家会为保名声,而将此事弄得无可挽回。

冉颜没有恋爱过,却暗恋过不少人,只不过每次都因为发觉他们一些难以忍受的缺点,最终都不了了之。即便如此,也不妨碍她对感情的美好希冀,她是有轻微精神洁癖的人,可以容忍和秦慕生相处,但决不能容忍他是她第一个男人,不管是实质还是名分。

即便到了最后关头,也绝不放弃,这是冉颜的人生信条。

冉颜与殷府的侍婢在花园里分头寻找,时不时地唤着晚绿的名字,但回答她们的,只有清风花香,和枝叶的沙沙声。

“十七娘,可要去水榭那边瞧瞧,那里水声大,说不定晚绿姑娘听不见呢!”侍婢建议道。

冉颜虽觉得晚绿不大可能在那里,但也只不过多走两步而已,于是点了点头。

“花园里平时都没有人吗?”冉颜心中奇怪,她们在这里转悠半晌,为何不曾碰见一个侍婢小厮呢?

那侍婢答道:“花园每月初一、十五打理一次,其余时间多半是没有人的,因为娘子们喜欢在花园中嬉戏,府中一般不让小厮和闲杂人等进入。”

进入木香花棚,如雪的花瓣随风旋转飘落,美丽不可方物,木香花棚呈一条长长的甬道形状,阳光照射进来,整个通道中都泛着碧绿雪白,煞是美丽。

越往前走,细碎的花瓣更是纷落如雨,密密压压,犹若冬日大雪!冉颜心里微微一顿,不对啊,现在还没到木香颓败的时节,如何会落的这样厉害?方才路过的时候,明明还没有这么多……

她正抬头看着漫天花雨,空气中的花香里忽然多了一丝腥甜的味道,与此同时,空中飘着的花瓣竟然多了许多殷红的颜色,夹杂在一片雪白之中,尤为显眼。

冉颜心里一紧,疾步向前走去。

耳边流水声渐渐变大,拐了一个弯,霍地看见出口一片明亮,落花缤纷之中,一个浅黄色的罗裙女子,被吊在了棚子上,在簌簌坠落的花瓣中随风轻轻晃荡,坠得木香花棚的支架吱呀作响。

冉颜脑海中空白了两息,随着身边侍婢的惊叫声划破宁静,才回过神来,面色苍白地看着被吊在上面的少女,丹凤眼琼鼻丰唇,嘴角生着一颗小小的红痣,分明就是晚绿!

从前那种血液凝固的感觉,一下子又回来,那是冉颜作为法医最残酷的一次考验,那一次她的手术台上躺着的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刑侦队的警花,是被多人袭击凌辱之后抛尸。

当时冉颜尚且能够镇定自如,甚至思维比平时更加清晰,抓到凶手后,她病了半个月,便恢复如常,可是时隔多年,再一次被揭开伤口,竟忽然感觉到了彻骨的疼。

“去叫些人过来帮忙!”冉颜稳住自己的情绪,冲那个惊慌失措的侍婢冷喝道。

那侍婢被吓得狠了,早就失去了思考能力,只听见冉颜的声音,便踉踉跄跄地跑开,边跑口中边不停地自语,“死人了,死人了……”

冉颜眼眶一红,抬头盯着面容惨白的晚绿,想起她总是一副柳眉倒竖、护鸡仔一样的神情,与脑海中那个惨死的好友慢慢重合,同样爽朗活泼的性格,同样的嫉恶如仇,就宛如,同一个人惨死了两次一般!

冉颜努力抛去一切影响自己的情绪,迅速地观察现场。

木香架子不算特别高,约莫八九尺,地上散乱的花瓣中脚印零零碎碎,明显是方才一群女子经过时留下,旁边一个倒塌的高凳,目测高度刚好能够得上晚绿的脚。

而晚绿,鬓发散乱,衣衫散开,露出里面破旧打着补丁的诃子,诃子完好无损。冉颜目光落在吊着她得布条上,那个应该是晚绿的腰带。

这种情况在法医学上又称为机械性窒息,是指因机械性暴力作用引起的呼吸障碍所导致的窒息。缢死、闷死、勒死、扼死、溺死都可以被称作机械性窒息,这个词更普遍用于他杀。

晚绿情形明显属于被人用上述方法杀了之后,伪造成上吊自杀。

这个现场布置明显比玉兰居那个场面要精细的多,只是凶手似乎忘记给制造一个最重要的条件,那便是动机,不管自杀还是他杀,总得有个原因吧!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自杀,怎么会在别人的府里自杀!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