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彩绣馆

“嫣娘,你听我说,方才张神医已经给我指了一个能起死回生的神医,只要我求得她相救,妹妹定然无事。”青黛一时泪雨滂沱,面上脂粉混着眼泪流成了一条条粉沟,双手死死地拽住那个中年女子的衣袖,“嫣娘,只要给我去寻神医的机会,我便答应,答应随张大郎走。”

嫣娘果然顿住步子,看了青黛一眼,旋即道:“不管紫绪是死是活,你寻了神医之后,都得听我安排。”

“我答应,我答应。”青黛生怕嫣娘反悔似的,忙不失迭地点头。

冉颜忽然想起,那个张神医便是前日在周家庄见过的医生,听青黛话中的意思,那张神医口中所说的“神医”,恐怕指的就是她。

无论唐朝多么开放,一个名门嫡女与妓人打交道总归于名声不好,可是冉颜现在也顾不得这许多,她需要活下去,不会任由别人摆布。

想到这个目的,冉颜交代晚绿不许露面之后,一咬牙,从暗巷中走了出来。

那一行人似乎没料到居然有人偷听,面色不由一凛,嫣娘向那些大汉使了个眼色,让他们不要轻举妄动。毕竟,这又不是什么混乱年代,不能胡乱伤人杀人。

冉颜便是知道如此,才敢直接闯出来。

“我可以救她。”冉颜转向青黛和嫣娘,目光在嫣娘的面上停留片刻,“不仅可以救她,还可以救你。”

所有人都怔住了,一个暗巷中忽然闯出的女子,居然张口便说这样的话。

“你是否前段时间发现下阴忽生异物,排泄疼痛,有时伴有出血?”冉颜声音平缓而镇定,毫不避讳,竟将那几个贯经风月的妓人弄得面红耳赤。

嫣娘涂满脂粉的面上微微变色,眼眸中满是惊异,因为冉颜方才说的这些症状,确实在她身上发生过,也让馆里的专供医生看过了,吃了药,却一直没有好转。

“您可认识张神医?”青黛心中隐约猜测出冉颜的身份,可是又觉得应当不会如此巧合。

“有过一面之缘。”冉颜如此说,便是确认了青黛的想法。

青黛愣了一下,旋即噗通一声跪倒在冉颜面前,刚刚断了的泪,又滂沱起来,“天可怜见!我妹妹命不该绝!求神医救她,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青黛在所不惜!”

“你若愿意让我医治,我自然不会推脱,诊金二十两,诊前一半,病愈后一半,不二价。”冉颜说着,径直走到架子前,抬手掀起薄衾,入眼便是一张生满红疹的脸,密密麻麻的触目惊心,有些红丘疹已然溃烂脓发,连几个抬架子的大汉都觉得慎得慌,手不由微微一抖,架子猛地抖了一下。

冉颜恍若未觉,仔细地观察这女子的病情。

且从五官判断,这个女子定然生得不俗,身材凹凸有致,是个能令男人识得销魂滋味的尤物。

“如何?”冉颜又将被子盖上,转而问还跪在地上的青黛。

“愿意,自是愿意!”青黛便如溺水之人,抓住了一物,哪里管得了它是浮木还是稻草。

“她如此重症,当真还有救?”嫣娘也十分想知道冉颜的医术究竟如何,她近来身上也起了许多红疹,看见紫绪这个样子,不禁心底发憷。

“得此之症,轻者‘损元精,破元气,伤元神’,身心疲惫,重者眉发自落,鼻梁崩倒,肌肤得疮如疥,以致危及性命。”冉颜一边翻看紫绪身上的丘疹,一边道:“她身上虽然有些溃烂,不过看情形,还不算晚。”

检查完后,冉颜站起身来,目光落在嫣娘的手臂上,补充了一句,“你的状况,要好得多。”

冉颜说嫣娘情况好得多,也不仅仅是指她病情轻。通过方才的事,冉颜几乎可以判断,这个嫣娘,约莫是老鸨之类的人物,虽算不上半老徐娘,但手底下有一群更加娇艳的妓人,她便不是必须要接客,染上此病,就几乎没有治愈的可能,只要药物使用得当,再加上洁身自爱,基本不会有生命危险。

冉颜沉吟片刻,道:“晚绿,出来吧。”

从嫣娘的举止行为,冉颜可以看出,她是个心思细腻且小心翼翼之人,这种人,如果不让她握住对方的软肋,是不会贸然相信一个陌生人信口雌黄,那么冉颜就让她安心。

再说,冉颜见多了书里电视里那些青楼逼良为娼之事,让嫣娘知道她身份不一般,也能有些安全保障。

晚绿一溜小跑地冲到冉颜身边,像是母鸡护鸡仔似的将她护在身后,红着眼眶道:“娘子太任性了。”

方才冉颜一番威逼胁迫,命令晚绿不许出来,晚绿躲在墙后,看着自家娘子气度超然,面对一群妓人和七八个彪形大汉,竟然没有一丝慌乱,还笃定说能治好妓人的重病,晚绿心里诧异的同时,也深感担忧,在后面天人交战许久,刚想起邢娘教训她的话,准备冲出去,冉颜便唤她出去了。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