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城里有很多人家都从外地买媳妇,想来相公也是可以买的。没关系,她别的不多,就钱多。

过了五月,辛湄便要满十六岁,她爹最近也越来越愁心。某天晚上吃饭的时候,他突然问:“小湄啊,你看大师兄如何?身体壮,人又老实,你嫁给他绝不会被欺负。”

辛湄正在夹肉丸子,一下没夹好又滚了回去。她想了想:“……也成。”

门外传来一阵水盆翻倒的声音,推窗一看,大师兄正掩面狂奔,惊慌失措。

辛雄奇道:“你在做什么?”

大师兄泪流满面扑将过来:“师父!弟子早已有心上人!求师父不要把师妹塞给我啊!”

辛湄又在夹肉丸子,又没夹好,这次滚到了地上。

辛雄素来是个善心的师父,不好意思强迫自家弟子娶女儿,只得罢了。

眼看五月将至,辛雄越发烦躁。某日吃晚饭,他又问:“小湄啊,你看二师兄如何?皮肤白,嘴巴巧,跟着他你每天都开心。”

辛湄想了想:“……也成。”

门外再次传来水盆翻倒的声音,这次是二师兄掩面狂奔。

辛雄只得放弃让兔子来吃窝边草的念头。

从辛湄十五岁开始,辛雄就开始操心婚事了。辛邪庄说富也挺富,说有名也确实有那么点名气,一直靠着豢养灵兽,贩卖给各大修仙门派为生。这样的人家,辛雄又不是什么吝啬之辈,想找个女婿其实非常容易。

奈何辛湄刚满月的时候,辛雄鬼使神差请了娑罗山的玉清仙人来批命,玉清仙人凝神算了半日,最终摇头:“令嫒命格十分奇特,将来的姻缘嘛……有些古怪,命中红鸾有半实半虚之态,未来夫婿乃半人半鬼,应当是克夫之相。”

这次批命不知怎么的就传了出去,于是城里人人都知道辛邪庄的那个姑娘是克夫相,自此人人警惕,谁也不敢叫辛老爷看上了拉回去做女婿。

眼看着辛湄年年长大,辛老爷也年年忧心,他就这么个女儿,这孩子娘又死得早,他也没续弦的打算,难道就让这独女一辈子不嫁人么?

这几天他想了又想,几乎没睡好,不知怎么的突然灵光一动,晚上叫了辛湄来,笑道:“小湄,这次崇灵谷要一批灵兽,爹最近身体不大利索,你也大了,商人家的女儿不必搞那些闺秀把式,你带着货去崇灵谷交接,也算见见世面。”

辛湄见他目光闪烁,嘴角含笑,心里有些悟了,想想还是说:“其实吧,我觉着自己还小……”

辛老爷急道:“一点也不小了!你娘十六岁的时候就生了你!十六岁还没嫁出去的姑娘就是老姑娘了!”

辛湄只好说:“那……我多在外面玩两天,结识一些……呃,外地的有为少侠,这样好不好?”

辛雄忙不迭点头:“好极好极!若遇见合眼的,发信给爹爹,不必回来了!咱们在外地把婚结了再说!”

辛湄琢磨着,这次得多带点钱,去外地买个相公,好教她老爹能安心。城里有很多人家都从外地买媳妇,想来相公也是可以买的。没关系,她别的不多,钱最多。

隔日她便换上便装,招了秋月出来,领着浩浩荡荡一群灵兽,往崇灵谷飞去。

秋月是一只巨大且肥厚的鹈鹕,十岁的时候她爹送她的礼物,长得奇丑无比,当初她看一眼就吓傻了。辛邪庄养那么多灵兽,有体态轻盈的仙鹤,有丰盈华美的鸾鸟,可她爹偏送她一只丑疯了的鹈鹕!

不过这些年用下来,方觉得它好。无论遇到什么场合,秋月都镇定自若,十分有大家风范,没事也不叫,安安静静地团做一团睡觉。比起那些晃晃悠悠的灵鸟,它飞得又稳又快,偶尔遇见不长眼的飞贼,一翅膀扇过去,十个人也要晕。

辛湄从中悟出真理,男人也是一样,长得好看不算什么,好用才是硬道理!呃,当然,她还是希望这次能买个又好看又好用的相公。

崇灵谷离着辛邪庄足有上千里路,沿途还要横穿连绵万里的挽澜山,纵然秋月飞得快,后面那群灵兽却很娇嫩,吃不得苦,天一黑便呦呦叫唤,要吃饭要睡觉。

辛湄只得在挽澜山内找了块平地,扎营点火烧水。这帮灵兽被娇养惯了,非熟水不喝,非灵谷不吃,好在灵兽有灵性,绝不会私自逃脱,否则她一个人忙翻了也顾不过来。

黑夜的山林分外寂静,秋月的羽毛又分外温暖,辛湄只觉困倦得不行,渐渐便意识朦胧,靠在秋月身上睡着了。

睡到半夜,又觉得身后一直靠着的秋月不知去了哪儿,彻骨的寒风吹在脸上,冻得她一哆嗦,缓缓睁开眼。

眼前是空荡荡的平地,灵兽们和秋月像是平空消失了,只得她一人蜷缩着身体躺在地上。辛湄这一惊实在不小,急忙将手指放在口中吹哨,连吹了十几声,若在平时,秋月早就拍着翅膀飞回来了,这次却一点反应也没有。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