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终于找到老婆的陆千乔黑着脸走过来,拦腰将她抱起,掂了掂,确定没短斤少两,这才松一口气,傲然转身出门,将门外那群灵鬼当成空气。欢乐的岁岁朝朝便这样过去了。

在新晋的灵鬼们的眼里,眉山君是个还算稳重可靠的主人,除了偶尔抽风一下,喝醉酒哭着叫两声不知谁的名字,其他时间还都挺好的,起码可以用一句傲如瘦梅来形容。

基本上,眉山是个可以令新晋灵鬼们骄傲自豪的主人。眉山居虽然不能和那些大门派相比,但每日求访的人也是络绎不绝,大多是求他查什么机密。

眉山君办事不收金银珠宝,来访的人唯有在酒量上战胜他才行。除了每天要拖出去一堆烂醉如泥的来访者,整个眉山居的小日子是很平静很安宁的。

这种平静安宁结束于某个黄昏。

那是一个层林尽染,火云如炽的美艳黄昏,一只巨大而丑陋的鹈鹕悄无声息地落在开满红白花的木桥上,吓掉了守门灵鬼的下巴。

鹈鹕背上跳下一个姑娘,穿着浅紫色的罗裙,身量修长,容姿端华,是个出色之极的美人。守门的灵鬼一年换一批,谁也不认识她,因见她笑吟吟地往门前走,只好拦下来。

“天色已晚,姑娘若有事相求,明日请早。”

美人儿微微一笑,递过来一只偌大的食盒:“那麻烦你把这食盒带给眉山大人,我有两三年没来看他老人家了,盒子里装的是欠缺的两三年分量的月饼粽子糕点包子,叫他慢慢吃,有空我再来看他。”

她说两三年,莫非是眉山君的老相识?

灵鬼们不敢怠慢,早有人进去通报。其时眉山君正与最后一个来访者拼完酒,神清气爽地用茶漱口,一面吩咐灵鬼们把醉鬼丢出去,一面不屑一顾:“这帮没用的东西,两坛酒都喝不下去,还敢来求我。都剥光了丢出去,给他们一个教训。”

因见守门的灵鬼捧着一只硕大的食盒,站在门口发呆,他皱了皱眉头。

“你不好好看门,抱着这破烂盒子做什么?”

说罢走过去随手揭开盒盖,里面整齐排放着几排看相很不错的包子糕点,他捞了一粒菜包子塞嘴里,眉开眼笑地赞道:“味道不错!谁送的?”

“哦,是一个美女。说两三年没见你了,所以把这两三年间的包子粽子月饼什么的都给你补一份……”

咬到一半的菜包子“扑”一声掉在地上,眉山君手忙脚乱,失魂落魄,先抢过那只硕大的食盒,再捡起菜包子,实在没地方放,情急之下只得把食盒顶在头上,一路脚不沾地狂奔至大门。

夕阳余晖中,他心爱的、许久没见的那位姑娘还没走,如同当年第一次光临眉山居一样,她正扶在木桥的栏杆上,看着下面吐泡泡的鲤鱼。

眉山君眼泪磅礴如潮水,呼一下打湿衣襟。

“眉山大人!”

辛湄友好地冲他挥手,笑眯眯地走到跟前来,她比十几岁那会儿稳重许多,不会再跑跑跳跳,唯独脸上那无忧无虑的甜蜜的笑容一点都没变。不管外面世道变得多乱,辛湄始终是辛湄,乱世中一截逍遥清新的小调。

“你又瘦了,皮包骨头似的。听说现在好多地方在打仗,粮草死贵死贵,八卦仙人也吃不饱饭吗?”

她上上下下打量他,目光所到之处,眉山君就筛糠似的抖一下。

“那个食盒里的东西是用来吃的。”辛湄看他把食盒顶礼膜拜,放在头顶,不由怜悯地眨了眨眼,这世道太不容易了,几个包子月饼就让他欢喜得恨不得供起来,“要不我帮你做点饭菜?”

“好……好……”

眉山君的声音像是一只脖子被掐住的鸡,又细又尖。他浑身僵硬,顶着食盒一步一抖,领着辛湄进门,眼泪流了一路。

辛湄安慰他:“不要急,不要哭,我马上就做饭。”

……

守门的灵鬼们把掉下来的下巴小心翼翼再扶上去,听说眉山居里有一个辈分比较老的专门扫地外加照料竹林的灵鬼,他们决定晚上找个空好好把这件事问问。

厨房还是那个厨房,豆腐还是那个豆腐,辛湄挽好袖子,洗好手,抓起菜刀,回头问:“眉山大人,你还是想吃豆腐眉山?”

眉山君浑身发抖:“可可可可以吃……吃豆腐辛湄吗?”

哎,这些年的磨练果然有用,他终于可以说出这么大胆的话了!眉山君害羞地捂住脸。

辛湄毫不犹豫:“好。”

……老天!这绝不是做梦吧?不是吧不是吧?!如果是做梦,那就让他一辈子不要醒!

结果那天辛湄做了四尊豆腐,分别是豆腐眉山,豆腐辛湄,豆腐傅九云,豆腐甄洪生。眉山君木然看着她飞舞筷子,眼明手快心狠手辣一气夹了三颗脑袋放他碗里,一面说:“眉山大人,这是你和你朋友们的脑袋,给你吃。”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