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

晚上,手下一名刑警走进办公室,道:“叶哥,朱朝阳还在医院睡着,中间醒了几次又睡了。看来这孩子确实被吓坏了,只能等明天问。周春红也在医院守着孩子,她带我们去了她家,从书架上找到了这本日记,桌子上还有本朱朝阳说的《长高秘籍》,一起拿回来了。”

他递上两个本子。

一本很薄,印刷粗糙,封面上印着“长高秘籍”四个大字,一看就是内容东拼西凑的盗版小册子,骗小孩的。想着朱朝阳这年纪了还不到一米五的个子,难怪他会买这个看。

叶军翻开大致看了下,书虽然才几十页,不过看得出己经被翻了很多遍,里面一些地方还像对待教科书一样做了重点标记,看来这是朱朝阳读书的习惯。其中有一条长高不能喝碳酸饮料的禁忌,打了一个五角星。

另一本是个笔记本,每一页都凹凸不平,因为上面都写了很多字。封面上用水笔写着五个端正的大字“朱朝阳日记”,翻开里面,纸张有点泛黄,似乎有些时间了,第一篇日记是从去年的12月开始的,随后几乎每天都写,日记内容五花八门,有写考试的,有写日常生活杂事的,还有像学校受了欺负等等也都写了进去,篇幅不等,少的只有几句话,多的有上千字,整整记了大半年,最近的一篇是昨天晚上刚写的。

叶军对前面那些学校琐事不关心,准备去找月普和耗子出现后的篇幅,这时,陈法医和一位刑侦组长走了进来。

他连忙放下本子,急切地问陈法医:“你那边现场处理怎么样了?”

“张东升是被匕首捅死的,匕首上有他自己和现场那名叫丁浩的男童的指纹。男童和女童身上没什么外伤,均是中毒身亡,我初步判断是氰化物中毒,具体有待进一步鉴定,张东升家中暂时没找出藏着的毒药,毒药这东西很小,恐怕他也会藏得比较隐蔽,我们正打算对每个角落重新认真搜查一遍。”他表情有点古怪,“不过嘛,毒药暂时没找到,我们意外找出了其他东西。”

叶军好奇地看着他:“是什么?”

“一个是桌子上留着的一个相机,里面果然还有一段犯罪视频,视频拍的是他们三个小孩,不过在离他们几十米外的地方,还拍到了张东升,拍得很清晰,当时张东升把两个人从山上推下去了。那是7月3号的事,当时张东升带了他岳父母去三名山,那天他岳父母从山上掉下去摔死了,景区派出所出具的调查报告上写的是事故,说他岳父有高血压,登山后坐在了城墙边缘拍照,不小心晕厥,顺带着把他岳母也带下去了。如果没这段视频,谁都不相信这不是意外,而是谋杀,甚至就算调查他,也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这是谋杀,谁知道这三个小孩把这段给拍下来了。”

叶军微微眯起眼,他又想起了严良,严老师在徐静死后找过他,说怀疑可能不是单纯的事故。现在己证实张东升杀了岳父岳母,那么徐静恐怕也是他干的吧?

陈法医打断了他的思路,继续道:“还有一些东西,你做梦都想不到。”

“什么?”

“张东升家的柜子里,找到一包东西,是朱永平和王瑶的。”

叶军瞪大了眼睛:“朱永平和王瑶的东西怎么会在他家?难道他们俩也是张东升杀的……”

陈法医道:“这我就不知道了,张东升和朱永平夫妻之间压根不认识,他们之间的联系点是朱朝阳。朱朝阳肯定是知道这件事的,不过他为什么没来报警呢,还是说……这其中他也参与了,想想就可怕,还是你自己问吧。”

叶军紧紧锁着眉,慢慢点点头。

“还有件事,你会更吃惊的,朱晶晶那案子不是查不出嘛。当时厕所窗玻璃上采集到一些指纹,今天我发现,丁浩和普普的指纹都在这上面,她嘴里的阴毛和丁浩的在纤维结构上相似,我明天送去做DNA比对。”

叶军的表情仿佛被刀刻住了。

“朱朝阳这小孩肯定藏了很多秘密,听说他还没醒,我建议就算他醒了,也别放他回去,你肯定有很多事想问他吧。”

叶军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

张东升岳父母被杀案、朱晶晶被杀案、朱永平夫妇被杀案,这些案子居然在今天都关联在了一起!

旁边的刑侦组长补充道:“从今天的情况看,张东升是准备杀三个孩子灭口的。我们今天破门后发现,门是被电子锁锁上了,遥控器放桌子下面,所以朱朝阳说他跑去开门时,开不开,最后只能站在厨房窗户上喊救命。那把匕首造型很特别,我们专门问过,是徐静的大伯去德国旅游时空运回来送给他们新家镇宅用的。按朱朝阳说的,当时丁浩是从桌子下拿到匕首的,我想张东升本意是桌下放这把匕首作为杀人的备用方案,如果没毒死,就用匕首杀人,结果他去追朱朝阳时,被丁浩拿到匕首,几人缠斗,反而把他自己也害死了。”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