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

接下去的几天,朱朝阳都请假在家。

他是独子,大部分人的观念里,他该继承一切财产,当然,从法律上说,朱永平的财产是夫妻共有资产,王家人要拿属于王瑶的那部分,但王瑶那部分财产该是多少,就没人说得清楚了,因为财产要扣掉上千万的银行贷款,并且大部分是固定资产,能变现多少不知道。

主动权已经牢牢掌握在朱家这边了,因为朱家是本地人,第一时间控制了印章、账单、产权证,原本银行要接手保管的,但方建平等几人向银行提出了全额担保,银行不担心这笔借款收不回来。政府层面上,无非是工厂人员工资、工厂的善后,但工厂的合同工总共也没几个,朱永平也没有欠其他自然人的外债,所以处理起来也很简单。

当然了,工厂最后还要卖给方建平这几个同行老板,到时自然也会像卖存货那样,做阴阳合同,把价格压低,方建平等人私下另外给朱家一笔钱。

这几日,朱朝阳在亲戚的带领下,展开了一系列的“财产争夺战”,他的作用只是以独子的身份站场,自有人替他说话。他们和王家吵了很多次,派出所警察也来调解了很多次,但所有产权都被控制在朱家手里,王家到现在一分钱都没拿到,他们又是外地人,对一帮本地人束手无策,警察每次调解,也只能建议他们走法律途径,朱家也是让他们上法院起诉去,法院判给多少,就给多少,否则一分钱都不给。

几天过去后,王家无功而返,只能着手后续的起诉事宜。

朱家这边,朱永平的葬礼却不能如期进行,因为尸体还在警察那边放着,案件还处于前期侦查阶段,要等过段时间才能还给家属。

这天下午,朱朝阳跟着周春红回到家,在楼下时,他瞥见普普在一旁坐着,他跟周春红撒了个谎,说去买个甜筒吃,随后朝另一边的一条小弄堂里走去,普普心领神会,悄悄跟在后面。

两人在弄堂出来后的一条小街上碰了面,朱朝阳边走边问:“你等了我很久吗?”

“还好,我坐在那儿看书,没觉得久。对了,警察是不是找过你了?”

朱朝阳一愣,随即继续若无其事地往前走,低声道:“你怎么知道的?”

“张叔叔猜到的。”

“哦?”

“他在新闻上看到,墓地里的尸体被人发现了。他问我你是不是去过墓地,动过尸体了。”

朱朝阳眉头微微一皱:“你怎么说的?”

“我没告诉他你星期天去过公墓,我说我不知道。”

“哦。”朱朝阳放心地点点头,又问,“他怎么会猜到我去过公墓了?”

“他说按他设想,尸体埋在那里,过个把月都未必能被人发现,所以他担心是不是你去动过了。”

朱朝阳一惊,问:“如果动过了会怎么样?”

普普张大嘴:“你真动过尸体?”

朱朝阳随即摇头,道:“我去看过,没动过尸体。”

“他说如果动过尸体,可能会留下你的脚印和其他痕迹,不过他后来又说,脚印什么的倒也问题不大,那几天下过几场雷阵雨,肯定冲掉了。他最担心的是你去公墓时,会被路上的监控拍下来。”

“公墓那儿有监控?”

“他说公墓附近没有,但外面的主干道上肯定有。”

“可我是坐公交车的,下车后进山那段路我是走去的,中间也没遇见过人。”

普普想了想,道:“他说进山那段路没有监控,那应该没问题。”

朱朝阳停下脚步,思索了几秒,又继续向前走:“嗯,应该没问题的,否则警察早把我抓走了。”

“你刚才说警察来找过你了?”

“对,不过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光是我,我妈和我家亲戚都找过了,问了一些我爸和婊子前阵子有没有联系过我们的问题,还问了上周三那天我们在哪儿,我在上课,我妈在上班,都是清白的。”

普普放心道:“那就好了。”

朱朝阳道:“你放心吧,你和耗子还有那个男人,跟我爸一家不存在任何关系,警察不会怀疑到你们。只要过了这阵子,一切都烟消云散,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等风平浪静后,我们光明正大一起玩儿,也没人会怀疑了。”

普普笑了笑:“希望快点过去吧。对了,张叔叔让我来问你,什么时候把相机给他?”

朱朝阳思索下,道:“过几天吧,等警察彻底不来找我们了,我就过去把相机还他。他帮了这个忙,以后用相机威胁他也没用了,我会把相机还他的。你和耗子最近怎么样,他害怕吗?”

普普撇嘴道:“他一碰游戏就什么都忘了,不过我有一点点担心……因为我和耗子现在没住那儿了,我们搬到了张叔叔家住。”

朱朝阳停下脚步,皱眉道:“为什么?”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