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事端

与严芳菲一并离开水榭,冉颜怎么想怎么觉得殷渺渺今日的表现有些奇怪。

在冉颜的记忆里,殷渺渺是个温婉娴雅,举止极有的分寸的女子,这也是殷氏教导女儿的典范,可两年不见,今日的殷渺渺显得活泼的许多,甚至连“捉迷藏”这样没有内涵的游戏都开口提出……

冉颜兀自想着,竟然没有看见迎面走过来的冉美玉和她母亲。

严芳菲伸手拽了拽冉颜衣袖,然后欠了欠身,“高夫人安好。”

冉颜第一次见着了这个传说中的继母,高氏。高氏三十余岁,生得美艳逼人,宛如一朵红艳的牡丹花,美眸含笑地看着严芳菲,丝毫看不出什么恶毒继母的影子,“严家大娘有礼了。”

顿了顿,转眸温和地看向冉颜。

她这样的形容,倒是让冉颜不好无视了,遂欠了欠身,唤了一声,“二娘安好。”

高氏面色不变,恍如全然未曾听见那句“二娘”,一脸怜爱地拉着冉颜的手道:“可怜的孩子,真真是受苦了。不过,大愈安康必有后福,日后定然顺畅。今早我与你妹妹一同去庄子上接你,却听闻你已被秦四郎接走,眼见你好好的,母亲也就放心了。”

冉颜心里不禁佩服,也怨不得冉闻能被哄得服服帖帖,果然不是个简单的。

冉美玉冷着一张俏脸,满是对冉颜的不待见,却因高氏在场,不敢发作。

“十八娘,我与阿颜一道去花园里转转,你可要一道去?”严芳菲带着典雅的笑容,一派端庄地问道。

十八娘和阿颜,光是这两个称呼,便能看出亲疏远近来。冉美玉自也是听了出来,冷哼一声正要说话,却被高氏打断,“我与美玉迟到半个时辰,还得于诸位夫人请罪去,你们去玩吧,大娘的心意,我家美玉心领了。”

冉美玉狠狠瞪了冉颜一眼,拂袖而去,高氏满眼宠爱地看着冉美玉,无奈地叹息一声,回过头对严芳菲道:“都是我宠溺过甚!小女不懂事,让大娘见笑。”

“哪里,夫人过谦了。”严芳菲淡淡笑道。

说罢,又嘱咐冉颜道:“十七娘与大娘一道玩去吧,我先过去了。你大病初愈,当心着些。”

“多谢二娘关心。”冉颜道。

看着高氏离去的背影,冉颜心里一阵发怵,如若她不是有原主的记忆,定然会误以为,晚绿和邢娘对高氏只是有些偏见罢了。

一个人能做戏做到这等地步,简直令人惊叹。

“若是冉十八娘能有高夫人的容色,恐怕齐六娘也算不得苏州第一美人。”严芳菲评价道。

的确,冉美玉的姿容实在比不上她母亲三分之一。

冉闻的艳福不浅,原配郑氏也是个姿色不下于高氏的美人,但高门大户出来的女子,刻板了些,没有高氏这样会哄人开心,因此与冉闻之间的关系,只是相敬如宾而已。

“哎,有人了!”严芳菲扯了扯冉颜的袖子,压低声音道。

冉颜与严芳菲悄悄拨开木香花丛偷看的时候,隔壁的树丛也传出刻意压制的清脆笑声,听声音有些像是齐毓秀。

齐毓秀的笑声立刻引起了花园里一名少年的注意。

一片茂盛的芍药之中,少年倏地转过身来,一张脸肤白秀气,若非一身广袖大袍,怕是会被误认为女子。微蹙的眉头,显示他的不悦。

少年循着小径缓缓朝这边走过来,严芳菲压低声音道:“怎么办?”

声音虽然是齐毓秀发出的,可她躲在树丛里,若是少年走近,第一个瞧见的一定是严芳菲和冉颜。

其实事情很简单,出声告诉他这里没有他要寻的侍婢不就成了?

冉颜方欲张口,却听闻远处一个冰冷而磁性的声音道:“敬泽。”

声凉如冰,木香花棚中所有少女都睁大了眼睛,紧紧盯着出现在芍药花丛中的一个身影,普通的玉色广袖宽袍,身姿挺拔,可惜站的地方有枝叶低垂,恰好的遮掩了他的容貌,只露出圆领胡服和一截喉结分明的脖颈。

冉颜微微一怔,这个声音,好像在哪儿听过……

“阿兄。”少年回过头去,从声音中能听出他是分敬畏来人。

“我先行回去了。”冰冷的声音道。

对了!冉颜猛然想起来,是紫竹伞!是那日借给她伞的苏药师。

“阿兄不回家吗?阿娘……”少年声音急促,但想到附近可能有人,便将说了一半的话咽了下去。

苏药师没有答话,只停驻两息,便转身离开。风拂动垂枝,隐隐露出他半个侧面,笔挺的鼻梁,不厚不薄的唇,每一处的曲线都犹如刀刻一般,没有丝毫瑕疵。

苏敬泽的心情仿佛更加不好,干脆也不寻什么侍婢了,随着苏药师离开的方向便追了上去,“阿兄,你听我说……”

严芳菲吐出一口气,心有余悸地道:“那个少年的兄长太吓人了,只听声音就遍体生寒。”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