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生计

主仆两人在廊下晒了一会太阳,邢娘便端着药从隔壁的小院进来,瞧见坐在廊下的冉颜,急急走了过来,把托盘放在栏上,拉起冉颜的手喜极而泣,“娘子醒啦!醒了就好,老奴这就去请吴神医过来给您瞧瞧。”

冉颜点点头。她也懂中医把脉、配药,尤其擅长配药,但对把脉之类的,却不是很精通,让别人来确认一下也好。

邢娘去了一会,便领回一个佝偻的老头,浅褐色的旧布袍子,手里头攥着一个灰色的布袋,须发雪白,白发稀疏地在头顶窝了个凌乱的髻,上面插着一根木簪,走动起来时,坠得发髻一前一后地晃荡,屐鞋也破旧得几乎随时能散开一般。

这一副落魄模样,远不能让人看出医术高超来。

冉颜不会以貌取人,而且从残留的记忆显示,这老人是继室为了敷衍族中长老和阿郎,随便寻来地走江湖的铃医,名吴修和。

恐怕继室也没想到,这铃医也确实有些真材实料,硬是把冉颜的病情给拖了两年,并且自愿留在庄子上为冉颜治病。起初冉家还拨给他一些银两,如今也不再拨钱了。

她们都唤吴修和神医,倒不是因为他的医术真的高超,只是出于感激之心。

“吴神医。”怎么说吴修和也算是冉颜的同行,而且也颇有仁心,冉颜在晚绿的搀扶下起身迎接。

吴修和哼哼两声,瞧了冉颜两眼,见她面色惨白发青,往日一双水灵灵的美眸也透着一股子死气,不禁皱眉,伸指捏住冉颜细细的手腕。

“脉象有力持续,乃是大愈安康之兆……”吴修和捋着稀疏的胡须,缓缓道。

吴修和疑惑的一再盯着冉颜的面容,奇道:“既有大愈之兆,这面色不应如此啊?”

即使吴修和医术再高超,也不会知道,这是因为冉颜躯体里的灵魂已经换了个人,还没有完全契合适应的缘故,再加上,冉颜前世便是一副半死不活、死气沉沉的模样,这面相能好到哪里去!

吴修和开了一张药方,交给邢娘,“既是好转了,须得换个药方才行。”

这药方一开出,邢娘和晚绿的神色既是欢喜又是忧愁,欢喜的是,缠绵病榻的娘子终于有了好转,忧的是,眼下哪里还有钱财去抓药啊!况这药方子上净是些上好的补药。

邢娘对晚绿悄悄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不要在娘子面前提起此事。

晚绿紧紧抿着唇,伸手接过药方,小心翼翼地放在了袖袋里,劝说冉颜道:“娘子大病初愈,还是回屋里歇着吧,奴婢去抓药。”

冉颜不是没察觉到她们的小动作,却只是点了点头,在邢娘的搀扶下进了屋。

吴修和看了晚绿一眼,见她一手紧紧捏着袖袋,眼中闪过一丝绝决,心中觉得不妙,连忙小声道:“我这几日去城中的医馆里坐堂,不曾收取钱财,倒是得了不少药材,你这趟去,能要来月例固然好,若是要不来,也无需忧心。”

晚绿眼眶一红,噗通一声跪在吴修和面前,压低哽咽的声音泣道:“您的大恩大德,我家娘子一定会铭记在心!我晚绿来生做牛做马也偿还您这份恩情!”

“唉!”吴修和叹了一声,伸手虚扶起晚绿,他原本不过是个到处混吃混喝的铃医,没想到还真是在此处混出了一份仁心,他大半辈子也不曾如此慈悲过。虽说眼下是赔了点,可当初也是见十七娘命中有个转折,估摸将来能有点回报,因此才会尽心尽力。

不过,这冉十七娘也忒提不成把了,万事逆来顺受,竟是一点不知进取!吴修和仰头重重地吐了一口气,背起药箱转身离开,心觉得面相这个东西,委实不甚靠谱,现下帮衬的心思也倦了,琢磨着帮这最后一回,麻溜儿地卷铺盖走人。

晚绿这厢将将止了眼泪,却见邢娘从屋里走了出来,手里握着一只金簪子,有些惴惴不安地压低声音道:“娘子让把这簪子卖了。”

晚绿以为又是要卖夫人留下的首饰,急声道:“可就只剩下那么点物件了,怎么着也得留下一两件作为念想啊!”

“不是夫人的遗物。”邢娘将那簪子交到晚绿手中,神情忐忑,“这是娘子昨日里……从十八娘那里得来的那支,娘子想让我把这个换钱,可万一……”

晚绿心里一喜,伸手便将那簪子抓了过来,安慰邢娘道:“这只嵌了宝石的蝶戏双花金簪可值不少钱,卖了够我们过上三五个月了,娘子的药钱也有了着落,莫要担心。”

邢娘看着一溜小跑出去的晚绿,心里七上八下,十八娘可不是个肯吃亏的,若是……邢娘满心的忧虑,但想到自家娘子已经大半年不曾见着荤腥,如今若不是吴神医帮衬着,恐怕连药也早就断了,因此也就不曾出声阻止。

冉颜躺在榻上,昏昏沉沉地想着事情,不知何时竟是渐渐睡了过去。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