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馅饼砸死人(1)

嫣娘秀眉一拧,声音陡然冷了下来,严厉地道:“把衣衫整理好再回话!”

那形容狼狈的妓人微微一颤,似乎是对嫣娘十分畏惧,飞快地收拾自己的仪容,因着太过紧张,双手不停地颤抖,动作虽然很忙乱,可实际上半晌也不曾系上一根衣带。

冉颜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幕,心里不禁对这个嫣娘起了一丝兴趣,通常情况下,一个老鸨听说自家妓馆中出了人命,定然是急着赶到现场去处理,而嫣娘却似乎对妓馆中姑娘的仪容更加在乎。

“馆中出了事,奴家得去瞧瞧,先失陪了。”嫣娘趁着这个空当转过身来从容的与冉颜客套。

冉颜微微颔首,“无碍,我先为紫绪小姐诊治。”

初唐时,所谓“小姐”一般都多用作对妓人的称呼,尤其是对有名望的舞姬、乐妓、清倌,对好人家的女子,却只呼“娘子”,或者如冉颜这般,加上姓氏和排行,称呼为冉十七娘。

嫣娘歉意地一笑,微微欠身,而后挥手令几名侍婢领着她们进去。

一个闺阁女子,在听说出人命了,居然如此淡然,恍若未闻?嫣娘不禁多看了几眼罩在幂蓠中身影模糊的冉颜,略略留了心。

进屋之后,冉颜放慢了脚步,隐隐听见外面传来嫣娘的声音,“怎么回事?”

妓人忙道:“今日韩郎君过来寻奴家,奴家与他小酌了两杯,便就寝了,谁知刚刚躺上塌,秦四郎便踹门进来,拉开奴家,不由分说地与韩郎君扭打起来,奴家摔倒在地,待起来时,便瞧见韩郎君口吐白沫,身下有一摊血……”

声音越来越远,冉颜这才收回了心思,仔细打量屋内。

屋子十分宽敞,矮几矮桌,几根黑褐色的柱子之间用细密的竹帘隔开,从竹帘缝隙之中,隐约能看见内室的摆设,一张四扇乌木屏风遮住床榻,南墙的窗子下摆了一个镜台。

四名大汉将紫绪抬到屏风后,却是迟迟不敢下手将她转移到榻上。

紫绪这种状况,明显已经属于二期梅毒,也就是到了重病阶段,这个时候病毒的传染性是非常大的,有时通过间接接触也会染上。冉颜也不敢掉以轻心,对领她进来的侍婢道:“你去寻干净的布来,让护卫们把手包上。”

侍婢应声退了出去,剩下屋里的人都面面相觑,看这情形,他们的担心也并非多余的,当真很容易传染啊!距离紫绪近两个人,悄悄地向后挪了半步。

青黛见状,一时悲愤,忍不住上前,“无需找什么布,他们不愿意抬,我抬!”

“站住!”冉颜冷声喝止住她的动作,“你以为我在开玩笑不成!有谁和紫绪小姐共用过东西的人,最好都叫过来检查一下,尤其是共用过男人的!”

当下,屋内鸦雀无声。最吃惊的莫过于晚绿了,她对自家娘子再了解不过了,怎么可能以如此气魄,说出这样的话来?一时间,晚绿有些恍惚,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并不是她熟悉的娘子,而是个陌生人。

侍婢很快寻了一匹粗布来,冉颜也令她们撕开帮护卫们裹上手,然后把紫绪抬到榻上。

“若是不放心,回去用醋洗手。”冉颜一边说着,也用两块粗布把手包上,开始仔细地检查紫绪身体。

至此,护卫们要做的事情都已经做完了,他们听冉颜如此一说,连忙退了出去。

冉颜用手轻轻拨了拨紫绪枕部及颞部,入手处,轻松地抓起一缕头发,脱发的部位,边界不清,犹如虫蚀状,的确是梅毒。

不过,据史料记载,到了明朝万历年间,西方的商人才传来了“梅毒”,现在可是大唐贞观年间!怎么会有这种难缠的病?难道是历史发生偏轨?

冉颜叹了口气,她一向认为天上不会白白掉馅饼,即便掉了,有时候大得能砸死人,得有力气接才行!她从一开始便做好了心理准备,果然紫绪的情况不容乐观,这二十两,实在不好赚。

冉颜不禁有些后悔,当时应该索要千百两才划得来。

“如何?”青黛见冉颜直起身来,急急问道。她以前从未见过诊病不需把脉的,但现在,除了冉颜,也无人能够帮助她们了,青黛是将一腔的希望全部都放到了冉颜身上。

“情况不佳,我可以保证她暂时无事。”冉颜知道不少治疗花柳病的古方,可是这些方子对她这种重症患者约莫都没有什么太大疗效,除非……能够提取出peillinG……

peillinG也就是青霉素,能够在几个小时之内治愈淋病,在几日之内治愈梅毒。另外,其对溶血性链球菌等链球菌属,肺炎链球菌和不产青霉素酶的葡萄球菌具有良好抗菌作用,简单来说,若是能够成功地提取出青霉素,那么像产褥热、肺炎这样在古代几乎是绝症的病,都十分容易医治,顺便,还可以改变医学历史……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