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是二货还是扮猪吃虎

送走桑辰之后,冉颜便开始准备明日验尸所要用得器物。

苍术、皂角、酽醋、刀、针线、手套、口罩……以前从事验尸工作之时,比现在更艰难的环境都遇见过,离开那些顺手的工具,冉颜依然能够应付的来,所以对于此事,她并未放在心上,也不打算多管闲事,验完结果告诉桑辰便于他写讼状就可以了。

次日,冉颜带上晚绿,在城中东市与桑辰会和之后,便打发晚绿去寻找能制作针头的铺子,自己则与桑辰一起去了府衙的停尸房。

州府衙门的停尸房其实并不在衙门里面,而是在较为偏僻的地方另外设了一处专门安放尸体的地方,类似于义庄。

冉颜专门换了麻布袍子,一身男装打扮,带上幂篱之后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相对于冉颜的波澜不惊,桑辰可就不淡定了,站在停尸房附近来回的兜着圈子,手脚抖个不停,更甚至连面上得表情都开始僵硬。

他们暂时停在一个死巷里,冉颜坐在一堆竹竿上,隔着幂篱皂纱看着桑辰的模样,冷冷道:“你既然害怕,又何必要找什么证据,胡乱写个讼状敷衍不就可以了?”

桑辰努力地管理自己僵化的表情,转身盯着冉颜道:“娘子怎可如此说,既然他们找在下帮忙,在下定然是要全力以赴,纵使不能抓到凶手,也得列出所有疑点,让官府查明才是。”

“你觉得是秦慕生杀人吗?”冉颜饶有兴趣地看着一边发抖一边义正词严的桑辰,挑眉问道。

“这个……据说当时秦慕生把韩郎君打得血流满地,仵作又查出韩郎君中毒,在下只是觉得毒发的时间太过凑巧,若非有人故意陷害秦慕生,便是韩郎君虽然中毒却并未致死,而是秦慕生出手打死人,不管是哪一点,韩郎君都死得冤枉。”桑辰说到疑点,腿脚的颤抖竟然渐缓,专注的模样,使得他本就俊逸非凡的形容显得更加引人。

冉颜愣了愣,这样的桑辰,哪里还寻得到半点“二”的影子!

桑辰顿了一下道:“娘子验尸时,最好能够验出韩郎君究竟是死于毒发,还是死于殴打,这样在下写讼状时,也能令人信服。但愿不是秦四郎杀的人,否则……唉!”

如果真是秦慕生把人给打死,那以秦氏的势力,韩家想让秦慕生获罪入狱,实在是很难。

冉颜想起见过桑辰的几次,第一次显得很傻很二,第二次陶醉于花香的情形又令人发指,第三次在蒙馆,那一双纯净清澈的眼眸,以及读书时沉醉不知身旁事的样子,像极了一个读书读到傻的书呆子,无论是哪一种状态,都不会让人想到,他还会有这么严肃、深谙世事的一面。

“娘子?”桑辰见冉颜久久没有回话,不禁出声提醒。

“放心吧。”冉颜淡淡地回了一句,转而问道:“何时可以验尸?”

桑辰说了一通话,心里的紧张缓解不少,探头朝巷外张望一会儿才道:“再等等,在下与韩家人约好了,验尸的时候,他们想在场。”

冉颜脸色一黑,冷声道:“你昨日可没与我说过韩家人要在场观看!”

“这……韩家也是报仇心切,娘子到时候把脸蒙起来,他们应当不会在意的。”桑辰一派天真无辜地道。

不会在意?现在连仵作这个行业都不是很盛行,别人乍一见到个女仵作,哪个人不会惊奇!

冉颜冷冷瞪着他,掩在袖子中的手指微动,她,现在实在忍不住想解剖这个二货!时而傻到被人卖了还数钱,时而不仅正常,还十分精明,冉颜想解剖他看看此人的脑部构造究竟与常人有何不同。

“我要的陶瓷你做得如何了?”如果桑辰说没做,冉颜决定立刻甩袖子走人。

“胚已经做好了,正在干燥中,这几日天气晴好,约莫明日凌晨可以上釉烧制,子时能够冷却好。”桑辰说的笃定,仿佛他说的就是事实。

冉颜知道,那是出于专业的自信,一切尽在控制之中的游刃有余。虽然没有想到,但冉颜对这个结果很满意。

“人来了。”桑辰缩回头,整个人忽然又紧张起来,疾步走到冉颜面前,脸色有些发白,对冉颜颇为歉意地道:“让娘子一个妇道人家来面对死尸,在下……在下心中实在愧疚难安。”

“马后炮。”冉颜又发现桑辰一个令人发指的缺点,冷冷地抛下这句话,拎起身旁的箱子起身道:“走吧。”

“走,走。”桑辰点头,干干地咽了咽口水,随着冉颜出了死巷。

停尸馆外居然有四辆马车!冉颜稍微顿了一下脚步,她现在虽然打扮的不分男女,但若是细心的话,依旧能分辨出性别,看着从四辆马车上缓缓下来的十余个人,冉颜恨不得把桑辰杀完之后抛尸,声音犹若幽幽寒潭,“你从来没跟我说过,居然有这么多人!”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