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馅饼砸死人(2)

冉颜写下药方,交给青黛,嘱咐道:“白梁粉三钱,石菖蒲三钱,让药铺给碾作粉末,扑在溃烂伤处用。另一药方,是煎服的药饮,稍后我再细与你说。”

做完这一切,冉颜解下手上的粗布,带着晚绿绕到了屏风外间。梅毒是个难缠的病,要十分谨慎才是,能不接近患者,便尽量不要接近。

这时,恰好侍婢领着三名女子进来。

冉颜兀自想着提取青霉素的方法,并未察觉有人进来,径自在席上坐了下来。

“不是说有医生为我们诊治吗?怎的不见人!”一个明丽女子道。

晚绿见冉颜依旧没有任何反应,连忙提醒道:“娘子。”

“这位便是医生。”侍婢伸手示意道。

那三位女子顿时满面诧异,在大唐,医女是不常见的,只有在宫里才有,她们都只为妃嫔服务,放出来的极少,即便出了宫,做了良民,也被权贵人家争先恐后地收到府中,民间几乎不可能见着医女。

“不是骗子吧!”那明丽女子目光炯炯地打量冉颜,仿佛能看透幂蓠的阻隔一般。

冉颜收回神思,隔着皂纱淡淡地打量几眼来人,三名女子约莫都在十六七岁,或明艳或温婉,各有千秋,都是百里挑一的美人,只不过,那位生着一双桃花眼的明丽女子,嘴上泼辣了些。

对于工作之外的事,冉颜向来没有多余的热情,“谁先来?”

“我来。”明艳女子见冉颜无视她的话,不禁有些恼怒,一提裙摆,跽坐在冉颜对面,伸出手去。

“下阴是否瘙痒肿痛,无端生有异物?”冉颜问道。

女子微微一怔,有些疑惑地问道:“你无需诊脉吗?”

冉颜将她微妙的态度转变收入眼底,若非是被言中,依着这种不依不饶的性子,是怎么也不会有半分服软,“近半个月内,停止接客,不得与男子交欢、亲吻……”

“你的意思是,我也染上了?”女子打断冉颜的话,脸色微微泛白,死死地盯着冉颜,“你莫不是在报复我方才无礼?”

冉颜无奈,也没说就一定染上了啊,但既然有红肿瘙痒的症状,最好是不要再行房事,否则其结果恐怕也不比染上这个病好多少。

“不管你是否染上,照你的症状,也不可以再继续接客,待我问完其他人,再做详细检查。”冉颜心想,恐怕妓馆里的人多多少少都会有妇人病,不让接客,直接是断了她们的活路,这样的结果,不是这些以卖身为生之人能接受的,遂道:“若未染上此病,我不会逼你医治。”

冉颜虽不是专业的妇科医生,但当初上大学那五年,可没少替同寝室的朋友顶课,说起来,有不少专业妇科医生还不一定比冉颜更精通。

“韩郎君近来有了新欢,红杏姐姐不是正好歇一歇?”旁边一位碧色及胸绣花襦裙的少女一口吴侬软语,温声道。

碧裙女子生得极为白净,相貌不像红杏这样令人眼前一亮,但清秀温婉,低眉顺目,白净的腕上带着一只洁白的玉镯,整体的气度娴雅,即便说出这样尖刻的话,也令人觉得她似乎没有恶意。

“你!那种见异思迁的郎君去了旁处,我倒是清静,哼,幸而他见异思迁,否则今日可就是死在我房里了,晦气。”红杏一双泛着桃花的美眸,即便是瞪起人来,也别有一番风情。

碧裙女子垂眸拢了拢鬓边的秀发,依旧是那副温温婉婉的模样,轻声道:“红杏姐姐慎言呢,方才我路过时,听仵作说,韩郎君中了毒……姐姐可莫要把自己搭进去。”

红杏猛地一拍几面,霍地直起身子来,“翠眉,你此话是何意!”

冉颜看着两人剑拔弩张,也不催促她们诊治,甚至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从翠眉两句意味深长的话中,至少能知道,方才说是死了的那个韩郎君,居然不是被打死,看样子像是被谁下了毒。

这虽然不关她什么事儿,但在古代遇上一桩杀人案件,还是免不了产生几分兴趣。

“我是乐妓,卖艺不卖身,三个月前便从紫绪的屋里搬出来了,应当无事吧?”翠眉也不理红杏,反而转向冉颜询问起了病情。

若真是如此,应当是没有大碍,冉颜方欲答话,忽然看见蹙眉嘴角生了一个疮,盖在脂粉下面,若隐若现,冉颜微微一顿,道:“你嘴边的疮?”

“哦,昨天馆中的专供医生看过了,说是内火,开了几服药,现在倒是不疼了。”翠眉声音柔和,宛若江南三月天的温婉,让人不禁怀疑,她是哪家贵女。

冉颜探究地看了她一眼,梅毒表现在皮肤上的早期症状是红色的小丘疹,而后会迅速的破溃成红色小溃疡,随着病情的加重,溃疡面数量和面积都会增大,而且,这些症状最可能出现得地方,除了下体,还有嘴角、手指、胸部等等。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