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大唐贞观

“冉博士,检验报告已经打出来了,请您签字吧。”

办公室中,一个斯文俊秀的男人身着白大褂,白净的脸庞,高高的鼻梁上架着半黑框的眼镜,减去了几分俊秀,显得温和而干练。

顿了一会儿,依旧没有人回答,但是男人似乎知道所谓的冉博士一定在,伸手嘭嘭嘭地敲了几下门板,又提高声音,“冉博士?”

“好,先放在这里吧。”办公桌堆满的文件之中传出一个公式化的女声。

“冉博士,刑侦队的李队长已经过来催了几回,请您尽快。”男人小心翼翼地把满满的办公桌上的文件移开一部分,将手里的文件放了上去,末了,不放心地用桌上一只古色古香的砚台压住。

男人叹了口气,再不签字交出去,估计李队长要过来杀人了。

想起李队长那煞气冲天的样子,男人立刻再次提醒,“冉博士,文件我用砚台压住了,请您尽快签字。”

厚厚的一堆文件中,抬起一张精致如瓷娃娃一般的脸,皱着好看的眉头,声线平平地说,“我知道了,明天早上我亲自把文件送过去。”

张助理得到明确的答复,这才放心地应了一声,转身出去,心里却不知是惋惜还是赞叹,都说这世上有三种人,男人、女人、女博士,那么像冉颜这样拥有双博士学位的女博士,应该是博士中的战斗机了!可惜那张精致绝伦的脸,可能是面对尸体有点久,显得死气沉沉,又好像没有雌性荷尔蒙分泌似的,所以迄今为止依旧是无人问津的圣女一枚。

办公室中,冉颜一直忙到晚上才松了口气,起身去泡茶时,看见砚台压着的验尸报告,便放下手中的杯子,又坐回位置上,拿起报告书看了起来。

这件案子中,死者一共有五名,是一家五口,根据尸体上的伤口检验来看,属于虐杀,其中还有两名女性遭到了性侵犯……冉颜皱眉,看向最后两行,致命伤为宽1.3厘米长7厘米的刀伤?

是别人重新验尸,还是有人篡改了验尸报告?

冉颜放下报告书,拿起座机的电话,拨了分机号,里面嘟——嘟——的声音传来,过了许久,也没有人接电话,冉颜瞥向墙上的钟,二十三点四十分,除了看大门的,其余人都下班了。

虽然心里已经判定是有人私自篡改报告,但法医小组里也有几个自认是资深人员的老顽固,重新检验,也不是没有可能。冉颜向来恪守尽责,必须要再次验证确认才行。抓起挂在门边的白大褂,飞快地套在身上,然后取了手套、口罩,准备去停尸间。

但走到门口,冉颜忽然停住脚步,转回来把那份报告放在复印机上印出一份,压在砚台底下,将原稿锁进保险柜。

做完这一切之后,冉颜才再次出门,她边走,边暗暗分析这人篡改验尸报告的目的,报告书是需要她签字之后才能作为证据,篡改得这么明显,必然会被她一眼看出来……

“糟了!”冉颜低呼一声,按着电梯的手一松,连忙转身往外面跑。

如果那个人明知道会被看出来,还这么做的话,很有可能就是为了诱她再次来检验!那么——凶手的目标是她!

然而,她还不曾走出两步,身后一阵劲风袭来,砰的一声,脑后被什么坚硬的东西狠狠砸中。

冉颜只觉得脑后有股热热的东西顺着脖颈流到背后,她放弃了呼喊求救,因为这里是地下一层的停尸间,隔音隔热效果一流,再加上现在是夜间,她获救的可能性是负数。

咣当!砸中冉颜的东西在地上摔成几瓣,她下意识地想回头去看凶手的模样,脖子却被人从后面拿住。

冉颜能感觉得到,那人是带着橡胶皮胶手套。看来是个作案高手,这个停尸间一般人进不来,所以此人更有可能是小组里别的法医。

“原本,我的计划毫无破绽,可是谁让你偏偏从伤口上验出线索来,那就怪不得我下狠手了!”森冷的声音凉飕飕地从而后传过来。

声音熟悉,证实了冉颜的想法,是,她的助理。

冉颜冷冷一笑,忍着疼痛和脑子发蒙的感觉,努力组织语言,“张助理,你……太小看我冉颜了,我大意之下死在你手里……但,你逃不掉。”

咔嚓一声,也许是颈椎被拧断,冉颜已经痛得察觉不到别的了,她只记得自己倒下前,看见了地上四分五裂的古砚台,那是身为考古学家的妈妈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六月初夏,清晨的苏州城笼罩在一片烟雨迷蒙之中,水雾氤氲,蒙蒙胧胧之中,有楼阁屋檐高低错落,偶尔有飞扬的屋角冲破迷雾,黛瓦白墙,青石小巷,或深或浅,或远或近,与岸边的垂柳形成一幅绝美的水墨画。

然而距此往南四五里,却与城内坊间的气氛截然不同。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