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拈花一笑间

丝履是类似后世绣花鞋一类的鞋子,轻便美观,比屐鞋要舒适的多,只是要小心看路,否则踩到石头之类的东西十分疼痛。

冉颜觉着,在乡下还是要穿屐鞋,这样必须盯着脚尖前的路,实在是煎熬。

已经接近申时末,夕阳斜斜,夏风轻拂,空气中带着江南水乡特有的清润气息和着花香扑面而来,冉颜松了口气,心知快要到地方了。

“娘子!”晚绿忽然小声凑在冉颜耳边叹道:“好一个美郎君啊!”

冉颜抬起头,顺着晚绿痴迷的目光看过去,微橘的夕阳下,一袭月白大袖长袍随风飞扬,青丝绾起,有几丝碎发在额前飘荡,橘色的光,在他毫无瑕疵的侧面镀上一圈光晕,朱唇皓齿,面如白玉,宛如一幅美轮美奂的画。

男子的身材颀长而瘦,着大袖长袍,颇有魏晋遗风,他此刻正专心地对着面前一株白牡丹,俯身轻嗅,陶醉的神情亦是美得令人移不开眼。

冉颜嘴角抖了几抖,一个男人,喜欢闻花!闻花闻成这德行,真是……冉颜忍不住动了动手指,有种想解剖他的冲动。

男子赏了一会儿花,正欲转身离去,却顿下脚步,俯身从花丛旁边寻着一根树枝,挖起牡丹花树下的一株野花。

“他挖我们家的花。”冉颜毫不留情地打断晚绿的沉迷。

晚绿蓦地回过神来,不满道:“娘子,那不过是杂草野花,不是我们家种的。”

男子听见两人的对话,手中还捧着那朵野花愣愣地转过身来,面上颇有些尴尬,想来是听见了冉颜的话,结结巴巴地解释道:“在下……在下只是觉得,这朵野花生在艳丽无双的牡丹之下,甚是可怜,想,想把它移开。”

嫩嫩黄黄的小花,被男子捧在手心,被他俊美的容颜映衬之下,竟然增色了几分。冉颜微微抖了一下,这个男人居然如此的……唐僧。等等,他不会真的是唐玄奘吧?想想,似乎年代不对,冉颜才微微松了口气。

隔着幂蓠的皂纱,冉颜目光落在他握着花的手上。

这人不过是生得修长,年纪却不大,冉颜根据体貌特征,判断他约莫只有十七岁左右。

“在下是新来的村学塾师,姓桑名辰,字随远。”少年忙冲冉颜作揖。

冉颜下意识地便想回答“我知道了”,潜台词是“你可以走了”,但想起邢娘千叮咛万嘱咐的要她谦和贤淑,连忙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回肚子里,微微欠了欠身,“见过桑先生。”

桑辰连忙摆手道:“不敢当,不敢当!”

顿了一下,桑辰似乎想说什么,微微动了动唇,却只道:“不敢打扰娘子,在下告辞!”

说罢急匆匆地顺着陌上小道跑走,到转弯的地方不知踩着什么,竟是一个踉跄,险些栽倒,这一来,那个修长的背影显得愈发仓惶狼狈。

晚绿愣了愣,道:“娘子……桑先生怎么了?”

“不知道。”冉颜无心关注桑辰,专注地看着面前一片花田。

一片姹紫嫣红开得好不热闹,绚丽异常,只不过在冉颜看来,这些花也就是颜色不同罢了,看了一会儿新鲜,她便意兴阑珊。相对来说,还是千奇百怪的尸体能燃起她体内的兴奋因子。

“我们回去吧。”冉颜道。

“娘子,怎的刚来便要走?”晚绿不解道,以前自家娘子最是喜欢这些花草,甚至还向吴神医要了草药种子来种,怎的忽然就兴趣缺缺了。

冉颜也不解释,心里开始暗暗盘算应当私下做些营生呢?还是想办法回冉家?

冉颜的身份是冉十七娘,这是逃不了的,就算自己的营生做得再怎样风生水起,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若不在眼前看着,万一随随便便就给许了出去,这下半辈子可就别想舒坦了。逃跑?更不现实,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独身在外,所遇的未知危险比现在多出几十倍,但也不能立刻就回冉家,时机还未到。

综合分析一下,冉颜觉得留下来,先暗中赚点钱,到时候无论是走,还是被接回冉家,她都有一些保障。

回到府中,冉颜便与邢娘和晚绿商量,明日去城中。恰巧中午的时候,晚绿说过要给她做一件新衣服,邢娘也不曾反对。

睡觉之前,冉颜将原主所有的物件都翻看了一遍,找到三支簪子,一只玉镯,四双鞋履,还有十多件穿旧了、小了的衣物。另外,便是五本被翻旧的诗集。

看来,这个贵家嫡女的生活,当真艰难。

以前,冉颜从来没有为钱财担忧过,这回可切切实实地体验到了,什么叫无钱寸步难行。才七八日,卖簪子的十五两银子,现在已经只剩下八两,别说舒适无忧的生活了,便是多吃一顿好的也肉疼。

只好明日去城中看看有没有商机。冉颜以前在医学院时,同寝室的朋友是妇科专业,但成绩一向不大好,为了谋求生路,便改变策略,开始研究怎样保养女性器官,以达到美容驻颜的效果,倒是颇见成果。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