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狠厉

邢娘抹干眼泪,声音略带些颤抖,咬牙道:“好,老奴不拦着,娘子若是去了,老奴跟下去伺候您便是了,老奴没照顾好娘子,正好向夫人请罪。”

“奴婢也跟着您!”晚绿也被邢娘这一番话弄的心伤不已。

冉美玉眼中闪过一丝恶毒,无论如何,冉颜不是自己杀死的,身边这些侍婢都能作证,那就让她死好了!

冉颜一眼洞悉她的想法,嗤笑一声,“你想用贴身婢女为自己作证?都是你自己人,谁信?堵得住悠悠众口吗!我告诉你冉美玉,就算我死了,也要让你身败名裂,反正我也活不了几天了,你自己要跑来做垫背的,我开心得不得了!”

冉美玉倒也被冉颜这疯狂的模样唬住了,太平盛世,闺阁小姐,对见血之事自然怕得很。更何况,今日她在这里,冉颜要真是死了,不管真相如何,恐怕风言风语是少不了,想到此,冉美玉又有些迟疑。

冉颜哑然失笑,模样更像是有几分疯癫,“滚!要不是你欺人太甚,我也不会拉你一起死,再不走,可就别想走了!”

冉颜一通软硬兼施,一面威胁冉美玉,一面又说自己也活不了几天,明摆着是告诉她,她做这一切都是多此一举,愚蠢得自找麻烦。

冉美玉虽然鲁莽却也不笨,听冉颜这样说,心中也有了些计较,身边的婢女似乎都怕惹事儿,又催促她赶紧走,冉美玉连忙命婢女撑伞,急匆匆地没入雨中,连金钗都忘记索回。

冉颜脱力地瘫倒在邢娘怀里,手中还紧紧地攥着那支钗。

在原来冉颜的记忆里,这个十八妹是个欺软怕硬,喜欢狐假虎威的主儿,有些小聪明,却远远比不上她那精明的母亲,所以冉颜就唬了她一下。也亏得是这样,否则,这大下雨天的,以这具身子的状况,若真是被扔到哪个荒郊野外,准活不过一天。

冉颜用金钗刺喉,其实根本没刺到要害,不过是破了皮,流了点血没什么大碍……关键是……她穿越了!灵魂穿越!这也太荒谬了!

晚绿见冉颜呆傻的形容以及缓缓闭上的眼睛,心中猛地一紧,连忙急匆匆地跑出去叫医者。

不知躺了多久,冉颜再次醒来时,还未曾睁眼,便感受到了暖暖的阳光。

“娘子!”晚绿看见微微动了一下,一时悲喜交加,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全然不似那日里阻拦冉美玉时的冷厉决绝。

冉颜抬眼,看着透过帘幕照射进来的阳光,头脑依旧发蒙。

穿越的几率有多大?穿越回去的几率又有多大?冉颜浑浑噩噩中也明白自己一时半会回去的可能性很小,日后就算有办法回去,她的尸体也早就火化,就算不火化,谁又能保证死去的身体机能可以再次使用?恐怕这辈子注定只能活在千年前的唐朝。

深吸了几口气,冉颜平复心中的情绪,回过神来时,便听见耳边焦急的呼唤声,“娘子!娘子!”

“晚绿。”冉颜声音有气无力,风若是再大些怕是能吹散了去。

“在,在,奴婢在这儿呢!”晚绿见冉颜终于回魂,连忙凑到跟前。

“出太阳了?”冉颜眯着眼睛,看着从细竹帘幕中投过来的明媚阳光,心头的阴霾稍稍散去了些。

晚绿看冉颜的气色好了些,方才松了口气,笑答道:“是啊,连连下了六七日的雨,可算是晴好了呢,娘子也醒了,真正是个好兆头。”

“扶我出去坐坐。”冉颜记忆中,似乎应该用这种理所当然的语气与晚绿说话,便也就照旧。

晚绿爽快地应了一声,飞快地出了帘幕,拿过一件厚厚的锦缎外衣给冉颜披上,这才扶着她到了院子里。

一踏出房门,一股子暖湿的气息中夹杂着淡淡的草木芬芳和金银花香气扑面而来。

小半亩的院子中种满各种各样的花草,花圃被打理得极好,院子西南角架起了一个凉棚,上面被金银花藤蔓爬满,黄白两色的细长小花在阳光下争相怒放,长势喜人。

凉棚周围有一小片整整齐齐的园圃,里面种了几种常见的草药,中间有一条鹅卵石铺就的小路通往凉棚。

冉颜没有过去,只在从大门处沿着院墙连接厢房和主屋的抄手游廊上晒晒太阳,屋里面的湿气快让她生霉了。

冉颜靠在柱子上坐了一会儿,暖暖的阳光慢慢渗透冰冷的皮肤,身体里似乎有了些力气,只是懒洋洋地不想动弹,眯着眼睛,反复地回忆关于冉氏的内容,她继承了这身体的记忆,却发现这原主也忒没有见识,除了家中直系亲属关系之外,几乎是一片空白,旁支亲属、市井民生、天下大事全都一无所知,显然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阁女子。

“他们要把我送去哪里?”出于职业习惯,遇见云山雾罩的事情,冉颜定然要弄个清楚。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